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兴安岭寻鸟兽没想象中简单

国家林业和草原局政府网 http://www.forestry.gov.cn/2021-09-06来源:《森林与人类》杂志
【字体: 打印本页

大兴安岭的森林是中国保存较完好、面积最大的原始森林。虽然行走在大兴安岭能遇到的鸟兽并不多,但难得一遇不等于稀少。林海雪原,兽类脚印随处可见,有些地方的脚印甚至密密麻麻。

大兴安岭(刘璐摄)

大兴安岭绵延1400多千米,就像一条长满羽毛的凤凰蜿蜒盘踞在中国的东北部。

大兴安岭的海拔和起伏虽然没有青藏高原的雪山那样高大冷峻、遥不可及,也没有黄山、泰山的俊美,但它是我的独爱。在这里,岭连着岭,山连着山,森林连着湿地,湿地连着草原,草原连着沙地,沙地连着森林,陆地上最多样的自然生态系统在这里交会。

大兴安岭的岭连着岭,山连着山,森林连着湿地,湿地连着草原,草原连着沙地,沙地连着森林,陆地上最多样的自然生态系统在这里交会。(刘璐摄)

大兴安岭山脉北起黑龙江省漠河市北部黑龙江畔,南至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北部西拉木伦河上游谷地,东北-西南走向,地理坐标介于北纬43°至北纬53°30′之间。大兴安岭的森林是中国保存较完好、面积最大的原始森林。近10年来,我无数次在这个区域行走,我把大兴安岭分为3个部分来解读:

赤峰到阿尔山:壮观的群鸟图

这片区域属于森林与草原、荒漠的交会点,森林连着沙地、湖泊、草原、河流,多样的生境孕育了丰富的物种。

就拿克什克腾旗来说,这个以森林、湖泊、草原、沙地为主的地方,各种动物尤其鸟类资源特别丰富,鸟的密度大到难以想象,可见率非常高。这里的特有鸟种虽然没有呼伦贝尔那么多,但鸟的种类、数量确实是个奇迹。我曾经在春秋迁徙季探访这里,路边随便一个季节性水坑里就有鸟。在这里人们可以欣赏别处难得一见的壮观群鸟图:蓑羽鹤万鸟齐聚准备远征、上百只大鸨拖家带口、几百只红脚隼集体迁移、数万只达乌里寒鸦如黑色龙卷风一般、数百只小天鹅路过、各种雁鸭齐聚……克什克腾旗是草原上最繁忙的鸟儿驿站。这里的春天,黑琴鸡、大鸨、蓑羽鹤、各种猛禽、水鸟等,集体吹响哺育下一代的号角。

狍子(刘璐摄)

雪后是看兽类的最佳时机,大雪让它们的脚步慢了一些,同时,雪地上随处可见的兽类脚印也会给我们提供许多线索。

阿尔山到呼伦贝尔:鸟类不多

这片区域以森林为主,森林连着草原、火山连着天池,风景宜人,设有多处森林公园。我去过好多森林公园和保护区,鸟类的可见率低,不适合拍摄,是旅游的热门地。

呼伦贝尔:泰加林动物引人寻访

呼伦贝尔是东西伯利亚泰加林的最南界,这里,泰加林与草原、湿地交会,河流、湖泊纵横全境。这里浩瀚的落叶松林内,有鸟人喜爱的泰加林特有种,如以乌林鸮、猛鸮、黑嘴松鸡等为代表的鸟类,还有驼鹿、紫貂等为代表的哺乳动物。

1400多千米长的大兴安岭,就属黑龙江的呼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和内蒙古的汗马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保存有最完整、面积最大的原始森林,这些森林是东西伯利亚泰加林的一部分,与东西伯利亚泰加林连成一片。

我们曾专门进入这些区域的深处拍摄,有沟的地方就有我们的足迹,我们像鹰一样搜索驼鹿和黑嘴松鸡等泰加林物种的蛛丝马迹。

在黑嘴松鸡的研究区域,我们几天时间都没见到一只,哪怕是影子,只见到花尾榛鸡,还因飞太快没来得及拍摄。我们走过一片又一片原始森林,总渴望一抬头就能遇见奇迹,但一次又一次的幻想变成幻觉。没遇到奇迹,但遇到过上百只狍子。都说傻狍子,可我见到的狍子一点儿也不傻,天天见,没有一次机会拍摄—汽车还在200米开外,它们就一溜烟进林子里了。

艾鼬(刘璐摄)

难得一遇不等于稀少。大兴安岭的兽类其实是很多的,只是在野外见到兽类难度非常大。兽类的视觉、嗅觉和听觉都很强,大多数时候,“遥感”到有人,它们就跑得无影无踪了。不信你看看雪后随处可见的兽类脚印,有些地方的脚印甚至密密麻麻,有圆圆的猫科动物脚印,也有大大小小的蹄印。雪后是看兽类的最佳时机,大雪让它们的脚步慢了一些,尤其小个子的黄鼬,俗称黄鼠狼,它是森林的“常住居民”。黄鼬的分布很广,它们很灵活,常常神龙见首不见尾,根本没有拍摄的机会。但在雪后的大兴安岭就不同了,小小的黄鼬只能在雪地里跳来跳去,我在雪地里深一脚浅一脚地跟踪过一只小可爱,过一会儿它钻进一个洞里,时不时地瞪着两只大眼睛看我,萌极了。大兴安岭的黄鼬毛色最漂亮,是带着森林色的黄色,而不是土黄色。狍子是森林里数量最多的兽类,偶尔会隐藏在森林的灌丛中觅食,三三两两的。遇到危险时,它们臀部的白色皮毛会炸开,然后跳着狂奔,急速消失在森林中。

黄鼬(刘璐摄)

运气超好时会在密林中遇到成群的马鹿在山坡上觅食,它们比狍子还要警惕,跑得也飞快。

紫貂是东北的四大神兽之一,国家一级重点保护动物。过去,紫貂是猎人追逐的对象,导致它们的数量越来越少。对我来说,行走大兴安岭能遇到紫貂,简直是做梦都不敢想的,它更像是一个传说。有一天雪后,它奇迹般地出现在林间小道,30秒,我远远地看到了它,一动不敢动,拍下了一张记录照,然后它就走进森林里,那一幕像极了一场梦。

遇到貂熊更不容易。当时我开车走在森林大道上,千米之外,一只黑乎乎的兽类横穿马路,于是我加大油门前进,靠近时它已经走进森林,我停下车立马就看到了它,只见一只胖出天际的兽类慢慢悠悠、慢慢悠悠地走着,屁股还一甩一甩的,这身形在兽类中真是太胖了,慢悠悠的步伐可能已经是它最快的速度了,哦,不过还是比树懒快一些的。

沙狐(刘璐摄)

赤狐(刘璐摄)

泰加林毕竟位于高纬度地区,物种比较单调。有一个说法是,在大兴安岭,北纬50°以上的区域才有泰加林的特有物种,看来也是有原因的。(刘璐)

一只玉带海雕平静地巡视着领地。夕阳的余晖勾勒出它威武的身姿。(刘璐摄)


【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