矢志不渝守护净土

中国林业网 http://www.forestry.gov.cn/2019-11-27来源:青海日报
【字体: 打印本页

矢志不渝守护净土

——记三江源国家公园长江源园区可可西里管理处党委书记布琼

2015年5月,布琼在可可西里申报世界自然遗产科学考察时,于太阳湖畔用镜头记录野生动物的行踪
  

2009年8月26日,巡护途中车辆陷入沼泽,布琼和队员们想尽办法垫车
  

巡护途中突遭暴雨,洪水猛涨
  

  2009年3月,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与新疆阿尔金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开展联合行动。途中车辆被陷,布琼和队员们竭尽全力和淤泥抗争。
  

  2018年12月5日,布琼和队员们在可可西里腹地豹子峡巡山,一个馒头就是他们的一顿午餐。(左一为布琼) 赵新录 李重阳 孙燕初 秦晖摄

  

  2017年7月7日,三江源又发生了继建立三江源国家公园之后令青海人自豪的大喜事。这一天,第41届世界遗产委员会大会宣布——中国可可西里正式列入世界自然遗产名录,成为中国第51个也是中国面积最大的世界自然遗产地,它是青海的第1项世界遗产,填补了青藏高原无世界遗产的空白,极大地提升了青海在国际上的影响力、美誉度和知名度。可可西里这片世界上独一无二、不可替代的生态净土,从此站在了新的历史节点上。
  两年多的申遗,许多人为之付出艰辛的努力。申遗成功后,省委省政府决定对可可西里申报列入世界自然遗产工作的先进集体和先进个人进行表彰。受到表彰的先进集体中有长江源园区国家公园可可西里管理处,管理处党委书记布琼被评为先进个人。
  望着领奖台上布琼的身影,人们不禁回想起:多年来在电视和报纸上经常看到的那个身着警服,带领巡山队员在可可西里巡山、抓捕盗猎分子、救援迷失在可可西里的游客的身影……
  一
  1963年,布琼出生在玉树藏族自治州玉树县小苏莽乡的一个牧民村。这里世世代代居住着以游牧为主的藏族群众。一条湍急的河流从宽阔的草原流过,布琼时常听大人们说眼前的大河叫江曲。江曲的水来自遥远的夏朗赛雪山,那里的雪山高达4900多米。江曲流出家乡小苏莽后不远,就汇入著名的国际河流澜沧江的源流扎曲。站在自家的草场上向北眺望,一座直插云霄的白茫茫的雪山挡住了他的视线,那座山就是格拉山,它是高达4878米的雪山。山上的雪一年四季不化。听去过山那边的人说,格拉山的北边还有一条比家乡的江曲更大的河,那条河叫金沙江。布琼家的牧场就分布在江曲岸边。赶着牦牛沿江水向东南方向走不远,就会看到沿河两岸的天然森林,那些森林分布的地方叫江西林场。山的阴坡长满四季常绿的川西云杉,阳坡长着圆柏。茫茫林海一直延伸到大山深处。从记事起,布琼就跟着父亲到草原和森林边放牧,经常看到林缘和草原上生活着马麝、旱獭,在自家的牛羊都不愿去吃草的陡石山上,生活着成群的岩羊。
  陪着草场上、森林间的牛羊和野生动物一起长大的布琼,通过上学知道了许多与家乡的山水有关的知识。格拉山那边的金沙江是中国第一大河长江的源头,在金沙江的上游还有通天河、楚玛尔河。楚玛尔河流经的区域分布着很多草原和湖泊。那里气候寒冷,空气稀薄,即使在玉树土生土长的牧民,也不能长期在那里生活。艰苦的自然环境却成了野生动物的天堂,祖辈们把那片布满草原、湖泊和野生动物的地方叫“可可西里”,藏语意为“美丽的青山”。在上学和放牧途中,布琼时常望着遥远的雪山,盼望着有一天能走出草原,翻过雪山去看看美丽的可可西里。
  1985年,布琼从玉树州民族师范学校毕业,成为小苏莽乡寄宿学校的藏语老师,两年后调到州委办公室。在州上工作,他的视野更加广阔了,他知道了家乡玉树是中国最大的河流长江和黄河的发源地,著名的国际河流澜沧江也发源于玉树,家乡是“三江源”和“中华水塔”,同时他也看到三江源生态保护方面的困难和问题。那个被人们称为人类最后的净土,生活着数万藏羚羊的可可西里,已失去往日的宁静,穷凶极恶的盗猎者在利益的驱使下,赌命式地来到这里枪杀藏羚羊,曾有“少女之称”的可可西里一度在哭泣。为了打击违法偷猎,1992年,治多县委副书记杰桑·索南达杰组织了中国第一支武装反盗猎的队伍——治多县西部工委,自己兼任西部工委书记。1994年1月18日,40岁的杰桑·索南达杰和4名队员在可可西里抓获了20名盗猎分子,缴获了7辆汽车和1800多张藏羚羊皮。在押送歹徒行至太阳湖附近时,遭到18名持枪偷猎者袭击的杰桑·索南达杰为保护藏羚羊,流尽了最后一滴血,他被可可西里零下40℃的风雪塑成一尊冰雕……
  杰桑·索南达杰烈士以及一个个前赴后继走进可可西里、用鲜血和生命守护可可西里珍稀濒危野生动物的英雄人物和他们的事迹深深震撼着布琼的心灵。作为玉树牧民的后代,他盼望着有一天自己也能成为可可西里巡山队员中的一员。他将自己的想法汇报给州委州政府领导,得到了领导们的大力支持。2003年11月,布琼走进了可可西里,成为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森林公安分局第一任局长。
  二
  20世纪80年代初,随着改革开放,长期以来禁锢在土地上的农民离开土地去挣钱,发家致富。可可西里海拔都在4600米以上,环境艰苦,除了数万只藏羚羊和野牦牛、藏野驴等青藏高原珍稀濒危动物栖息外,地下还储存有丰富的沙金。每年夏季,都有五六万人进入可可西里淘金。植被遭到毁灭性破坏的同时,淘金者无法从千里之外的山下将蔬菜、肉类运进可可西里,就猎杀藏羚羊、野牦牛等补充肉食品。
  藏羚羊绒是世界上最纤细柔软的绒毛,也是最保暖的绒毛,据说如果用它把鸽子蛋包裹起来,可以孵出幼鸟。一条长2米宽1米、重100-130克的女士用披肩,在印度的价格在800-5000美元左右。进入国际市场后,价格高达2万美元,在美国的黑市上,甚至攀升到5万美元以上。有一天,采金者们得知天天从自己身旁跑过,并被他们猎取吃肉的藏羚羊有比艰辛采挖的黄金更贵重的价值时,采金者们便丢弃采金工具,非法采购枪支,开始大肆捕杀藏羚羊。短短几年,可可西里藏羚羊的数量由数十万只锐减到不足两万只。
  美丽的可可西里一度成为藏羚羊的屠场,草原上随处可见藏羚羊皑皑的白骨、废弃的汽油桶和丢弃的吉普车。为了保护藏羚羊,1995年建立了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1997年晋升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2003年,是可可西里非法盗猎和盗采黄金案件发生依然严重的时期。布琼来到可可西里就听巡山队员们瞋目切齿地讲述前不久破获的一起特大盗猎案件。2003年5月初,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主力巡山队在青海、新疆交界地带执行任务,一天连续破获两起武装盗猎藏羚羊案,抓获两个武装盗猎团伙共9名犯罪嫌疑人,缴获藏羚羊皮700余张以及小口径步枪、作案用车、汽油等盗猎工具。巡山队员在盗猎现场看到,盗猎分子猎杀的藏羚羊大多是即将分娩的母藏羚羊,如果加上腹中的幼羚羊,至少有1400多只藏羚羊死于这两个盗猎团伙的枪口之下。盗猎分子剥皮时,很多中弹的藏羚羊尚未死去,他们的行为残忍之至,令人发指。布琼听了更加义愤填膺,他暗暗下定决心:作为自然保护区的森林公安局长,一定要苦练本领,做好吃苦的准备,带领干警们狠狠打击这些丧尽天良的非法盗猎者。他也清楚地知道,与贪婪和凶残的盗猎分子真刀真枪地在无人区周旋和斗争,随时都会付出生命的代价。
  为了尽快掌握保护区情况,布琼用最短的时间,翻阅自然保护区档案资料,快速熟悉自然保护区的一湖一水、一草一木,他利用闲暇时间认真学习野生动物保护法和自然保护区条例,强化专业知识,提高业务素质。并且制定和完善每周一、三、五的政治理论和业务学习制度,在提高自身政治业务素养的同时,加强干警队伍的整体素质提高。
  布琼很快将森林公安干警作为主力巡山队开进自然保护区腹地,开展反盗猎和反盗采活动。每次,他都亲自带队开展专项巡山行动,爬冰卧雪、风餐露宿,历经艰辛和风险。每次碰见盗猎、盗采分子,布琼总是身先士卒冲在最前面,显示出一个森林公安民警临危不惧、刚毅坚强的英雄气概。
  每年5月份开始,来自三江源、西藏羌塘和新疆阿尔金山一带的藏羚羊纷纷迁往卓乃湖和太阳湖畔产仔。这个时期是可可西里藏羚羊最集中的时期,也是非法盗猎最猖狂的时期。每每这个时候布琼都会带领公安干警和巡山队员坚守在藏羚羊迁徙产仔的卓乃湖、太阳湖畔周围,不给盗猎分子可乘之机。
  2005年7月底,根据掌握的线索,一武装盗猎团伙试图避开管理局巡山队的监控,寻找机会从事盗猎活动。为此,管理局在索南达杰保护站设立了反盗猎追捕行动临时指挥部,并组成反盗猎特别追捕行动小组,由布琼带队进入可可西里腹地实施追捕。行动小组在保护区腹地查获特大盗猎藏羚羊案件,并抓获2名犯罪嫌疑人。8月2日,保护站路查组在青藏公路沿线路查时发现一辆车内有血迹,并查获刀具、卫星电话,路查组人员据此控制了2名犯罪嫌疑人。
  8月5日,反盗猎特别追捕行动小组在位于可可西里腹地的西金乌兰湖、可可西里湖、卓乃湖之间发现较大面积的血腥屠杀藏羚羊场面,被猎杀的藏羚羊尸骸随处可见,最多一处发现20多具藏羚羊尸骸。这些尸骸正在被众多的食肉动物所噬食。现场还散落着弹壳、子弹盒。一辆抛锚的北京吉普车被抛弃在山沟里。
  据抓获的犯罪嫌疑人交代,进入藏羚羊产仔育幼阶段后,他们组成团伙,驱车前往可可西里盗猎藏羚羊。他们准备了充足的枪支、弹药、汽车和燃油、食品等物资,秘密从青海、西藏交界地带潜入腹地。两个团伙共携带2支枪,2500多发子弹,原计划每个团伙各猎杀200只以上的藏羚羊。在短短几天内他们猎杀了近100只藏羚羊,后因遇到连续降雨,道路泥泞难以行走,所以提前撤出作案地点。没想到会被巡山队抓获。
  还有一次,布琼带领9名巡山队员在可可西里巡护时发现50多人的两个非法盗采黄金的团伙。布琼指挥干警们立即控制现场,现场控制完毕后已经是凌晨,就地休息时,队员们和两个犯罪头目同挤在一顶帐篷里,其余的犯罪成员都被安置在其他的几顶帐篷里。盗采团伙人员远多于巡护队员,如果犯罪团伙联合起来袭击帐篷,队员们将面临极大的危险,谁也不知道当天晚上会发生什么事,也不知道第二天还能不能平安与家人团聚。在没收盗采者所携带的全部枪支和刀具后,队员们白天押着盗猎分子赶路,晚上在帐篷里过夜,队员们把子弹上了膛,然后睁着眼睛度过漫长的黑夜。那些天一到晚上,布琼就一遍遍检查每顶帐篷的安全情况,提醒队员们不敢睡着了。经过七天七夜的艰难跋涉,终于将全部非法盗采者安全带回管理局。
  2006年2月,布琼因车祸右腿骨折养病。10月份,国家有关部门在可可西里开展一次很重要的科学考察活动,需要熟悉可可西里和有野外工作经验的人带队,布琼义无反顾地提出由他负责带队。此时他腿上的钢板尚未取出,只能带着钢板进山,历时一个月的时间,顺利完成科考后勤及安全保障任务。
  2009年8月23日,7名主力巡山队员在可可西里巡山时,遭遇持续降雪天气,车辆受损,他们被困于太阳湖一带。布琼亲自带领7名队员组成救援队,带着汽车配件、食物等救援物资,于8月28日下午到达太阳湖畔,历经10天的艰难救护,将被困主力巡山队员安全带回驻地,顺利完成救援任务。
  在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4.5万平方公里广袤的无人区,在天寒地冻、风雪弥漫的荒漠,在步步泥淖、处处河流的湿地,在保护生态环境、拯救濒危动物的前沿,在卓乃湖藏羚羊保护现场……布琼的脚步走遍了可可西里的每一个角落。除了反盗猎、盗采外,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的干警们还时常承担发生在保护区的其他突发事件,其中最多的是营救那些非法进入无人区的游客。
  2012年10月17日,两名澳大利亚游客在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骑自行车探险旅游时不慎摔伤,行动困难,遂发出求救信号。青海省政府应急管理办公室根据省公安厅通报,迅速协调公安、林业、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管理局、武警等相关部门对搜救工作作出安排部署。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森林公安分局组织由野外工作经验丰富、对可可西里地形了如指掌的布琼局长带队,迅速赶往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腹地进行搜救。19日,在可可西里昆仑山南麓距离豹子峡约40公里处发现了澳大利亚被困游客,通过卫星电话再次与被困人员取得联系,并通过卫星定位系统锁定被困游客所在位置。当时,搜救队员和被困游客之间被可可西里红水河阻隔,这为救援工作增添了难度。格尔木市公安局和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又组织了第二、第三支救援队陆续前往。10月的可可西里夜间气温已低至零下20摄氏度左右,风力极大,视线较差,流沙及沼泽更给救援工作增添了困难。21日13时40分,经过连续不断的徒步行进,救援组终于找到了两名被困的外国游客。并于22日将他们营救到可可西里保护区不冻泉保护站,23日早晨安全送到格尔木。
  2016年8月24日,自然保护区管理局7名队员在完成蹲点巡山任务返回途中,因暴风雪天气,加之车辆损坏,被困在科考湖和平顶山区域。布琼亲自带着救援组进入保护区腹地,开展异常艰难的救援工作。面对保护区腹地沼泽、泥潭、大河拦道等严酷的自然条件,面对持续降雨暴雪的恶劣天气,面对食物油料药品补给的紧缺,面对陷车、挖车、修车所造成的体力透支以及出现的严重高原反应……布琼和他的伙伴们历经12天的爬冰卧雪、风餐露宿、艰难跋涉,最终平安返回驻地。
  经过多年艰苦卓绝的严厉打击,进入可可西里的盗猎者也变得更加狡猾,他们改变了以往潜伏在无人区长时间、大规模猎杀藏羚羊的做法,采取短期快速作案,零星猎杀藏羚羊后迅速撤出无人区将藏羚羊皮脱手,再伺机进入无人区以同样的方式作案的犯罪手段。根据盗猎犯罪的新动向,布琼进行认真的分析研究,认为在距离保护区不远的居民点一定有收购藏羚羊皮的非法窝点存在,打击盗猎,首先得打掉收购窝点。2005年12月25日,布琼安排2名侦查经验丰富的干警前往青藏公路沿线的沱沱河、雁石坪一带进行秘密侦查,得到了确有非法收购和窝藏藏羚羊皮等野生动物产品窝点的线索。干警们开始与不法分子进行周旋。2006年1月7日目标出现。经过机密而周详的部署,由11名森林公安干警和林政人员组成的特别行动组,乘3辆车,于7日下午3时出发,8日凌晨到达目的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实施抓捕,当场抓获犯罪嫌疑人2名,搜出藏羚羊皮66张,野牦牛头骨1具,盘羊头骨3具,棕熊皮1张,熊掌1付。根据犯罪嫌疑人的交代,干警们连续作战,迅速前往雁石坪捣毁另一处非法窝点,抓获犯罪嫌疑人3名,收缴藏羚羊皮7张。成功捣毁多年在青藏公路沿线从事藏羚羊皮等珍稀野生动物产品交易的非法窝点。
  布琼凭着对党和人民负责的态度、凭着守护好可可西里净土的一腔热血,17年来,行程80余万公里,巡山500多次,有效打击了盗猎犯罪分子的嚣张气焰。经过一代代可可西里人20年如一日艰苦卓绝的守护,近十年这里再没有听到盗猎的枪声,境内及周边地区藏羚羊数量已恢复至6万多只,其他野生动植物资源也得到了很好的保护,可可西里“万山之祖、千湖之地、动物王国、人间净土”的美誉再次展现在世人面前。可可西里已成为名副其实的“动物王国”,藏羚羊等野生动物安静而悠闲地在此繁衍生息,青藏公路沿线随时都可以看到藏羚羊及其他野生动物采食、嬉戏、活动的场景,这成为青藏线上的一道靓丽风景。布琼与全体干部职工励精图治、顽强拼搏,使可可西里成为青海省的一张金字品牌。这个团体也先后荣获全国和全省人民满意的公务员集体、全国和全省先进基层党组织等荣誉,同时,还连续多年被评为优秀领导班子,多人多次被评为全国、全省先进个人或立功受奖。2011年12月,布琼担任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党组书记。2016年可可西里纳入三江源国家公园后,布琼又任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长江源区管委会副书记和长江源区国家公园可可西里管理处党委书记。近年来,他一心带领全体干部职工积极投身国家公园特别是可可西里申报世界自然遗产的工作。
  
  提起可可西里,人们就会想起珍稀濒危野生动物藏羚羊,想起这片地球上受人类影响最小的净土。为了更好地保护可可西里,2014年,青海省委省政府做出可可西里申报世界自然遗产的决定。通过申遗,进一步深化对可可西里的保护,唤起更多人关心和参与的热情。这也是青海实施生态文明建设和推进生态文明先行示范区的重要体现和有力措施。
  申遗工作启动后,布琼带领全局干部职工积极投身申遗工作,开展申遗对外宣传,精心制作了富有视觉冲击力的可可西里申遗宣传片,加大了对可可西里世界自然遗产地人文地理自然风光等方面的宣传力度。同时,积极主动拍摄可可西里野生动植物资源及自然风光,为可可西里申遗基础资料的搜集整理提供了大量图片视频,展现了可可西里遗产地独特的价值。
  2015年5月8日,为做好省申遗办安排的第一次可可西里资源调查后勤保障工作,可可西里管理局选派13名富有经验的业务骨干,由布琼亲自带队,在为期18天、行程近3000公里的资源调查路途中,面对风雪天气、严重陷车、高寒缺氧等困难,他们克服种种困难,为资源调查提供安全的后勤保障,确保了资源调查20多名科考专家的安全,使整个申遗资源调查工作得以顺利完成。
  申遗成功后,布琼组织开展了申遗成功的对外宣传,使可可西里申遗工作家喻户晓,唤起了更多有志之士关注关心关爱可可西里世界自然遗产地保护工作。
  严酷的工作环境,使许多守护可可西里的公安民警和巡山队员患上关节炎、腰椎间盘突出、肺水肿等疾病,不得不离开守望了多年的可可西里,离开藏羚羊。如今已56岁的布琼却依然坚守在这片土地上。瞧,2018年11月的冬季巡山队伍里,布琼身着警服,和队员们从保护区北线库赛湖进入可可西里腹地,途径库赛湖、豹子峡、卓乃湖、太阳湖、可可西里湖、多尔改措等区域,历时17天,行程1500多公里,所经区域几乎都是海拔近5000千米的无人区,一路遭遇了零下30多度的严寒、14级大风和暴风雪天气……
  转眼到了春末夏初,藏羚羊又开始迁徙到可可西里腹地产仔。森林公安干警和巡护队员们一路护送藏羚羊到达卓乃湖和太阳湖畔,守候藏羚羊们产仔……在守护巡查的队伍里,我们又一次看到了布琼熟悉的身影。他说:他爱可可西里,他愿一直坚守这片净土……(董得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