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原上的可食用植物

国家林业和草原局政府网 http://www.forestry.gov.cn/2021-01-13来源:中国绿色时报社
【字体: 打印本页

草与人类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人类的绝大多数食物都来源于“草”,比如小麦、水稻、高粱、大豆等。目前,已知的生长在草原上的高等植物有7000多种,人类可食用的草原上的植物非常多。

“这里说的可食用,包括直接食用和间接食用。” 中国农业大学草业科学与技术学院科技学院教授、中国草学会副理事长王堃说,草原上的可食用植物可以分为三类:第一类具有药用价值,第二类可以直接食用,第三类是指可加工成调料的草原植物。据介绍,作为中草药的药用植物种类约有一两千种,有的为植物全株入药,有的为植物不同部位入药——如人参便是根部入药,有的则是用植物的提取物来为人治病。“中草药是中华文化的瑰宝,自古以来便有‘药即草,草即药’‘药草统一’的说法。中药起源于中国,传至日本、韩国则为‘汉方药’。国际上对中药非常重视。”王堃说。

黄芩 邢旗供图

在草原上,有许多鲜美独特的“草”可直接食用,如野韭菜、野薄荷、黄花菜、黄花葱、荠菜、二月兰、苦苣、苋菜、蕨麻、蒲公英、苜蓿等。

二月兰又叫诸葛菜,既可当菜又可当粮。其叶子和茎都可食用,人和牲畜都可以吃,含油量也十分丰富。传说中,诸葛亮让将士种植二月兰补充军粮,二月兰由此得名“诸葛菜”。

《嘉祐本草》记载:“苦苣,即野苣也……今人家常食为白苣,江外、岭南、吴人无白苣,尝植野苣以供厨馔。”苦苣的优质蛋白含量很高,常食可强身健体。

有一道菜相信大多数人都品尝过:木须肉。现在的木须肉多是木耳、鸡蛋和黄花菜炒肉。其实在关中地区,木须肉为苜蓿嫩芽炒肉,是名副其实的“苜蓿肉”。苜蓿正是张骞出使西域时带回的牧草。在国外,苜蓿饼也是一种有代表性的美食,日本人还将其做成了苜蓿抹茶。

蒙古野韭长于草原、草甸、山坡,幼叶可供食用,是草原名吃蒙古包子中必不可少的一种食材。

……

小黄花菜 刘磊供图 

第三类可加工成调料的草原植物有黄芩、百里香、蒿籽、酸模等。许多特色小吃正是因为加入这些作料,才使得普通食材焕发诱人气息。劲道的兰州拉面,正是因为加入蓬灰——碱蓬烧制的粉末,才拥有了如此好的延伸性和弹性。

草原上的可食用植物开发前景如何?

紫花苜蓿 邢旗供图

王堃认为,中草药行业目前已经拥有数百亿美元的产业规模,但其他可食用草原植物资源绝大多数没有形成主导产业。从采集利用野生资源到实现规模化生产,中间需要依靠科技攻关,对野生植物进行驯化。“羊肚菌在成功实现人工培植后,由价格高昂的‘奢侈品’到走向千家万户的餐桌。而百里香作为生长在荒漠半荒漠地区的主要植物,如何从只适宜旱地,到变为各地适宜,则需要有科技支撑,不然难以实现规模化生产。”王堃说。

蒲公英 邢旗供图

“开采草原上的野生植物资源必须把握一个度,要在科学评估的基础上,有计划、有节制地对资源进行合理利用,走可持续发展道路。金莲花、冬虫夏草、发菜等都曾经走过过度开采的弯路。”王堃强调说。

2020年11月,国家发改委等10部门联合发布《关于科学利用林地资源促进木本粮油和林下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意见》,提出要科学规划产业布局、加大政策引导力度,鼓励利用各类适宜林地发展木本粮油和林下经济。草,便是推进林下经济发展的重要角色。王堃说,林下种草首选耐阴植物,如苜蓿、黄花菜、苦苣等。苦苣不仅人类可食,将其加工成粉末喂食猪、鸡等,还有预防白痢之功效。

从“神农尝百草”开始,草原上的可食用植物便与草原文化结缘。王堃告诉《中国绿色时报》记者,他曾经拿出几天时间“潜伏”在草原深处,观看母羊如何教会小羊识别瑞香狼毒:只要小羊一靠近这种过度食用可中毒的草,母羊便用羊角将小羊顶开,几次之后,小羊便再不会靠近这种“毒草”。小羊长大了,又会这样教育自己的子女,代代相传,成为有趣的文化现象。(绿色时报记者 张一诺)

【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