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治邦局长在福建调研集体林权制度改革工作时的讲话

国家林业和草原局政府网 http://www.forestry.gov.cn/2006-01-13来源:
【字体: 打印本页

贾治邦局长在福建调研集体林权制度改革工作时的讲话

国家林业局局长 贾治邦 (2006年1月13日)

我来过福建几次。这次在新的工作岗位上,又一次到福建来调研林业工作。时间虽然很短,但很受启发,收获很大。特别是对福建的集体林权制度改革有了进一步的了解,感受很深。下面,我谈几点认识和体会。
  一、对福建集体林权制度改革的总体印象
  从2003年4月开始,福建在过去林业“三定”、放权让利等历次改革的基础上,全面推开了集体林权制度改革。通过采取“二到三还”(产权到户、到人,还山、还林、还利于民)的政策,特别是从原来的“让”到现在的“还”,这一字之差,却充分说明这次改革比较彻底,真正实现了还山于民、还林于民、还利于民,使广大林农耕者有山、耕山有责、务林有利、致富有门,取得了十分明显的成效。
  从调研的情况看,福建省集体林权制度改革的核心内容和主要做法有三项:一是通过林地经营权和所有权的分离,把林地的经营权落实到户、到人,明确了林业产权,确立了林业经营主体。二是通过林权登记发证,以法律的形式落实了林农的经营权,确保了林农的处置权和收益权,真正实现了还山、还林、还利于民,老百姓非常高兴。三是通过建立健全林业要素市场和服务平台等配套改革措施,规范了林权的依法、有序流转,促进了人才、资本、科技等各种生产要素向林业聚集,盘活了森林资源,激活了林业发展的机制,缩短了林业经营周期,促进了林业发展和林农增收,带动了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全面建设。应该说,福建省集体林权制度改革是一次全面系统的改革,从三个层面步步深入,环环相扣,抓住了林业改革的内在规律,调整了林业生产关系,消除了体制上的束缚和机制上的障碍,适应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经济社会发展对林业的要求。
  通过实地调研和听取各方面意见不难看出,福建集体林权制度改革的成效是显著的:一是造林绿化成效显著。2005年福建全省造林突破200万亩,比往年翻了一番,同时森林火灾明显下降,盗伐、滥伐林木现象大幅减少。仅德化县造林就由2001年的1万多亩增长到2005年的近4万亩,森林蓄积量逐年增长,造林、护林成效十分明显。二是生态体系日趋完善。全省森林覆盖率达到62.96%,居全国第1位;森林蓄积量4.4亿立方米,居全国第7位;竹林面积占全国竹林面积的1/5,居全国首位;动植物物种资源丰富,种类约占全国1/3。三是林业产业快速发展。全省林业总产值由2003年的720亿元增加到2005年的920亿元;仅邵武市林改以来先后建立木竹加工企业42家,其中龙头企业就有18家,投资亿元以上的企业有4家。四是农民收入大幅度增加。南平、三明等重点林区农民收入的一半来自林业。邵武市上坪村全村人均每年林业收入达5200多元,全村有私家车5辆、货运车5辆、摩托车160多辆,70多户村民在城区购买了商品房,占总户数的1/3,村里的孩子从幼儿园到小学全在城里上学,村里每年拿出6万元为学生在城里租用了宿舍,周末雇专车接送。同时,全省年还利于民、反哺林业总额达18.58亿元,大幅度降低了农民负担,增加了农民收入。五是村级实力明显增强。据粗略统计,林区平均每个村集体每年从林业中收入可达3—5万元,一些重点林区县可达10万元以上,沿海地区平均每个村也在万元左右,确保了村集体有持续稳定的收入来源,有效调动了基层组织参与林业管理的积极性。这些都充分说明,福建集体林权制度改革是正确的、成功的,得民心、顺民意,深受广大林区农民群众的欢迎。
  二、福建集体林权制度改革的基本经验
  福建省集体林权制度改革创造了不少新经验,为全国林业改革探索了路子。初步归结起来主要有六条:
  一是坚持党政领导。福建省委、省政府对这次改革,在战略上高度重视,立法上不断完善,经费上尽力保障,机制上鼓励创新。这是改革取得成功最有力的保障,是最核心、最重要的经验。
  二是坚持依法办事。改革的每一步都严格按照《农村土地承包法》、《村民委员会组织法》和《森林法》等法律规定来操作,确保了改革依法、有序、健康、稳步推进。
  三是坚持试点先行。在改革的初始阶段,先进行不同类型的改革试点,在总结经验教训的基础上,再逐步推开,这是改革取得成功的好办法。
  四是坚持分类指导。全省各地因地制宜,不搞一刀切。有的均山到户,有的均权到户,有的成立股份林场,有的开展林权流转、期权买卖,完全符合各地的实际,维护了群众利益,得到了群众拥护。
  五是坚持尊重历史。对以往的山林承包、林权流转,尊重历史,正视现实,妥善处理,保持了政策的连续性和稳定性。
  六是坚持依靠群众。群众是改革的主体。改革方案的制定、重大事项的决策,都由村民经过多次讨论,并经村民会议或村民代表会议三分之二以上通过后才能实施,尊重了民意,体现了民主,实现了平稳改革。特别是林业部门扎实工作,当好党委、政府的参谋,积极沟通协调,切实解决遇到的各种难题。
  对于福建集体林权制度改革的经验,要认真、全面地进行总结,并在全国逐步推广,积极稳妥地推进全国集体林权制度改革。
  三、福建集体林权制度改革的启示
  福建集体林权制度改革的成功实践给我们很多启示,主要表现在四个方面:
  (一)福建集体林权制度改革不仅是林业内部生产关系的调整,也不仅是林业内部生产资料的重新分配,最重要的它是农村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改革的继续、深化和完善。福建省素有“八山一水一分田”之称,山林面积很大,森林资源既有经济效益又有生态效益,具有双重属性,同时林业生产周期长,林改又没有现成的经验,所以改革的困难更多、工作量更大、情况更复杂、任务更艰巨,是一项系统工程。山地和农田都是农民的命根子,是农村最敏感、最重要、与农民利益最密切的生产资料。农村联产承包责任制只是把农田落实到了户,比农田多几倍的山地还没有真正落实到户,这就难以充分释放农村劳动力的潜能,难以发挥山地的潜力,林农也就难以过上富裕的生活。因此,只有实行集体林权制度改革,农村改革才是彻底的、全面的、完整的。
  (二)福建集体林权制度改革充分调动了社会发展林业的积极性,极大地解放了林业生产力。这次改革,通过明晰林业产权,落实林业经营权,确保林农的处置权、收益权,给林农吃了“定心丸”,最大限度地调动了林农和社会发展林业的积极性。过去是“赶着农民种树,管着农民砍树”,现在由原来的“要我造林”变成了“我要造林”,“管好自家山,看好自家林”成为林农的自觉行动。林农护笋养竹,就象选女婿一样对待,把山上的一根根竹条当成了金条银条。改革使福建省造林面积大幅度增长,森林资源得到有效保护。
  (三)福建集体林权制度改革极大地激活了各种生产要素向林业聚集,加快了林业现代化进程。通过改革,吸引了林业内外各种生产要素向林业流动,促进了林业生态体系和产业体系建设,发挥了林业生态和产业两大属性及林业的多种功能。森林不仅发挥了十分重要的生态效益,其资源优势正在转化为产业优势,林业的社会效益也逐步得到充分体现。林业多种功能的发挥,加快了林业现代化进程,也必将促进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新农村建设要实现生产发展、生活宽裕、乡风文明、村容整洁、管理民主,这都与林业密切相关,林业在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中大有作为。
  (四)福建集体林权制度改革促进了农村经济的发展,巩固了基层政权。主要表现在“三增”:农民增加了收入,集体增强了实力,基层组织增强了凝聚力。几天来,我们看到的、听到的农民增收、村财增加、干群关系密切、村民关系和谐、乡村风尚文明等生动事实,都是改革成效的具体体现。邵武市铁罗村由原来的“上访村”变成了现在的“稳定村”,上坪村从原来的“三不通”实现了现在的电通、路通、电话通,还喝上了自来水,解决了少有所学、老有所养、病有所医、困有所帮等难题,真正使乡村社会逐步走向了和谐,真正使农村和谐社会的根基更加牢固。
  总之,福建集体林权制度改革抓住了林业发展的牛鼻子,破除了制约集体林发展的体制机制性障碍,展示了林业生产力发展的巨大潜力,带来了山绿、民富、人欢的新景象,体现了林业在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中的重要地位和作用。
  实践证明,集体林权制度改革,是农村经济社会发展的第二次革命,是农村生产力的又一次大解放,是破解“三农”问题的有效途径,对加快林业现代化进程,实现林业又快又好发展,推进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
  实践还证明,只有改革,才能有效消除长期制约林业发展的体制机制障碍;只有改革,才能有效释放农村劳动力的巨大潜能和林地的巨大生产潜力及调动其他各种生产要素向林业聚集;只有改革,才能充分发挥林业的双重属性和林业的多种功能;只有改革,才能充分发挥林业在构建和谐社会中的重要作用,保持林区的稳定;只有改革,才能充分发挥林业在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中的重要作用。因此,我们一定要认真总结福建集体林权制度改革的经验,认真研究林业在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中的地位和作用,找准位置,牵住牛鼻子,推动林业生产力的大发展,为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做出新贡献。
【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