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棵悬铃木的自然观察故事

国家林业和草原局政府网 http://www.forestry.gov.cn2022-07-28来源:中国绿色时报
【字体: 打印本页

我们可能常常会感觉居住在大都市中,与大自然的距离越来越远,要想融入大自然只能去郊区、山野。其实,很多昆虫、小动物已经适应了城市生活,在钢筋水泥的丛林中顽强地生存着,只要我们有一双善于发现的眼睛,就能在身边发现它们有趣的故事。

今天我想跟读者分享关于城市中一棵悬铃木的故事。

青蜂徘徊在壁蜂巢穴门口

首先,我观察的不是一棵健康的悬铃木,这是一棵被真菌寄生、树势衰弱的树。于是一批批“访客”陆续出现在这棵悬铃木上,大戏就要上演了……

第一批到访的“客人”是黑顶扁角树蜂,和它的“亲戚”蜜蜂不同,树蜂的幼虫住在树干里,蛀食树木的木质部。它被受伤的悬铃木的化学信息吸引,黑顶扁角树蜂聚集到这里交配、繁殖。雌性的树蜂有着长而坚固的产卵器,用来把卵产在悬铃木的树皮之下。树干内的树蜂幼虫很快孵化,在内部持续蛀食树干,我们甚至能在树下听到它们啃食的声音。

坚持观察是很有必要的,到第二年的4月底,我观察到悬铃木树干上出现密布的羽化孔,黑顶扁角树蜂集中羽化了!树蜂成虫的寿命很短,它们在羽化之后会在自己出生的树木上继续繁殖、产卵。

雌性马尾姬蜂的超长产卵器

这一年新的面孔也出现了,一种身量苗条的蜂类出现在悬铃木上,它们叫马尾姬蜂。马尾姬蜂是一种寄生性的昆虫,同样是蜂,它们的后代却以寄生树蜂的幼虫为生。这一代的马尾姬蜂应该是在上一年就被产在了树干里的树蜂幼虫体内,所以在五月中旬左右,马尾姬蜂也开始陆续羽化出来。先出现的是雄性马尾姬蜂,它们一边等待雌蜂羽化,一边和同性“大打出手”,争夺交配权。当雌性刚刚从羽化孔里钻出来的时候,获胜的雄性就会马上过去与之交配,交配过的雌性会用其超长的产卵器寻找树干内的树蜂幼虫产卵,新的“小杀手”就要诞生了!

自然界没有任何东西会被浪费,完成了繁殖使命的雄性马尾姬蜂,会被隐藏在树皮下的逍遥蛛吃掉。

到了盛夏时,悬铃木变得冷冷清清,树蜂和马尾姬蜂都不见了踪影,但它们留下的大大小小的羽化孔,却为另一种蜂——壁蜂提供了珍贵的繁殖场所。壁蜂属于蜜蜂总科,和蜜蜂不同,壁蜂的雌蜂是独居的。雌蜂占据一个羽化孔之后,在里面筑巢、产卵,然后采集花粉喂养幼虫。

雄性马尾姬蜂在争夺交配权

壁蜂忙着采集花粉、照顾后代,看似“一片祥和”的背后也暗藏凶险。一群“小强盗”偷偷地观察着壁蜂的一举一动:闪耀着金属光泽的青蜂和黄黑纹相间的日本褶翅小蜂,徘徊在壁蜂的巢穴附近,伺机产卵,它们的后代以壁蜂囤积的花粉和壁蜂幼虫为食。

看来膜翅目的成员们还真是热衷于“自相残杀”。

夜间出现在树干上的无蹼壁虎

其实在这棵悬铃木上栖息的不止有各种昆虫,也有稍大的脊椎动物出现,比如我晚上在树上发现了无蹼壁虎。

这下,这个小小的生态系统成员们就基本聚齐啦。我们可以看到,一棵看似衰弱的悬铃木无疑是这个生态系统的支柱,也就是生产者,它通过叶片内叶绿素的光合作用,把空气中的二氧化碳和根部吸收的水转化成营养物质储存起来。黑顶扁角树蜂在这个系统里充当了初级消费者,相当于“食草动物”,它们把卵产在悬铃木的树干内,孵化出来的幼虫就取食悬铃木的木质部;而马尾姬蜂的幼虫以树蜂幼虫为食,应该算是次级消费者;隐藏在树皮缝隙内的逍遥蛛是个“投机分子”,伺机捕食所有路过的昆虫,可以算是三级消费者;无蹼壁虎无疑是这个小小生态系统内的顶级食肉动物,如果它把逍遥蛛吃掉了,那它就是四级消费者;而住在树洞里的壁蜂,并不从这个生态系统里面获取能量,它去别处采集花粉,只在这里利用废弃的羽化孔来繁殖后代;青蜂和日本褶翅小蜂则寄生在壁蜂的巢内,它们的幼虫以壁蜂囤积的食物和壁蜂的幼虫为食;最后,一个生态系统所必需的分解者无疑就是树干内和树下土壤内的各种细菌、真菌了。

交配中的黑顶扁角树蜂

其实这个小生态系统远没有这么简单,肯定还有很多成员没有被发现,而且随着悬铃木逐步死亡、腐朽,还会有不同的昆虫和其他动物来觅食、繁殖。(武其 文/图)

【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