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林业故事]半生逐兽觅草 “我尽心尽力尽职了”

中国林业网 http://www.forestry.gov.cn/2019-11-06来源:华西都市报
【字体: 打印本页

23年“深山护林人”张宣:
半生逐兽觅草 “我尽心尽力尽职了”

张宣把半辈子的时光都花在了深山里 (受访者供图)

  
  这两天张宣是瘸的。7月他去银厂沟搞监测,在过河沟时摔了一跤,把膝盖伤了,至今未愈。他自己没怎么放在心上,毕竟上山已经超过千次,摔跤是常事。
  从1996年到白水河工作开始,他在这23年一线林业工作中,遭遇过太多比摔跤更严重的情况:在山上迷路,没吃没喝冒着大雨撑一夜,艰难找到路回返;监测调研中滑下百米山崖,被一棵杜鹃树拦住,捡回一条命……这些年逐兽觅草,回顾山中半生岁月,他想了一会儿,用“尽心、尽力、尽职”简单地总结了自己的职业生涯,他说,“无怨无悔。”
  逐兽
  给大熊猫找食堂 为外国摄影师做导游

  张宣是林业一线资深“老人”了。他今年47岁,正值壮年,但他从1996年到彭州市国有林场入行算起,已经把半辈子投入到山野里。在林场工作巡山护林5年后,他被借调到彭州白水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除了巡山护林,还要进行生物多样性监测、红外相机监测等工作,工作内容增加了。”
  在“熊猫四调”时,他的主要工作是对大熊猫栖息环境和植被变化情况进行调查。“大熊猫可以食用的各种竹子有哪些,面积多大,好多数量,质量如何,都是我们需要调研的内容。”凭借对白水河的熟悉,他参与了多次区内调研,从大熊猫到雪豹,从“捡熊猫屎”到安装红外相机,30150公顷的白水河保护区里,处处留下了他的身影。
  2018年5月初的一天,热爱摄影与熊猫的比利时摄影师塞巴斯蒂安向白水河发出了入山申请,获批后,时任回龙沟保护站站长的张宣,在当月开展的常规巡护工作中带上了这位外国朋友。
  比利时人是第一次到彭州,他跋山涉水试图登顶牛坪山顶,但由于气候原因未能成功,也遗憾地没有遇见野生大熊猫。但半个月后,一个令塞巴斯蒂安惊喜的消息从白水河传来——张宣和同事们布下的红外相机,拍到了一只野生大熊猫的踪影,并记录下了它调皮捣蛋的过程。
  觅草
  滑下百米山崖 被杜鹃树救了一命

  虽然追逐动物很多年,但张宣还有一项别的本事——他对植物十分了解,近年来在涉及植物方面的工作也因此与日俱增。2005年底,张宣陪同中科院成都分院搞本地调查和标本采集,前后花了16天时间,行程数百公里。
  就在这一趟途中,他遭遇从业以来最惊险的状况。
  “当时海拔3200米左右,我们走到一个崖边,我一脚踩滑,摔了下去。”悬崖一侧是百米深沟,张宣背着包猛然下滑,心里一凉,觉得自己这次完蛋了,“真是命大,下面有棵杜鹃树,勾到我包包的背带,把我拦了下来。”随后,他被赶来的同事拖了上去,坐在崖边好一会儿才缓过劲来。
  即使如此,他仍走完了全程。在这一趟里,科研队伍最后一共采集了800多种保护区植物标本,做了数十个样方。
  “我们保护区的一线人员,基本上都有风湿病和关节炎。”10月18日接受采访时,张宣对自己的膝伤迟迟不能痊愈显得有点焦虑,“年纪大了,恢复得慢了。”他仍念着进山,有一股闲不住的冲动。
  “如何总结这些年的工作呢?”面对这个问题,他想了一会儿,朴实又诚恳地说:“我尽心、尽力、尽职地完成了自己的本职工作,无怨无悔。”(记者 杨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