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阔草原之和谐交响曲

日期 : 2018-07-04 15:15:28 作者 :

  草原用白云、青山、绿草、河流、牛羊、家人这些亘古不变的音符,总能唱出穿透心灵的动人情歌。你不必为草一岁一枯荣感叹,因为她总是这样;你也不必为远离而伤感,因为只要见过她就不会忘记。她恰到好处地将自然的魅力和人的浪漫情感,以最直接和深刻的方式联系在了一起。

                                                                         ——朱永杰

 

    随着工业化进程的不断加快,在草原上的矿业、牧业、农业、渔业等行业都面临资源短缺、土地污染、生态环境恶化和自然生态系统退化等问题,草原的可持续发展问题日益紧迫,需要认真对待。

 

  水是制约草原生态和经济的关键

  由于降水稀少,难以支撑高大乔木的生长,草原上的植物多为矮小的禾草类,由于水分分布不均,地势的差异,在大片低矮禾草间,点缀着些许低矮乔木、灌木等木本植物。

  在草原荒地,温度和水源是决定植被的主要因素。由于水的可用性梯度,导致了地表植被的高矮和大小,在温度和降水条件较好的区域有利于形成森林群落,比如中国的大小兴安岭,而在降水较少的温带区域则形成禾本科植物群落。在降水和温度较低的区域禾草矮小,降水是划分森林与草原生态区最重要的因素之一,在草原区及周边地区发展林业、农业生产以及其他经济活动最主要约束因素也是水。在欧亚大草原的中部,由于降水量太小,分布着大片裸露的沙漠、戈壁和荒山。

  地球上的大草原地区,有一部分曾经是野草遍地、野生动物成群的地方,也是生态环境比较脆弱的地区。在世界各地的草原开发过程中,水是保障农业开发最重要的资源。但在不重视水资源利用的情况下,草原地区的农业开发,往往伴随着沙尘暴、干旱和水土流失等诸多生态环境问题。 

  草原区的水主要来自高山雪水或降雨,高山森林调节水源,才能够将夏季集中降水均匀地分散到无雨(雪)的季节,让原上绿草成为美丽霓裳装点大地,滋养农牧业。

 

美国草原肉牛养殖业

 

  世界草原牧场走向现代农牧业经济

  世界上那些土地辽阔、降水适中、土壤肥沃的草原从来就是大型野生动物的乐园,这也意味着,这些土地能够生产高质量的牧草。在1万多年的农业文明进程中,平原与优质草原都是最重要的食物生产基地,肩负着养活全球人口的艰巨任务。由于草原占地面积广阔,因此很久以来就有农、林、牧、副、渔大农业的概念,构成了国民经济基础性第一产业。  

  随着工业化水平的提高,人们采取了更加有效率的集约经营方式。农、牧、工分工,实行品牌经营。由农、牧民进行牧草种植,知名肉食品加工企业收购牧草,对牲畜进行工厂化养殖,集中大批量向市场供应畜牧产品。

  美国近代农业经济的发展已经将北美大草原开发成农业耕作区。美国中部的伊利诺和堪萨斯等六个农业州,采用农业集约经营方式和社会化大生产方式,在孟山都等世界大型农业企业的经营下,成为世界粮仓,生产占世界总产量一半以上的农作物。

  在欧亚大草原东段的乌克兰处于内陆,南临黑海,年降水量从内陆的400毫米到黑海区的1400毫米不等。由于大部分区域降水较为充沛,乌克兰已成为世界重要的小麦产地。南美的潘帕斯草原,包括巴西南部、乌拉圭全部和阿根廷一部分,年降水为600毫米-1200毫米,气候温和,是世界最著名的粮食和肉类产区。

  在欧洲南部的意大利、西班牙和葡萄牙也存在大片草原区,那里的气候差异较大,大片的半干旱区域成为南欧草原,西班牙的草原盛产世界著名猪肉及制品,其火腿为享誉世界的美食。

  当世界进入新世纪后,大量天然优质草场被开辟成牧场、农场,为社会提供了大量肉食、奶制品和羊毛原料,成为世界重要的畜牧产品基地。畜牧业的发展现状是一个万花筒,古老与现代并存,世界各国的自然状况和国情,创造出不同的牧场经营方式。

  围绕水进行可持续性管理

  草原荒地是一个干旱、半干旱,缺水、少林这样的生态状况的自然土地范畴,很多根本就称不上草原,地表上几乎就是寸草不生的不毛之地。在这里生存的人们,遇到的最大困扰就是缺水。除了部分低洼、背风的微环境和靠近河流的区域,一般区域都不适合发展大规模种植业。

  曾经看到一份统计数据,说我国草原面积辽阔,据统计,全国草原面积400万平方公里,占国土总面积的41.41%,占全世界草原面积的12.4%,仅次于澳大利亚,居世界第二位。其中,可利用草原面积约313.33万平方公里,折47亿亩左右,相当于耕地面积的2.61倍。这个数据的统计意义是一回事,但连带的描述一定不准确。因为,其中的大部分为干旱和半干旱区域,还有很多荒漠区域。那里严重缺水,土地的初级生产力很低,很大部分是不可利用的荒地,这是管理中国草原必须牢记的基本国情之一。

  解决水供给的途径一般有两个,一是抽取地下水,二是从上游河流中引水。大量抽取地下水的方法在世界各地都被证明是不可持续的做法,地下水井会越挖越深,导致地下水位下降,威胁地表植被的生长,严重的会导致地表植被大片枯死。在草原上引进污染性的产业也会因为缺水,造成对生态环境的危害,后患无穷。在无际的草原荒地上,生态环境直接关系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可持续性。  

  由水的运动及其构成的生态系统在干旱、半干旱区域是特别需要注意的基本生态科学问题。在可持续发展思想指导下,依据水的现实和潜在供给设计经济和社会发展方式是草原可持续发展战略的基点。多年来,水足迹理论和方法在一些以干旱和半干旱经济作为度量经济和社会可持续发展的评估工具得到了广泛的应用,由此而发展水核算理论与技术越来越受到重视。 

  大草原上的传统文化

  在欧亚大草原上常常会出现一半是天空,一半是草地的自然景观,简单而纯朴。

  在草原上生长的繁茂青草滋养了数千年的游牧文明,开放的牧场和闲散的放牧习惯,自由而惬意,形成了古老而具有诗意的草原文化。这样的文化也充满了蓝天、草原、河流等元素构成的自然情怀,由牛羊、篝火、小屋等元素构成的生活方式,由父亲、母亲、兄弟姐妹、朋友间关系构成的人文情怀。

  草原游牧民族崇尚自然,顺应自然规律,重视对草原、森林、山川、河流和生灵的保护。

  在世界各地的草原上,都有世代传唱的属于他们自己的音乐、诗歌、小说,人们随时随地都可以跳起舞蹈,唱出动人的歌曲。草原上绝对不缺少艺术家。

  美国的草原管理体系

  美国大约有7.7亿英亩(308万平方公里)的草原,由于历史的原因,私人拥有超过一半以上的草原。联邦政府管理着其余的43%的公用草原,约合132.44万平方公里。

  私人及其社团、内政部国土局、农业部和林务局形成了四个独立“分块”的草原管理方式,有的“块块”有独立的土地管理权,在各个州也都有自己的草原管理机构。从美国草原的管理职能来看,农业部负责全国各州的农业经济管理,林务局负责森林和管辖范围内草原生态系统的保护与资源管理,内政部的国土局负责联邦土地管辖权范围内的草地管理,国家公园管理局负责草地国家公园管理。联邦政府设置的环境保护局、食品药监局、农业部等机构形成了监管的“条条”。

  美国的这种草原“分块”管理体系是在北美开发的历史过程中形成的。草原的私有制体系缘于美洲开发阶段,私人对优质草场占用后,先占先得,占有者进行了一系列农业、牧业、矿业开发活动,进行了道路房屋等设施建设,经过政府许可,获得土地所有权。在美国独立以后,联邦政府为了发展经济,鼓励私人占有和开发自然土地,明确立法保护这种私有土地产权制度。在19世纪中期以后,联邦政府几个州政府开始建立共有土地管理体系,通过占用自然土地和收购私人土地,确立了国有土地(包括林地、草地等)的管理权。

  在19世纪末和20世纪初期,美国林业管理机构建立初期,美国第四任林务处长和第一任林务局局长吉福德·平肖,在西奥多·罗斯福总统的支持下,向联邦政府争取了69.6万平方公里林地和草地(包括草场在内的荒地),在此基础上建立了占国土面积约7%左右的国有林。到1993年美国的国有林面积为77.3万平方公里,其中38.6万平方公里为草原,占50.26%。也就是说,到1910年,平肖任局长的林务局几乎争取到了现有全部美国国有林88%的管辖面积。1907年,罗斯福总统任命平肖为内陆水道管理委员会委员,让他开展调研,研究水资源的多目标利用问题。林务局的管理权限不断向荒野、草地、湖区、河流、沼泽等区域延伸。尽管林务局设置在农业部内,但林务局的土地管理权独立于农业部以外,是除内政部国土局外全联邦最大的“地主”,这让很多政府机构羡慕不已。

 

传统中亚牧民的生活情景

 

  从林、牧、农独唱到草原交响曲

  中国的大多数草原地区没有世界知名牧场那样的供水条件,例如美国北美大草原、南美的潘帕斯草原、澳大利亚中东部草原。在中国的东部草原区,天然降水是重要的水源供给,大兴安岭保护着草原的平安。在西部草原区,大气降水同样至关重要,降到山上的雪水扮演了重要的供水角色。中国草原区山、林、草紧密联系在一起,毁了林就没有稳定的水源供给,没有水就没有草,没有草也就没有牛羊,剩下沙尘和干旱让人兴叹。

  中国的草原经济从建国初期的传统牧童经济方式走来,经过了以家庭为基础的联产承包、大企业牧业基地、龙头企业带农户等多种经营方式。

  多年以来,在草原上种植业、手工业、建筑业、商业、交通运输业等多业并举,发展农业和牧业需要水,发展大城市和工业也需要水,节水是草原区经济和社会可持续发展的主题。

  在中国的西北,有限的大气降水从东到西,逐渐递减。在西北和华北,地表植被由乔木、灌木到禾草,植被高度逐渐降低、地表植被生物量逐渐减少。水、地、林、草是草原区经济和社会可持续发展的基本元素,牧业、农业、林业再加上矿业四个基础产业在草原区的经济和社会发展中扮演了重要角色,而牧业和农业从来都是主角,还有地方和民族文化,所有的这些都需要一个懂得人与自然故事,了解现代可持续发展思想的指挥家,来协调智慧舞台上所有的参与者,共同完成一部传唱永久的绿色发展交响乐。

  可持续经济和社会发展的重要学问是因地制宜,根据自己的实际,寻找解决问题的途径和方法。在中国的草原上,护林是基础,还不能动辄大片植树造林,这在草原会变成儿戏;河流需要因势利导地合理利用,不能全部用完,需要给自然留下一些,草原没水喝就会变沙地;大片沙地不是想开垦就开垦,那样会用掉大量水资源,还会形成沙源;家庭放牧挺好,但政府要进行管理和帮扶,那种市场能管政府就不要管的无知论调应该休矣。


  主讲专家简介

  朱永杰:

  北京林业大学管理学教授,博士生导师;1986年留学美国,学习商业管理,有很强的英语交流能力;完成《中国湿地保护行动计划》《大小兴安岭林区管理体制改革》等课题的研究;参与了全球环境基金、世界银行等涉外项目管理专家咨询工作;参与了天然林保护、京津风沙源治理、退耕还林等林业重点工程和国有林区改革及国有林场、自然保护区管理等咨询工作和课题研究工作;著有《世界林业简史》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