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海市乡村人居林的文化特征研究

中国林业网 http://www.forestry.gov.cn/2019-07-02来源:《林业知识服务》微信公众号
【字体: 打印本页

  摘要:文章探讨了珠海乡村地区常用树种与自然条件、历史文化、民俗习惯之间的联系,总结珠海乡村人居林具有实用性、包容性和崇信性的文化特征;不同树种依据其文化内涵侧重可分为宗教、风水、寓意、民俗和实用5个文化功能类型;文章还分析了村庄聚落格局及建筑等文化因素对乡村人居林配置的影响,为营造适合珠三角地区传统文化习俗的乡土景观提供参考和借鉴。
  关键词:乡村绿化,岭南文化,乡土景观,珠海市

 

  乡土景观是人们将当地的自然条件与生产、生活方式相融合,饱含地方风土人情,承载地方文化的地域综合体。乡村人居林是由乡村居民长期以来顺应地方气候环境、根据地方习俗或喜好,在家园周边精心营造的以乔木为主体的植物群落,是乡土景观的重要组成部分。风姿各异的树木用花香、硕果、绿荫唤起人们对故土、四季和生活的乡愁记忆。本文通过对珠海乡村人居林的实地调查,探究乡村人居林与村民需求、习俗、地方文化之间的内在联系,为营造更加适合当地、蕴含传统文化的人居林景观提供参考。
  1 研究区概况与研究方法
  1.1 研究区概况

  珠海市位于广东省南部,珠江口西岸,濒临南海,属于南亚热带海洋性季风气候,一年四季气候温暖,雨量充沛,地带性植被为常绿阔叶林,植物种类多样。独特的地理条件和人文环境使珠海市形成了融合中原文化、土著文化、西洋文化、南洋文化的香山文化。香山文化隶属岭南文化,包含岭南文化体系中的粤、闽、客3大民系的文化特质,具有顺应自然、开放包容、创新务实的价值取向。
  1.2 研究方法
  在珠海市域范围内选取10个典型村庄,对乡村庭院林、道路林、风水林、公共游憩林进行调查,了解珠海乡村人居林景观风貌特征。在此基础上,通过资料收集、访谈等形式了解人居林产生的文化背景,并结合其他乡土景观因子总结出具有珠海乡土文化特色的植物种类和人居林类型。
  2 珠海市乡村人居林树种调查及分析
  调查结果显示,研究区乔木共有96种,隶属40科,80属。其中庭院林主要应用树种有龙眼、黄皮、荔枝、柚、番荔枝、阳桃、菠萝蜜等果树,新建民居庭院内也出现三角梅、罗汉松、假槟榔、桂花、鸡蛋花等观赏树种;道路林以榕、龙眼应用最广,此外也常见香蕉、荔枝、黄皮、鸡蛋花、木棉等树种;风水林优势树种主要有相思、桉树、榕树、竹类、龙眼等;公共游憩林优势树种包括榕树、朴树、香樟和木棉等观赏、遮荫树种。
  3 珠海市乡村人居林文化特征
  3.1 实用性

  广东沿海地区人民勤奋务实,具有实用价值的树种在乡村人居林建设中被广泛使用。如珠海乡村地区常将芒果、龙眼、蒲桃等植于房前屋后或者道路两旁,这些树木不但可观赏、遮荫,还可用于食用。由于岭南地区湿热的气候,一些具有清热解毒功效的植物也常被栽培,如苹婆。此外,具有芳香气味和用材价值的树种也常被种植。
  3.2 包容性
  香山文化表现出兼纳南北,包容中西的特点,这种包容性同样体现在人居林树种的选择和种类上。常见于我国北方及江南地区的垂柳 、枇杷 、广玉兰 、侧柏 、桃 及石榴 等;国外引进树种如南洋杉、美丽异木棉、南洋楹、木本曼陀罗等在珠海乡村地区均有栽培。
  3.3 崇信性
  很多植物被赋予宗教色彩,特别是与佛教文化相关的植物深受岭南人民的喜欢,如莲、鸡蛋花、菩提榕等。此外,广东人笃信风水,配置宅院植物时人们首先会考虑是否符合风水要求。岭南地区村民为了保持良好风水,普遍注重保护村庄周边的树林,令其成为村落后方的绿色屏障,形成风水林。另外,村民在乡村庙旁种植和保护“许愿树”进行树木崇拜的习俗也很常见。
  4 乡村人居林文化功能分类
  珠海市乡村人居林树种种类丰富,我们根据植物的文化内涵将乡村人居林树种分为宗教、风水、寓意、民俗和实用5个文化功能类型。不同类型各有侧重,一些树种可能兼具其中多个文化功能。
  4.1 宗教文化
  珠海乡村与宗教有关的常见植物为“五树六花”。“五树”包括菩提榕 、大青树(高山榕 、铁力木 、贝叶棕 和槟榔 ;“六花”包括荷花、文殊兰、黄姜花、白兰、鸡蛋花和地涌金莲。菩提树是佛教的象征,在珠海的乡村庙宇中常用菩提榕,也会以朴树或无患子代作菩提树。此外,罗汉松、佛肚竹、无忧树、香樟、栀子和一些棕榈科植物也因与宗教文化有关,受到珠海乡村居民的喜爱而被广泛应用。
  4.2 风水文化
  风水文化是我国人民在长期的社会生产实践中总结出的在环境选择方面趋利避凶的学说,具有一定科学性。珠海乡村常见的风水文化植物主要有榕属植物、朴树等,以及其他随时间沉淀而造就的古树、大树。
  榕树是岭南乡村传统的 “风水树”,长寿常青且生命力旺盛,民间把榕树喻为“大青树”“不死树”,榕树下成为村民们的集会场所。有些村庄护树为神,逢年过节,村民会集中敬祈以求村庄风调雨顺,榕树成为人们的精神支柱。但榕树忌讳种植在庭院中,一些人认为庭院“榕树不容人”,从科学角度来看,榕树枝叶浓密,根系发达,蒸腾造成的湿气重,对居家院落的通风、采光和建筑安全均不利,确实不适合种植在院落中。朴树也是常见的风水树,是岭南地区百姓人家的“家树”,房前屋后常有栽植,朴树在南方冬季落叶,春天出叶满树青翠,被当地百姓用于观察季节变化。
  受风水文化的影响,村民会注重保护一些特定地点的林木,如处于村口、村内空地等公共空间的树木成为村庄标志;村庄周围的风水林被居民奉为村庄的天然屏障;生长在祠堂、庙宇旁边的树木因依附的地域而成为风水树。这些树木积年累月成为历史的见证,在古村落中尤其常见,常见古树树种有木棉、高山榕、香樟、阴香 、朴树、龙眼、荔枝等 。
  还有一些树种因其外观形态而被赋予风水功能,如棕榈树姿挺拔,被认为具有生财护财的作用;竹是高雅脱俗的象征,也是风水学化煞避凶的吉祥物;仙人掌在珠海乡村民居中最为常见,放在院门口,意喻抵挡煞气等。
  4.3 寓意文化
  乡村居民的生产、生活与植物密不可分,久而久之人们赋予植物各种寓意和寄托,形成独特的文化类型。本类型包括因植物名称、谐音或形态特征具有特殊寓意而被居民喜爱和应用的树种。
  1) 美好寓意。民间谚语如“前榕后竹”,粤语谐音“前成后得”,榕树种在院前,竹子种在屋后,寓意家人有成就,有所得;橘粤语与吉同音,宅院门口常盆栽摆放意为开门大吉;罗汉松寓意常青不老,民间还有“家有罗汉松,世世不受穷”的说法;桂花、榔榆、富贵竹寓意“富贵有余”;门前种植桂树意味着门前当贵,福禄兼备;发财树寓意“财源广进”;石榴寓意“多子多福”;前种大王椰,后种皇后葵,寓意男主外,女主内;火龙果也称“吉祥果”,常盆栽观赏;酒家、商业铺面的门口经常种高山榕,高山榕亦称做大青树(大兴树),商家种植渴望生意兴隆。这些都是以植物为依托寄予美好愿望的做法。
  2) 凶煞寓意。木瓜是当地经济果木,但是有些村民认为木瓜流浆现象像流泪,有着不吉祥的寓意,不愿种植在居所中。不同地区同种植物的内涵也不尽相同,如客家人门前种榕树,体现了“大树底下好乘凉,聚集人气”的树木文化,而有些地区认为“榕(容)树不容人”,不在宅院种植榕树。
  3) 人格化寓意。很多文人咏赞过岭南花木,其中在精神、品格拟人化方面首屈为木棉。木棉代表着形态、色彩、动感和品格美的英雄形象,因此素有“英雄树”之美称,象征蓬勃向上的事业和坚韧的生命力。
  4.4 民俗文化
  1) 婚俗。珠海地区古时家中喜添千金,就会在居所附近种上一棵香樟,待女儿成年出嫁时,采其木制成樟木箱、床等家具作为嫁妆,有吉祥的寓意。槟榔也被用于婚姻礼俗方面,《广东新语·术语》有所记载,“粤人最重槟榔,以为礼果,款客必先擎进。聘妇者施金染绛以充筐实,女子既受槟榔,则终身弗贰”。苏东坡也曾写有“两颊红潮曾妩媚,谁知侬是醉槟榔”的诗句。今天,槟榔仍是沿海地区逢年过节以及求婚、定亲和办喜事所不可缺少的。可见槟榔已经被当地人赋予重要的文化意义,担当着社会交际的功能。
  2) 节日习俗。苹婆承载了丰厚的岭南传统,其果实又称“七姐果”“凤眼果”,不仅是珠海老百姓喜爱的食材,还是七月“乞巧节”时用以祈福的祭品。过去苹婆在广东地区十分常见,但由于年产量少,加上现代祭祀习俗熄微,目前只有零星树木被保留下来。综上所述,部分与民俗有关的植物所具文化功能可作为人居林植物选择的依据之一。
  4.5 实用文化
  广东人开放、务实的品性在村民选择人居林树种的过程中也得到体现,具有实用价值的花果木颇受人们喜爱。另外,由于气候炎热多湿、瘴疠虫蛇侵扰等原因,岭南地区人民常种植清热祛湿的药用植物,如姜、柚等。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和审美观念的改变,植物的观赏价值的重要性也日益提升,一些城市绿化观赏树种和珍奇外来树种也逐渐走入百姓院中。具体来看,乡村人居林的实用文化功能主要包括食用、观赏、芳香、药用、用材5个方面。
  5 其他影响乡村人居林配置的文化因素
  村庄的聚落格局、建筑等乡土景观要素也影响和决定着乡村人居林的类型和分布,与树木共同构成乡村地域文化。
  1) 村庄聚落格局与林木种类。珠海地区传统村庄聚落格局也十分注重风水思想,常见“背山面水”“前塘后村”的总体布局特征,村落形态为聚集式,民居分布为广东古村落常见的“梳式”布局模式,即公共建筑集中布置在村口主路旁,民居宅院依地形顺势排列 。与此相适应,传统村庄不同场所的植物选择也有一定规律可循,如村庄入口、祠堂前等公共空间种植榕、樟、木棉等高大、长寿树种;宅旁、院内种植果木及观赏树种;村后则布局风水林等。
  2) 民居格局与树种选择。珠海的古民居大都坐北朝南且向东南偏移。考虑遮阳、隔热需要,主体建筑的四周外墙较高,墙体较厚。传统建筑和庭院空间布局自由、开敞,形成丰富多变的民居格局。庭院中、房前、屋后、墙外的种植树种均有讲究。比如由于芒果有树胶,阳桃、荔枝和龙眼易招虫,鸡蛋花有毒等,这些树种应避免种在宅院内。因此,根据不同的居所类型,选择适宜的植物和绿化方式是现代乡村景观建设的需要,也是乡村文化得以保存的方法之一。
  3) 历史地物与植物配置。珠海乡村中有很多历史遗留地物保存完好,如祠堂、古民居、古井、石桥、牌坊、碉楼、石栏等。看似简单平凡的历史遗留对于乡村景观文化的表现作用却不可小觑。村头的一棵大榕树,长满青苔的小石桥,民居里升起的一缕炊烟,窄巷间的鸡鸣狗吠,多种乡土景观要素相互融合、衬托,方能打动人心。见证乡村历史的古物与乡土树种共同构成了具有田园诗意的人文景观。以珠海地区常见的祠堂建筑为例,祠堂是村民祭祀祖先或先贤的场所,也是村庄重要的公共建筑,承载着村落历史文化记忆,因此,祠堂环境建设更显必要。调查发现不少村庄祠堂内院多保留玉兰、朴树等古树,与祠堂的整体构造相得益彰,但祠堂外部的植物种类较少,宜种植榕、樟、木棉、柏等植物凸显庄重之感,提升周边环境。
  6 结语
  珠海地区人居林体现了人民务实、包容、热爱自然的文化特征,人们赋予树木花草以精神信仰和对美好生活的寄托。人居林建设不仅要做到生态学的适地适树,还要紧密结合地域文化特点,尊重当地习俗和居民意愿,合理选择和配置人居林绿化树种,满足人民群众精神和物质需求。这将对营造富有乡土特色的当代乡村景观大有裨益。(作者: 孙睿霖 梁冰晶 王成 张昶 姜莎莎 唐赛男)
  第一作者:孙睿霖(1987- ),女,助理研究员,研究方向为景观规划设计、生态文化、环境教育。E-mail:sunreilin@sina.com
  通信作者:王成(1967- ),男,研究员,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城市森林与城市生态方面的研究。E-mail:wch8361@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