椴树:名蜜之源 与佛结缘

国家林业和草原局政府网 http://www.forestry.gov.cn/2020-12-21来源:中国绿色时报
【字体: 打印本页

  推荐词
  椴树,主产东北长白山、小兴安岭林区,是东北原始针阔混交林中优势树种。椴树材质优良,细软、洁白,素有“阔叶红松”之称,广泛用于家具、装潢、木制工艺品等领域。夏季花期之时,椴树小而密集的花朵散发出浓郁的芳香,是蜜源植物。椴树树形高大雄伟,树叶浓密,与佛教中菩提树的叶子相近,被称作“北方菩提树”。
  树木档案
  椴树,椴树科、椴树属落叶乔木,高可达30米,胸径达1米。树皮暗灰色,纵裂,成片状剥落。小枝近秃净,顶芽无毛或有微毛,叶宽卵形,聚伞花序长,无柄,萼片长圆状披针形,果球形,花期7月。分布于北温带和亚热带,有经济、食用、医用等多种价值。

   

蜜蜂在椴树花间采蜜

 

  椴树之良材
  椴树树干劲直挺拔,出材率高。椴树的材质细密轻软,胀缩力小不易变形,是建筑上的重要材种,素有“阔叶红松”之称。
  椴树木质白而轻软,纹理纤细,有油脂,耐磨、耐腐蚀,不易开裂,木纹细,易加工,韧性强,适用范围比较广,可用来制作木线、胶合板、门窗、箱柜、细木工板、木制工艺品等装饰材料,还可以做筷子、铅笔、木锨、蒸笼、蜂箱等各种器具。
  椴木机械加工性良好, 钉子、螺钉及胶水固定性能好,经砂磨、染色及抛光能获得良好的平滑表面。椴木容易用手工工具加工,是一种上乘的雕刻材料。
  林区居民生活中用椴木来做洗衣板,或者切菜的菜墩、菜板。20世纪七八十年代,从东北到山东的火车上,经常可以看见有人拎着个圆圆的椴树菜墩。椴树截面米黄色的木纹,散发出清爽的椴木香味儿。在当时走亲戚,带上椴树菜墩,那是最珍贵的礼品。
  椴树树皮纤维发达,可代麻制绳索、麻袋、人造棉,甚至火药的导引线。粗壮的椴树在木材加工厂破板材之前,常被扒皮,将厚整大块的树皮压成平面,用作仓房墙面,或者是围成厕所,这些都如同“木刻楞”一样,是林区的原始生活的写照。
  冻蘑,是林区美食,但因其对生长的环境要求比较苛刻,一般都生长在深山老林的阔叶树的倒木上,但并不是所有的阔叶树都适合冻蘑的生长,而腐朽的椴木极易长出冻蘑,这也是椴木对人类的又一大贡献。
  当今,已听不到电锯在森林中散发出刺耳的声响。山林里那些粗壮椴树一株株一片片轰然倒地,被圆条车一车车运往山外的场景已成为记忆,椴木制作成的各种木器已变成古董珍藏。椴树得以休养生息,默默地生长,迎接新的时代到来。

 

紫椴种子

 

  椴树之花香
  以“大冠”著称的椴树,伟岸婆娑,在全世界范围内应用广泛,是世界五大行道树树种之一。椴树树高可达30米,树冠蓬松,枝条繁茂,椭圆形的叶片绿得发亮,在树下走过有在森林中穿行的感觉。
  椴树开花时满树黄白,细枝上挂满了一串串淡黄色的小花,每朵花由5个花瓣组成,金丝花蕊朝下,花朵小而密集,如同一只只香水喇叭悬挂在头顶。金黄色的椴树花一层复一层,层层叠叠,排浪般汹涌起伏。摇晃着、喷洒着、尽情挥霍着它浓郁的香气,让人心情愉悦。
  椴树花有着独一无二的芳香,就算不站在椴树下,也总会闻到一阵阵若有若无的香气。作家张抗抗曾在《椴树花开》一文中这样描写:拢一拢头发,它落在头发上;拂一拂裙角,衣服犹如被香熏过。
  椴树花含大量黏液和挥发油,作为美容、制药生产原料, 外贸出口量曾剧增。晒干的椴花可沏茶,味道清香微甜,具有益气补胃、止痛解毒、安神助眠的功效。
  椴树花量繁多,花香浓郁,色彩绚丽,用来做园林景观,花香净化城市空气效果极佳。另外,椴树叶片宽阔,叶背面有星状毛,滞尘效果强,有消除有害气体、抑制灰尘的作用,大量栽植椴树,会在很大程度上改善环境。椴树可“独立成景”,从人们重视保健、重视森林康养的理念推断,以花香压群芳的椴树园林应用具有广阔的前景。椴树作为行道树,如墙如坝屹立,招蜂引蝶,形成自然风景,即使冬季落叶,灰白色的枝条硬朗舒展,有一种水墨画的淡雅,让人眼观舒适。

 

椴树花茶

 

  椴树之蜂蜜
  比椴木更有价值的是椴树蜜。椴树蜜与我国南方的龙眼蜜、荔枝蜜并称“三大名蜜”,可谓蜂蜜中的顶级珍品。椴树蜜色泽晶莹,醇厚甘甜,结晶后凝如脂、白如雪,素有白蜜之称。明清以来,椴树蜜一直是皇家的贡品。用椴树蜜沏的水,晶莹透明犹如琼浆玉液,再放上一撮椴树花,就是甘甜芳香的椴花茶了。
  椴树蜜来源于椴树,椴树是优良的蜜源树种。生活在山区的各族先人们认识椴树的特殊价值是从蜜蜂采集椴树蜜开始的。古代称椴树为“糖树”,现代称椴树林为“绿色糖厂”。东北林区每年春夏接纳大量省内外蜂群来采椴树蜜,东北林区素来享有“国家蜜库”之美称。
  6-7月,椴树花开,椴树密集的地方可见漫山黄白的盛况。林海翻腾着黄白色的花浪,空气中弥漫着椴树花的芳香。采收椴树蜜的蜂农,在4月中下旬带着蜂群转地进入深山,直到7月下旬出山,整个放蜂采蜜的过程要90天左右。4-6月,主要是利用森林里的辅助蜜源繁殖蜂群,把蜂群养得壮大起来,好有足够的劳动力迎接7月份椴树蜜的采集。养蜂人像候鸟,春来秋去,一年又一年,忙忙碌碌,风餐露宿在大山的深处,起早贪黑、废寝忘食地劳作,酿造甜蜜的日子。
  椴树蜜在养蜂人的辛勤劳动之后,源源不断地走出大山,走向了全国,走向了世界。得天独厚的自然资源和悠久的养蜂生产历史,积淀和传承了千年椴树蜜经典。
  蜜蜂和椴树也是默契的,它知道什么时候花开,也知道它什么时候到来。花粉被蜜蜂从这棵树带到另一棵树,花蜜从这一个地方被搬运到另一个地方。刚才还在盛开着的金黄,换了环境就变成了透明的液体,味道还是那个味道,只是比花朵更明亮。
  深山中清新的自然环境, 造就了椴树蜜色香、纯正、富有营养,多年来一直深受国内外广大消费者的欢迎和好评。椴树蜜作为国家重要的出口商品之一,在国际市场上享有很高声誉。
  椴树是国家的珍贵树种, 更是国家重要的经济树种,不仅如此,椴树对于维持动物种群繁衍生息及对大自然的生态环境净化和生态平衡都起到了其他树种不可替代的作用。花蜜是植物和生物传粉者之间相互作用的纽带,椴树是诸多有益昆虫生存能源的供给者。花蜜含有的丰富营养物质可以促进昆虫生长发育,椴树的泌蜜, 使上百种能为经济植物访花授粉的昆虫得以生存。
  椴树之佛缘
  自唐朝以来,中原地区佛教盛传,椴树因叶子形状与佛教中的正宗菩提树相似,也被民间误以“菩提树”之名称呼。至明清两代,都城北京气候寒冷,不适宜正宗菩提树生长,皇帝也干脆将错就错,用外形相似的蒙椴(一种椴树,又名小叶椴)冒菩提树之名,栽了两棵在故宫英华殿旁。乾隆皇帝还专门为此作诗,其中有“我闻菩提种,物物皆具领,此树独擅名,无乃非平等”之句。相传这两棵椴树成熟的果实,也被称为“五线菩提子”,所制佛珠价格颇贵。
  椴树受益于菩提树的文化,浙江天台山的“菩提树”也是椴树。日本、韩国将椴树奉为菩提树。佛教传入欧洲后,由于欧洲气候寒冷而无法种植菩提树,渐渐地他们就把同样有着心形长尾尖叶的心叶椴作为菩提树。椴树是德国市区街道最常用的行道树、装饰树,还是古老城区的标志,最著名的是栽满椴树的一条大街,叫柏林菩提树大街,天天有无数人走在“菩提树”下,演绎着浪漫故事。
  虽然不同地域也有拿其他树种代替菩提树的习俗,但椴树以树叶与菩提树最相近及其优良的特性被称为“北方菩提树”,影响最为广泛。谦恭地站在椴树跟前,穿越时空、点津开悟。人们因学佛而重视菩提树,不管是此菩提树或彼菩提树,或是椴树,只要人们看到树,生欢喜心,进而学佛,甚至悟道,又何须执著于哪一种才是真正的菩提树呢?菩提本无树,每一棵树都是菩提树,人人都有一棵菩提树。
  椴树叶是东北传统美食的玻璃叶饼的包裹原料。面糊抹在树叶上,然后包上馅,蒸出来的饼子有了椴树叶的清香,从中也体现了劳动人民的智慧。“玻璃叶饼”是满族食物,吉林市农民办玻璃叶饼节,传承“虫王节”祭祀文化,用“玻璃叶饼”祭拜虫王,祈福避免虫患。“玻璃叶饼”节既享受美食、感恩劳动,也传承了历史文化。
  倾力奉献,是椴树的精神品质,用材、蜜源、食品、行道、庙栽,应用领域广阔,处处贴近人们生活。椴树与佛结缘,栽植椴树的地方,人们平等相待、彼此尊重。椴树被当作北温带的菩提树,是巧妙的错误,一个成功的“错”译。

  作者简介
  刘玉波  正高级工程师,吉林省吉林市林业科学研究院副院长;作为主持人或主要研究人员取得20余项科研成果,10余项成果获省、市科技进步奖;出版专著1部,撰写论文40余篇。

 

【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