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桦,穿越冰川期的白衣少年

国家林业和草原局政府网 http://www.forestry.gov.cn/2019-03-19来源:中国绿色时报
【字体: 打印本页

白桦,穿越冰川期的白衣少年

  推荐词

  桦木,被誉为木本植物里的活化石,起源于白垩纪早期,遍布于北半球的寒温带,尤其在那苦寒之地更是少不了她美丽挺拔的身影。桦木作为广布我国北方地区和俄罗斯的常见树种,承载了中俄几个世纪的文化,早已成为连接中俄文化纽带里密不可分的一部分了。白桦作为拓荒的先锋树种,在采伐后的荒山或火烧迹地上,凭借其强悍的生存能力和飞快的生长速度,总是一马当先;而像红松等生长缓慢的植物,则往往要在白桦的庇护下长大。白桦与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不仅向我们提供丰富的原材料,也成就了古诗文里最美好的意象。亭亭玉立的她,不仅寄托着人们真挚的思乡之情,亦诉说着唯美浪漫的爱情故事,让人们静静地沉浸在中华民族那流传了数千年的浪漫情怀里,做一个美丽的梦。

  树木档案

  白桦Betula platyphylla Suk. 桦木科桦木属植物,广布我国华北、东北、西北及西南部分地区,是我国落叶阔叶林及针阔叶混交林中的常见树种,同时也是次生林的先锋树种。白桦也是一种非常重要的木材树种,其木材柔软轻盈,纹理细密,多用于制造农具、木器。这种白色的纸质树皮可被制成独木舟和精美的物品、食品篮子等,还被用作瓷砖的替代品;树皮里面含有很多汁液,可作为天然饮料。

 

 塞罕坝上亭亭玉立的天然丛生白桦 孙阁摄

  

  在我的窗前

  有一棵白桦

  仿佛涂上银霜

  披了一身雪花

  毛茸茸的枝头

  雪绣的花边潇洒

  串串花穗齐绽

  洁白的流苏如画

  在朦胧的寂静中

  玉立着这棵白桦

  在灿灿的金晖里

  闪着晶亮的雪花

  白桦四周徜徉着

  姗姗来迟的朝霞

  它向白雪皑皑的树枝

  又抹一层银色的光华

  —— 叶赛宁 抒情诗《白桦》

  叶赛宁的这首诗因入选我国人教版语文课本而为人们所熟知。在叶赛宁的诗歌中,白桦树如雪般洁白、纯净,象征了她美丽的故乡,更是寄托了作者对故乡的热爱与思念。然而,此刻叶赛宁诗中的白桦却并非我们平常所讨论的白桦,本文将在后面进行解读。

 

 乌兰布统的白桦秋叶 卢哥摄

 

  名字的故事

  1753年林奈发表的巨著——《植物种志》,其中就记录了桦木属Betula。其词源来自高卢语中的Betu-,意为可以从中提取焦油。沉醉于白桦树的美丽,笔者曾试探了解它背后的故事。却发现,我国的白桦与俄罗斯的白桦,在分类学地位上却属于不同的物种。究其原因,很可能是植物学大咖林奈一个不经意的分类学处理所致。

  林奈曾发表名称Betula alba,由于其种加词alba具有白色之意,这个物种自然对应着“白桦”。然而实际上,树皮发白的、欧洲大陆及西伯利亚地区有分布的桦树种类,还有垂枝桦和毛桦两个物种,因此造成欧洲地区有关真正白桦的错误鉴定和名称混淆。随后,植物学家赫鲁伯选择了一份属于Betula pubescens(毛桦)的标本作为Betula alba 候选模式。本来依据植物命名法规,同一物种的晚出名应该作为异名处理,然而当时有关Betula pubescens和Betula alba的使用问题十分混乱。例如,真身B. alba 逐渐变成一个鉴定混乱的类群,傻傻分不清,而后来者Betula pubescens这个名称却被广泛使用。1996年拉斐尔考虑到这时白桦错综复杂的问题,以及alba(白色)的含义与其灰色树皮并不总是一致,于是将B. alba作为弃用名而不再使用。因此,欧洲大陆及俄罗斯地区分布的所谓的白桦,指的是毛桦和垂枝桦,前者被当地人称为white birch,后者被称为silver birch。

 

白桦的花序 林秦文摄

 

  毛桦在我国没有分布,垂枝桦主要分布在我国新疆地区。如果前往阿勒泰地区,那里见到的所谓“白桦”主要是垂枝桦,因其细长下垂的枝条而与白桦差异明显。而我国分布的、我们所熟悉的那个白桦Betula platyphylla,却直到1911年才由植物学家苏卡切夫正式发表、进入科学殿堂并记录在册。会不会由于时常与皑皑白雪相伴,所以毛桦、垂枝桦和白桦树皮常为白色。多情的艺术家、诗人,恐怕难以考虑到那么多分类学的争议,一个白桦便指代了他眼中的“情郎”。

  桦木属主要分布于东亚及美洲地区,目前关于本属植物在世界范围内的种类仍存在较大分歧,现有资料显示大约有50-120种,其中我国有32种。而在我国北方地区除白桦外,较为常见的还有黑桦、糙皮桦以及坚桦。

  桦树的外衣

  桦树皮具有质地柔韧、易塑造、防腐耐潮、经久耐用等优点,既可进行剪裁、缝制,也可在上面雕绘各式图案,从而与桦树皮本身的自然纹理相映成趣。近年来,我国桦树皮制品备受欣赏与关注,工艺品远销欧美大陆及东南亚地区,并受到广泛赞誉。桦树得名亦与之相关,据李时珍称,相传古时画工以桦树皮烧烟熏纸,之后方可作画,称作“画皮”,于是“桦”便由“画”演化而来。

 

新疆阿勒泰垂枝桦 尚策摄

 

  从植物学角度来看,树皮指的是茎维管形成层以外的所有组织,可分为三部分:韧皮部,皮层以及周皮。而树木的加粗过程来自于形成层的活动,形成层能不断地进行细胞分裂,向内分裂形成栓内层,向外分裂形成木栓层。在这个过程中,老的韧皮部及之外部分会向外顶,最外层的周皮部分就会挤破、剥落,形成树皮的剥落。同时也有人认为,桦树通过脱皮可摆脱树干上的害虫或虫卵。最外层的桦树皮不承担输运养分的功能,因此树皮剥落对植株生长没有太大影响。

  而在颜色方面,木栓层的细胞都是死细胞,多为褐色,故而绝大多数树木的树皮也是褐色的。然而白桦树的周皮发育却比较特殊,在其木栓层的外面,还含有少量的木栓质组织,这些组织的细胞中具有白桦脂和软木脂,而这些脂都是白色的,故白桦树皮呈现白色的状态。

  中俄白桦情

  中俄两国人民对于白桦树的喜爱由来已久,值得玩味的是,即便两国人民的信仰、文化背景有很大差异,却都把白桦树和爱情挂上了钩。相传俄罗斯民间有种习俗,会将白桦树皮小心剥下,当作信纸来书写情书,向远方的恋人诉说心中的思念。因而在俄罗斯许多文艺作品中,白桦树都作为爱情的象征出现,被视为忠贞、执著的化身。两国人民都曾经历战争和政治运动等特殊的历史时期,白桦树因此成为一个时代的象征。在那个艰苦卓绝的特殊年代,白桦树彰显着民族精神和不灭的希望。

  在俄罗斯文化传统中,白桦作为俄罗斯国树占据着举足轻重的位置。11-15世纪许多俄罗斯文献就是刻写在桦树皮上的,因此不少俄罗斯作家都怀着深厚的感情描写过白桦树,可以说白桦承载了几个世纪的俄罗斯文化,与当地人民织构出难分难解的深厚情缘。

 

桦树皮做的小船工艺品

 

  “静静的村庄飘着白的雪,阴霾的天空下鸽子飞翔,白桦树刻着那两个名字,他们发誓相爱用尽这一生。有一天战火烧到了家乡,小伙子拿起枪奔赴边疆,心上人你不要为我担心,等着我回来在那片白桦林”。在歌手朴树这首动人的歌曲里,白桦树犹如一位见证者,目睹了一场残酷的战争和无数凄美、朴实的爱恨离合。那时候,漫山的白桦树不仅仅是我们爱情的约定,更是我们所热爱的家乡、我们所坚守的灵魂所在。

  最近,白桦再一次让我们感到悲伤源于一位诗人的去世。兼具诗人、作家等多重身份的陈佑华先生,于2019年1月15日逝世,享年89岁。白桦是陈先生的笔名,陈先生以笔名传世,也有着白桦般的品格:既扎根于现实的土壤,又满怀浪漫情怀;饱含着苦难与忧患,而又涌动着青春的激情与热忱;甘愿将生命流放于苍野,以脚步丈量灵魂的博大。

  丰富的价值

  白桦具有重要的经济价值和生态价值。桦树汁富含多种人体所需氨基酸,各种矿物质特别是钙、镁、钾、钠、磷、锗、硒等微量元素含量较高,被称为“血液的清道夫”“人类健康的保护神”。近年来,很多商家已开发出桦树汁等相关产品的饮料,为人们所喜爱,是天然饮料的上品。桦树汁也可用来酿制酒体风格明显、澄清度好的桦汁保健酒。此外,桦树是很好的园林绿化树种,其木材可作胶合板和农具用材,树皮可热解提取焦油,制作工艺品,造船。值得一提的是,因含有芳香油、桦树醇、皂角甙等化合物,天然白桦树液正被开发成化妆品,目前,桦树液化妆品系列主要有桦树液洗护、护肤及护发等类别。但随着以桦树液为原料的医药产品、保健品、饮品和化妆品等在国际上渐渐走俏,桦树液的开发和利用变得更加频繁,因此,我们更要注重对桦树的保护。

 

桦树汁饮料

 

  白桦生命力极强,它的种子可以在森林里保存很久。森林里一旦出现空地,桦树就能凭借着轻而小的种子迅速占据有利位置生根萌发,使这片土地再次焕发蓬勃生机。在白桦树的庇护下,红松、云杉、落叶松、蒙古栎、椴树等相继到来,它们有的需要白桦的荫庇,如红松、云杉的幼树;有的需要适度的阳光和水分,如椴树、蒙古栎。白桦的落叶还为它们提供营养和温暖。而当这些森林“年轻一代”慢慢成长,逐渐超过了白桦的高度,它们又见证了白桦的离去,化作养料继续滋养这片土地。

  白桦林,以其多样的价值丰富着我们的生活,以其美丽的景致震撼着我们的心灵,以其无私的品性滋养着我们的土地,更以其久远的文化情怀熏陶着我们的子孙。愿其于天地间,永远闪耀光芒。(张志翔 徐申健 彭林林 于慧颖)


  作者简介

  张志翔 北京林业大学博物馆馆长,北京林业大学自然保护区学院教授。现担任中国林学会树木学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植物学会理事,中国野生植物保护协会理事,第五届、第六届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评审委员会委员等职务。

  徐申健 北京林业大学自然保护区学院博士研究生,主要从事杨柳科系统学研究。

  彭林林 北京林业大学自然保护区学院硕士研究生,主要从事黄栌花序表皮毛发生发育相关研究。

  于慧颖 北京林业大学自然保护区学院硕士研究生,主要从事梅花草属系统学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