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花为什么这样美?

国家林业和草原局政府网 http://www.forestry.gov.cn/2020-08-11来源:《森林与人类》杂志
【字体: 打印本页

苞叶杜鹃。摄影/朴龙国

生长在云南帕纳海地区的长叶绿绒蒿。摄影/林森

勿忘我。摄影/刘兆明

 

美丽的春花,是大自然馈赠给人类的视觉盛宴。这自然的尤物,愉悦了人们的感官,激发了人的情愫,自然也芬芳了人类的艺术。花儿,本身就是一首首诗。中国古人咏花的诗和词,不仅量大,而且名篇佳句也特别多。 

得益于相对大的气候跨度、多样的地形地貌,中国是一个野花极其丰富的国度,而野花与山川之间,又演绎出各异的壮美景观和诗情画意,令人目不暇接。

花儿的美艳让我愉悦,也让我产生许多疑问。为什么大自然把这么多艳丽的色彩都给了植物的花儿?为什么花儿有如此美丽多样的花型结构?为什么那么多美妙的气味也都给了花儿? 

我注意到,现在普遍的科学解释是,花儿的色彩和结构与昆虫传粉有关。大致的意思:植物的繁殖需要昆虫来传粉,为了吸引更多的昆虫以及不厌倦地传粉,花儿就不断进化色彩、气味和形状。

这其中还伴随着吸引、诱惑和欺骗。例如,兰花与昆虫之间,常常被描述成无数欺骗的故事,如兰花拟态雌性昆虫引诱雄性以及别的。这些故事往往让人感叹兰科植物不可思议的智慧。

这个沿着进化论而来的解释看来是非常合理的,那么我们因此是否可以得出一个有关美的结论了:美来自物种生存或者说生命延续的需要。不过如此说来,欺骗说看上去也不那么完美,既然是昆虫和植物协同进化,又何来欺骗?也许所谓的欺骗,正是昆虫的需要。 

关于花的形成,至今有一些假说。其中有认为花是从植物的叶、枝演变而来。这从花型上比较好解释,但是对于花的质感的突变和气味而言,还需要进一步解释。我们都能注意到,任何植物,其花的质感明显与植物的其他任何部分都不同,这也是花的美丽的一个因素。 

植物把大自然最丰富的色彩集中在花儿上,又通过花型、线条和色彩渐变等演绎出丰富和谐的色彩美。不过就大的色系来说,有一个统计:植物的花儿中,色彩最多的是白色,大概占到1/3,最少的是黑色,28%的花儿属黄色系,20%的花儿属红色系,17%的花儿属蓝色系。

从野花的角度看花儿,有一些有趣的现象。有的野花因为其特别美丽,被认为是野花中的“名花”,如绿绒蒿。但是这些名角之所以还是野花,就因为它们无法由人工驯化,只在山野开放。相反,有一些我们认为很美的栽培花卉,如蝴蝶兰、玫瑰等,其野生状态反而不是那么美。源于地理、气候、水质等原因,高原上紫外线强烈的地方,花的颜色会做出一定的反应。在北极苔原带的特殊湿冷和光照环境下,一些花儿会相对于植株显得更硕大些。

野花之美,充满未知和神奇。但是,在人类出现之前,有花植物就早早来到地球,等候我们有着审美需求的人类的到来——这看起来就像背后有一个导演在做精心的设计,我以为这个剧情是更为神奇的。

野花,其实只能说是一种通俗的相对的说法,不是科学意义上的概念。野花是一个庞大的群体,它们是花,但大多普普通通,不那么娇艳。不然也不会被叫做野花,而是被请到庭院花圃,受人欣赏、赞美。在寂寂山野,野花少人关注,甚至不被知晓。但是,它们存在过,灿烂过。一如这个世界许许多多的生命。(本文节选自《森林与人类》杂志2015年第4期《野花中国(上)》专辑的卷首语,作者:张连友) 

张北坝上的波斯菊。摄影/孙阁 

对水环境质量要求非常高的海菜花。摄影/吴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