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进新征程 建功新时代丨绿了、清了、通了、富了——乌江“涅槃”记

国家林业和草原局政府网 http://www.forestry.gov.cn/2022-05-14来源:新华网
【字体: 打印本页

新华社贵阳5月13日电 题:绿了、清了、通了、富了——乌江“涅槃”记

新华社记者李黔渝、郑明鸿

贵州毕节市赫章县海雀村,地处乌江上游,海拔2300多米,群山环绕,万亩林海苍翠连绵。

4月底,毕节市林业局为海雀村颁发了林业碳票。“有了这张林业碳票,我们村万亩林海所净化的空气未来将变成流通资产,老百姓又多了一条增收途径。”海雀村党支部书记文均福说。

30多年前,因喀斯特山区生态环境恶劣,当地陷入“越垦越荒、越荒越垦”的困境,森林覆盖率不到5%。从1987年开始,海雀村大规模植树造林,昔日“和尚坡”如今已成万亩林海,全村森林覆盖率达到77%。

运载磷矿石的货船从贵阳市开阳港区洛旺河码头出发,沿乌江航道顺流航行(2021年11月16日摄)。新华社记者 陶亮 摄

林业碳票是林地林木碳减排量收益权的凭证,是森林固碳增量作为资产交易的“身份证”,可作为贷款质押物,参与碳票存储、交易、融资等。

海雀村的这张林业碳票涉及林地面积7346.5亩,从2016年至2020年核算监测的碳减排量为34627.7吨。按近几年碳汇交易较低的平均单价30元/吨来计算,这张碳票预计可实现碳交易价值约104万元。

贵州省毕节市赫章县河镇乡海雀村风貌(2018年11月28日摄,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陶亮 摄

海雀村的生态治理是乌江流域生态修复的一个缩影。

乌江是贵州的母亲河,是长江上游南岸最大的支流。乌江流域承载了贵州省一半以上的人口和经济总量。前些年,由于生态脆弱、环保问题突出,乌江曾一度拉响生态警报。党的十八大以来,贵州以前所未有的力度抓生态文明建设,推进乌江流域生态修复,乌江迎来涅槃重生。

乌江流域拥有磷矿资源富集的磷化工生产基地。乌江治污,难在治磷。

“江水突然变白,手摸着还滑腻腻的。”遵义市播州区乌江镇的群众曾向记者反映,污染严重时,乌江镇河段整个江面被污水染成“米汤色”。

经勘测发现,污染源于乌江镇的一个名为34号泉眼的岩溶泉,泉眼附近的总磷和氟化物超标数百倍,泉眼下游的遵义境内断面全部为劣五类水质。其污染源头为距离泉眼16公里的贵州磷化集团生产所排放的磷石膏,磷石膏产生的含磷污水渗漏到地下,通过地下水系从34号泉眼集中涌出流入乌江。

贵州作为首批国家生态文明试验区,以“铁腕治污”手段攻坚克难,34号泉眼污染治理被列为贵州省环境污染治理“1号工程”。贵州磷化集团安全环保部环保主管王梅说,为解决污染问题,企业在泉眼出水口建起三期污水处理设施,汛期全系统开机,可实现泉涌水1.5万立方米/小时全部收集处理和达标排放,企业为此投入的环保治理费用达11亿元。

贵州省毕节市赫章县河镇乡海雀村风貌(2018年11月28日摄,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陶亮 摄

为解决乌江总磷超标问题,贵州坚持“标本兼治、源头优先、末端兜底”的治理思路,在磷矿、磷化工、磷石膏库“三磷”整治上突出刚性措施,通过实施一揽子污染防治措施,从根本上解决乌江磷污染问题。贵州省生态环境厅发布的数据显示,2021年,乌江干流水质达到Ⅱ类标准,流域水质总体为“优”,45个国控水质监测断面优良率达100%。

令人欣喜的变化不止于此。

乌江自古以来就是贵州联通外界的航运要道,2003年后,由于多个梯级水电站修建且没有同步建设通航设施,乌江“通江达海”水路被阻断。为打造“黄金水道”,贵州把乌江水运航道建设纳入交通建设总体部署。

2021年6月投入试运行的构皮滩水电站配套的通航工程,被视为贵州通江达海的关键。构皮滩通航水头高差达199米,采用三级垂直升船机运行,船只通过乌江构皮滩水电站都要搭乘“水上电梯”,呈现出“水在空中悬,船在天上行”的奇景。

近年来,构皮滩、思林、沙沱电站大型升船机相继投入运行,乌江水道全面贯通。2021年11月,贵阳港开阳港区北上长江首航,14艘货船运载6800吨磷矿,从贵阳港开阳港区出发,前往重庆涪陵。这标志着乌江“黄金水道”全线大规模复航,500吨级船舶可直达长江。

运载磷矿石的货船从贵阳市开阳港区洛旺河码头出发(2021年11月16日摄,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陶亮 摄

“我们已经签了20万吨水泥运输、30万吨矿石运输等合同,货运需求大。”遵义市余庆县领航航运有限责任公司负责人沈波说,公司去年购入5艘500吨级货船,计划再新购建10艘船,以满足运力需求。

乌江下游的思南县,萧条多年的贵州思南造船厂正在复苏,一片繁忙景象。造船厂负责人张珍强告诉记者,乌江去年复航后,船厂接到乌江轮船公司的一批客船和500吨级货船的制造“大订单”,大家信心倍增、干劲十足。

“贵州水运全面复苏将大有可为。”贵州省交通运输厅副厅长韩剑波说,乌江“黄金水道”的打通,不仅为“黔货出山”开辟了新通道,拉动了船舶装备制造业发展,还将带动产业兴旺,为沿岸群众提供新的就业机会。

500吨级标船通过遵义市构皮滩水电站通航工程中间渠道驶向第二级承船厢(2021年6月22日摄,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陶亮 摄

500吨级标船通过遵义市构皮滩水电站通航工程中间渠道驶向上游第一级承船厢(2021年6月22日摄,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陶亮 摄

运载磷矿石的货船沿乌江航道顺流航行,从石阡县河闪渡码头旁驶过(2021年11月18日摄,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陶亮 摄

运载磷矿石的货船沿乌江航道顺流航行,从石阡县河闪渡码头旁驶过(2021年11月18日摄,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陶亮 摄

运载磷矿石的货船沿乌江航道顺流航行(2021年11月18日摄,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陶亮 摄

运载磷矿石的货船沿乌江航道顺流航行(2021年11月18日摄,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陶亮 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