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林业故事]张玉民:“活成一棵带来希望的核桃树”

国家林业和草原局政府网 http://www.forestry.gov.cn/2020-02-10来源:农民日报
【字体: 打印本页

张玉民:“活成一棵带来希望的核桃树”

  隆冬清晨,太行山区的气温已是零下六七度。山西省沁县松村乡朝仁村的东坡圪梁上,年近60岁的张玉民爬上核桃树修剪枯枝。
  20多年来,张玉民坚持如此。而他引以为傲的正是放眼望去的1300多亩核桃林。
  “这可是朝仁村乡亲们发家致富的本钱,作为乡土技术专家,没理由不上心。”张玉民说。
  年轻时的张玉民,当过国企员工,干过采购,跑过大江南北,别说在朝仁村,在县范围内也算是见过大世面的人。
  1996年,干采购风生水起的张玉民,拗不过乡亲们的劝说,回村当上了村委会主任。
  从搞采购到带领群众发家致富,这完全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个“专业”。张玉民不服输:“只要够优秀,在任何岗位上都能发光发热。”
  和太行山区的大多数乡村一样,朝仁村山高、沟深、缺水,耕地也不算肥沃。
  种点什么能致富呢?张玉民日思夜想,听说大枣的市场效益不错,便跑到市林业局建在黎城的一个种苗基地取经。他骑着自行车走了一天,到了基地一看,人家培育的是核桃苗。“沁县的土壤、气候条件不适宜种枣树,试试核桃树吧。”专家的一席话,让原本内心已经凉透的张玉民重燃希望。
  说干就干,1998年,张玉民在东坡圪梁上种下了500亩核桃苗。寒来暑往,在精心管理下,核桃树3年后挂了果。
  “产量倒还可以,但树却不断发病。”3年的摸索让张玉民意识到,无论从哪里引进树苗,无论它的品质有多好,必须进行本土化培育,才能适应当地水土。
  本土化培育意味着驯化品种,对于“门外汉”张玉民来说是难上加难。“成天围着那几棵树转,天气越不好,他越上劲,说是只有在天气变化的时候才能发现问题。看树就像看初恋似的,两眼放光。”不顾妻子的怨气,张玉民干脆把家搬到了田间地头。
  在多年的实践中,张玉民成功筛选出了“鲁光”“香玲”“中林1号”“辽核1号”4个在本地丰产、优质、抗逆性强的适栽品种,探索出了核桃嫩枝插接、延时两步嫁接法,核桃高接换优成活率达到85%以上。
  如今,朝仁村成为全市有名的有机核桃产业基地,全村核桃种植面积达1300亩,全村仅核桃种植人均年收入达8000元。当年回村时,张玉民带领村“两委”制定的“5年建成全新朝仁村、10年收入翻三番”的目标,也如愿实现。
  在带领乡亲们脱贫致富后,张玉民主动辞去了村“两委”职务,一门心思搞起了技术,致力于技术推广。
  十几年来,张玉民在沁县推广优良核桃品种6.8万亩,实现核桃高接换优2.8万亩,培训核桃种植乡土技术人才6800多人。
  2017年,一场倒春寒使得山西的核桃几近绝收,朝仁村也没能幸免。得知黎城县一个种植户在山坡上发现一棵没有被冻坏的核桃树时,他立刻动身跑到黎城县的大山里实地查看。“当时兴奋坏了,剪了几个枝条就往回跑。”他说。
  如今,利用嫁接技术,张玉民已经培育了新一代抗春寒品种,试验面积40多亩。村民说,新品种的抗寒效果不错,核桃树的春霜冻害问题得到了解决。
  2019年11月,张玉民被评为全国首批林草乡土专家。“对我来说,那只是个名头,关键还是要钻研技术,带给老百姓实惠。”他说,希望自己能活成一棵带给村民希望的核桃树。(冯波 记者 马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