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江溯源·见证国家公园的成长:澜沧奔流,滋养风貌万千

国家林业和草原局政府网 http://www.forestry.gov.cn/2020-10-22来源:人民日报
【字体: 打印本页

澜沧奔流,滋养风貌万千

三江溯源·见证国家公园的成长


图为杂多县境内的澜沧江  杂多县委宣传部供图

  

  核心阅读

  三江源是哪三江?除了长江、黄河,还有澜沧江。位于澜沧江源头的澜沧江大峡谷之美,在于富有层次,相比于长江源之壮阔、黄河源之纯净,丰富度更胜一筹。

  多年来,澜沧江大峡谷的生态状况始终保持稳定,更有雪豹等珍稀动物活跃其间。

    

  从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玉树市西行,穿过长拉山隧道,便进入杂多县域。沿途是冰蚀地貌、巨石嶙峋,为绿毯般的高山草甸平添几分雄姿。

  很快,公路分了岔:一条通往县城,另一条通往昂赛乡——那里的大峡谷,是澜沧江源风光的精华所在。

  生态本底好,雪豹等珍稀动物活跃其间

  初进峡谷,路况比想象中还要艰险:颠簸的砂石路,宽度仅容一辆车通行,路旁就是悬崖;绝壁下,澜沧江湍流。

  登高举目四望——白云下,峡谷群峰耸峙;山巅处,冰蚀风貌奇峻;山腰间,高山草甸如毯;澜沧奔流,如玉带般蜿蜒而过。

  峡谷间,俯仰皆景:大路雄奇,小路亦有曼妙,千年圆柏、溪流潺潺——澜沧江大峡谷之美,在于富有层次,相比于长江源之壮阔、黄河源之纯净,丰富度更胜一筹。

  多年来,澜沧江大峡谷的生态状况始终保持稳定。三江源国家公园澜沧江源园区管委会规划财务部部长牟永红自豪地说:“近年来,我们在昂赛乡布设了近百台红外相机,拍到过数万张雪豹照片,其中质量较高的就有上千张。”

  还有一则趣闻——去年,昂赛乡要建一个生态保护站,吃水靠打井,打井前先抽水看是否符合饮用水标准。结果,水样寄到西宁水质监测中心,检测结果让工作人员很疑惑:“你们送来的是不是矿泉水?”

  生态本底好,难怪雪豹也要在这里安家。

  生态管护公益岗位,“一户一岗”实现全覆盖

  在昂赛乡,不少牧民看见过雪豹。去年冬天,两名牧民生态管护员在巡山时还救过一只受伤的雪豹。在国家公园相关部门协助下,受伤的雪豹被治愈后,又回归了大自然。

  昂赛乡年都村牧民索多每天都要进山巡查。眼前这位藏族汉子,毡帽、墨镜和口罩遮住了大半张脸,露出的额头被晒得黝黑。

  自三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工作开展以来,索多有了一个新身份:生态管护员。除了日常巡护,观测雪豹也是非常重要的巡护内容。听索多讲,他曾3次在同一个地方观测到雪豹。

  目前,三江源国家公园共有17211名生态管护员持证上岗,实现园区牧民生态管护公益岗位“一户一岗”全覆盖,并组建了乡镇管护站、村级管护队,构建了“点成线、网成面”管护体系。行走在澜沧江大峡谷,沿途经常能看到戴着红色袖章、骑着摩托车巡山的生态管护员。

  “目前,昂赛乡的红外相机覆盖已划分为72个网格,每个网格里放1—2台红外相机,每台相机都有一名牧民来管,牧民已变身管护员,成为环境保护的重要力量。”昂赛乡党委书记多杰才旦说。

  整合主管部门和执法机构,实现“一家管到底”

  峡谷道路崎岖,好在牟永红对这里的地形路况很熟悉——自打2009年担任杂多县三江源生态保护和建设办公室主任以来,这条路他已跑过无数次。

  从县三江源办到澜沧江源园区管委会,牟永红见证了三江源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升级。“六七年前,县城的建筑垃圾、生活垃圾都堆在县城东出口的澜沧江边,每次路过都是臭味熏天。”他说,“投诉到城管,城管说这归环保部门管,环保部门说这是水利部门的事儿,水利部门说他们管不了,又把皮球踢回城管……这活儿又臭又脏,还得花钱,谁都不愿管。”

  三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工作开展以来,通过大部门制改革,杂多县原国土、环保、水利等县级主管部门,整合为澜沧江源园区管委会下的生态环境和自然资源管理局,同时,原国土执法、草原监理、环境执法、水利执法等机构,也整合为澜沧江源园区管委会下的资源环境执法局。牟永红说,“如今,执法大队出马,动用挖掘机,很快就将垃圾清理得一干二净。过去‘九龙治水’,现在一家管到底!”(记者 姜峰 王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