攀枝花“天保工程”二十年生态造林蝶变记

中国林业网 http://www.forestry.gov.cn/2017年10月31日来源:新华网
【字体: 打印本页

  攀枝花,这是一座以花命名的国家森林城市,是国家“天保工程”的发源地。
  攀枝花,曾因国家建设需要,大量砍伐木材,水土流失加剧,金沙江两岸荒山触目惊心。
  作为长江上游的老三线矿产资源利用城市,攀枝花如何强化长江上游水土涵养,保障国土生态安全?如何利用禀赋天赐的自然资源,实现生态惠民和城市转型发展?近二十年来,种种棘手的问题让攀枝花不得不一次次重新面对。
  把“森老虎”请下山,“赶漂人”变“造林人”
  上世纪60年代,国家开展“三线”建设,攀枝花及上游地区大量木材被采伐,“赶漂人”要把木头从河里漂运到全国各地。当时,攀枝花为国家累计贡献了600万立方米木材。
  何谓“赶漂人”?用四川省林业厅天保中心主任黎治福的话说,因没有公路,交通不畅,采伐后的木头只有放在水里,扎成木伐,通过河水漂运到宜宾、武汉等地。如果木头漂到河边被什么东西挡住了,这些职工就要把木头“赶”回河中间去,因此被称为“赶漂人”。
 



长江造林局天保工程实施之前三堆子原貌


  为响应国家号召,1998年8月23日,四川省委、省政府下发了《四川省人民政府关于实施天然林资源保护工程的决定》(川府发〔1998〕58号),攀枝花市、甘孜州、阿坝州、凉山州、乐山市、雅安市在全国率先实施天然林保护工程。
  从此,攀枝花率先在全国打响了声势浩大的天然林资源保卫战,明确指出,各县(区)、森工企业全部停止天然林采伐。
  1998年10月,经四川省林业厅批准,四川省雅砻江木材水运局增挂“四川省长江造林局”牌子,“雅砻江赶漂人”从此转身变为“长江造林人”,成为建设长江上游生态屏障的主力军。
  “一棵树一顶帽”,“军令状”下的三堆子样板林改造
  “这个地方叫三堆子,以前是石块裸露的荒山,现在都是绿水青山了。”
  远望着满眼绿色的地带,记者带着好奇听林业人员激动地讲述着属于这里的传奇故事。
  三堆子,之所以说它传奇,是有缘由的。
 



长江造林局三堆子样板林植树
 

  1999年初,四川省长江造林局攀枝花分局主动请缨,决定在三堆子这片具有特殊意义的荒山上,打造样板示范林,并立下“两桥之间,左岸领先,三年见效,百折不挠”的军令状。
  长江造林局给自己定下准则:“一棵树一顶帽”。何谓“一棵树一顶帽”?长江造林局攀枝花分局党委书记彭建刚解释道,就是不能砍一棵树,只要有一棵树被砍,所有分管领导的“乌纱帽”就得被摘。
  怎样才能保住“乌纱帽”?这是让长江造林局头疼的事。为了杜绝此事的发生,他们下了狠招。四川省林业厅天保中心副主任陈学军介绍,当时全省各地采取了“封锯(斧)、封路、封山、封厂、封市”等措施,这样一来,没有交通运输,没有市场买卖,谁还冒着被惩罚的危险偷偷砍树?尽管这样对长远来说是不利的,但当时形势所逼,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
  从此,三堆子山坡上随处可见身着“长江造林”工作服、挥舞着锄头铁锹的身影。近千名职工从“赶漂人”变成了造林人。
  “晴天一身汗,雨天一身泥”,就是对当时护林员的真实写照。
  这群人,就是“长江造林人”!
  “钢钎、铁锹、十字镐、水壶、干粮、草帽”,这‘六件宝’缺一不可”,长江造林局攀枝花分局护林员张体健回忆起当年上山造林的场景,深有感触地说,他当时是一个“赶漂人”,为了响应国家的号召,成了造林人、护林员,不仅栽树,还要护林。
  “那时候,大家早上6点出发,带好造林工具,抢时间完成每天给的任务,等雨季来临前,把小树苗栽好。”一位50多岁模样的长江造林局护林员说。
  攀枝花干热河谷主要分布在金沙江、雅砻江两岸,这里海拔1000米以上,全年无雨干旱期长达8个月之久,夏季最高地表温度可达70摄氏度,具有干旱少雨、土层瘠薄等特点,这里造林被称为世界性难题。
  三堆子是一座非常陡的山坡,荒草丛生,乱石飞滚,然而,他们还要把树苗背上山,踩着石块在石头缝里挖坑、栽树,随时都有摔下山的危险。为了要提前完成任务,每天要干十多个小时的活。
  “有时还有毛虫爬到身上,不好弄,只能隔着衣服去挠。”护林员张体健说,有一回,一位职工栽树时不小心从70多米的山上摔下去,周身严重受伤,直到现在每逢雨天就浑身疼。
 



长江造林局职工背苗上山


  面对种种困难,他们还是要种树。当记者问他为什么时,他只说了一句,“我们就想让‘天更蓝,水更绿,山更青’,这就是我们林业人的梦想。”
  历时两年的艰辛,长江造林局攀枝花分局提前完成市区视野区四万亩生态治理绿化造林任务。
  在三堆子,造林是重要的,护林更是重中之重。“因攀枝花干热河谷的独特气候,森林火险是易发之地。”攀枝花市林业局高级工程师李静说。
  让护林员张体健印象最深的一次,是2004年的清明节。他说,那天傍晚七点钟,他们刚完成支援仁和区扑火任务的攀枝花分局打火队,还未及时卸下装备,又接到三堆子样板林发生火警的紧急电话。火情就是命令,队员们身背几十斤重的灭火器材,沿着陡峭的山坡,跋涉在种植的剑麻和五色梅之中,每前进一步都有可能划伤皮肤。
  “荒草燃得快,手上、脸上都烧成了水泡,那只是普遍现象。打火时有摔下去的职工,还有的烧成了重伤。”他说,那晚把火打完了,水也没了,干粮也没了,天也变黑了,只有等天亮了才下山去。
  2003年,总面积3115亩的“三堆子样板林”成果初现,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展现在世人面前。树影婆娑、碧波如潮,半山腰上“长江造林”四个洁白的大字,犹如白玉一般镶嵌在碧绿的树丛中,仿佛在向人们讲述长江造林人一个个征服干热河谷的动人故事。
  2011年11月7日,时任国家林业局副局长雷加富在三堆子样板林视察时,走在郁闭成林的绿荫小道上,深有感触地说,“干热河谷造林的神话在这里变成了现实”。
 



国家林业局天保办总工程师闫光锋带队考察普威林业局管护站。 新华网 郭香玉 摄


  国家林业局天保办总工程师闫光锋认为,在三堆子、马坎等山区造林,在石头缝里挖坑、种树,还要把树栽活,让树涵养水源,的的确确是不易的。造林不易,造林人更是不易,在全国而言,有许许多多默默无闻的林业人在做着造福人民的事。这些年来,国家在地方财政中对林业投入力度非常大,为林业人员也做了财政补贴。
  “三堆子样板林的成功,起到了很好的示范引领作用,极大地鼓舞了长江造林人的斗志。”四川省林业厅天保中心主任黎治福表示,在天保工程一期,从1998年至2010年,全省累计完成投资204.81亿元,累计完成公益林建设8061.73万亩。2010年,全省实现林业产业总产值1157亿元。
  据监测,截至2009年底,全省5万多平方公里水土流失面积得到有效控制,输入长江的泥沙降低了46%;工程区森林减少土壤侵蚀量10457万吨,涵养水源量703亿吨,固定碳量7610亿吨;提供保育土壤、涵养水源、固碳制氧、净化大气环境、保护生物多样性和森林游憩等生态服务功能价值总计1.4万亿元。
  生态造林蝶变,护林员巡山苦中作乐
  进入天保二期后,长江造林局主要以森林管护为主,常年森林管护1025万亩,截至2016年底完成67.4万亩封山育林、12万亩森林抚育、2.42万亩人工造林。
  攀枝花市林业局局长谢军介绍,攀枝花天然林资源保护工程实施以来,累计完成投资8.6亿元,常年管护森林484.17万亩(其中:国有林350.38万亩,集体公益林133.79万亩)。通过深化森工企业体制改革,对森工企业的富余职工进行了分流安置,天保工程在职职工由1998年的4179人下降至2016年的633人,实现了由砍树人向护林人、栽树人的转变。
 



普威林业局职工村民宣传护林意识


  金沙江干热河谷生态脆弱区典型地段生态修复二期工程(马坎片区)项目位于攀枝花市东区银江镇密地村,实施范围面积1040.3亩,其中人工造林740.3亩、抚育管理300亩。
  在马坎片区的公路步道,记者看到,这些坚硬的石头山上,种植的多是银合欢、台湾相思、三角梅、剑麻等林木,把连绵起伏的山装扮得五颜六色,十分的唯美。
  美丽的山区面貌,浸透着无数造林人的心血。开垦这些山时,因为山陡,要人工打树坑、人工挖槽、转运种植土、马驮种植土回填等。”工程师李静说,每当到了开花的季节,那紫色的三角梅漫山遍野,煞是好看。将来要把这里打造成康养步道,游客可以在这里休闲游玩。
  在普威林业局滩脚林场南坝管护站,据滩脚林场场长李锦银说,滩脚林场有10个管护站,场内职工管6个站,外聘护林员管4个站。对于外聘的护林员,普威林业局与他们签订了管护合同协议,严格落实管护责任。
  “外聘的护林员均是当地贫困百姓,他们熟悉地形,每月给他们贴补500元,算是他们的劳务收入。”李锦银说,每个管护站有3个人,每两个人一队,另一个轮流休息。每一队配一个望远镜巡山,为了看清是否有砍树、火险等情况。此外,林场场长每个月也要带管护人员至少巡山4次。
  记者在南坝管护站看到,管护站虽小,只有十几平米的样子,但是关于森林管护相关法规、政策、与外聘护林员签订的正式合同等,都非常齐全。护林员每一页的《巡山日记》,都用钢笔工整地记录着每次巡山所遇到的天气情况,或发现烟头情况、或发现病虫、或发现是否有人伤害野生动物,或向村民发放关于森林保护的法规宣传单等情况。
 



攀枝花普威林业局森林管护《巡山日记》。新华网 郭香玉 摄


  普威林业局副局长魏吉峰告诉记者,普威林业局管护95万亩林地,每个管护站所管林区面积是根据村民多少来定。护林员使用的是望远镜巡山,之所以没有采用视频监控系统,是因这里的条件所限。不过,为了更清晰地发现各种情况,他们正与米易县林业局商议把视频监控系统考虑在内。他们给护林员每月补贴80元油钱,以便护林员骑摩托车多巡视一些林地。
  “为了不让村民伤害野生动物,对于野生动物破坏了村民的庄稼,经核实,政府会给予补贴。”魏吉峰说。
  据了解,在滩脚林场,野猪、弥猴、穿山甲等野生动物有许多,也曾有两位村民在干农活时被黑熊伤过,当地政府都给予了妥善处理,安抚了村民。
  在普威林业局普威林场白凹管护站,55岁的“林二代”护林员彭兴安说,他们管护一万多亩林区,在他巡山时也遇到过村民想开垦伐木、种植烤烟之类的情况,要对他们多次劝阻。巡山不仅要护林、防火、修枝,还要与村民搞好关系,增强村民的防护意识,不让他们破坏林木。
  面对如此大好河山,近年来游客也越来越多,为当地百姓也带来了收益,百姓保护林木的意识也随之增强。
  护林员巡山,每天要走几十里山路,日子苦不苦?用彭兴安的话说,护林就要巡山,巡山也是锻炼身体,算是苦中作乐。
 



普威林业局普威林场白凹管护站护林员彭兴安接受记者采访


  闫光锋说,护林员的日子其实是苦的,表面上是日常巡山工作,但他们的精神生活,尤其在曾经多少个日夜回不了家的时候,应该是孤独、寂寞的,希望大家多去关注护林员的精神生活。
  “今天的攀枝花是一座充满活力、充满希望的城市。”攀枝花市林业局副局长孙彦彬表示,如今,攀枝花因天保工程实现生态蝶变,攀枝花市委、市政府旗帜鲜明地提出,在“十三五”期间致力实现“由工矿基地向生态宜居城市转变”“由钢铁之城向阳光花城转变”、“由三线建设城市向康养休闲城市转变”,把攀枝花建设成为花园城市、康养胜地。
  2014年,四川省在全国率先提出的推进“森林康养”理念,攀枝花市以此为契机,大力发展森林康养产业。2015年,“迷昜森林康养基地”成为首批全省十个省级森林康养基地之一。目前,全市共有“迷昜森林”“花舞人间”“万宝营”“岔河同德”四家省级森林康养基地。2016年,全市实现生态旅游和森林康养收入13亿元。
 



普威林业局普威林场白凹白洼森林康养体验区。 新华网 郭香玉 摄


  据统计,攀枝花市现有林业用地831.2万亩,占国土面积的75%。其中有林地635.8万亩,森林覆盖率60.1%,森林活立木蓄积4066万立方米。天然林面积516.5万亩,蓄积3661万立方米,分别占全市林地面积的62.14%和森林蓄积的90.06%。至2016年,攀枝花市共有林业产业基地面积144.2万亩,实现林业总产值36.2亿元,农民从林业获得的收入达2097元(预计2017年全市可实现林业总产值40亿元,农民从林业获得收入可达2200元)。1998年,全市林业总产值为6654万元,20年增长了54倍。
  谢军表示,攀枝花力争通过5-10年,初步构建起较为发达的林业产业发展体系。至2025年,林业总产值在2015年基础上翻一番,达到60亿元,使林业产业逐步发展成为农村经济的重要支柱产业。
  林城相依,青山围城,花城相拥,绿水穿林。
  漫漫廿年路,殷殷天保情,金沙江畔森林城正在徐徐凸现。(郭香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