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木传奇]枸杞益众生 演绎中国红

国家林业和草原局政府网 http://www.forestry.gov.cn/2020-02-14来源:中国绿色时报
【字体: 打印本页

  推荐词
  枸杞,实乃有品、有位、有文、有为之木,中华文化八大吉祥植物之一。面对没完没了的愁和忧,马不停蹄的奔波和劳累,人们常常戏谑“人到中年不得已,保温杯里泡枸杞”。枸杞子可入药、嚼服、泡酒、熬粥、煲汤……吃法多样,《本草纲目》里说枸杞“久服坚筋骨,轻身不老,耐寒暑”。

  树木档案
  枸杞,说棘如枸之刺,茎如杞之条,得名。看看它的其他名字,羊乳、却暑、仙人杖、西王母杖、天门精、却老、地骨、明眼子……都属于强筋壮骨类型。植物学上的枸杞为茄科枸杞属的落叶灌木种。

  

滋补佳品中国枸杞正在走向世界。中新社记者 孙睿摄

 

  枸杞是茄科枸杞属的落叶灌木,它通任督二脉,行无限花序,同茄子辣椒番茄一样,一边开花,一边结果,需要一茬茬地摘。
  枸杞品种丰富。长圆、扁圆、椭圆、圆圆的果果,应有尽有。最常见的是红枸杞,“六月杞园树树红,宁安药果擅寰中。千钱一斗矜时价,绝胜瘐田岁早丰”(清·黄恩赐)。此外,还有橙色、黄色、紫色、白色等多种颜色的枸杞。前几年,市价高昂的黑果枸杞,虽子润五脏,却也钱熬六腑。

 

小小红枸杞支撑大产业。 李佳佳供图

 

  本草上品
  枸杞,殷商时期甲骨文就有之。在与《黄帝内经》《难经》《伤寒杂病论》齐名的中医四大经典之《神农本草经》中,枸杞与人参、甘草、杜仲、茯苓等拜“上品”。《本草纲目》也载,枸杞“春采叶,名天精草;夏采花,名长生草;秋采子,名枸杞子;冬采根,名地骨皮。”人们常说,“滋肾补肝又明目,枸杞加上粥里香”。
  现代研究证明,枸杞含有多种功能成分,如枸杞多糖,可以预防心脑血管疾病和癌症;甜菜碱提取物可以改善由糖尿病引起的肾病;花色苷,可以抗氧化。2017 年中科院苏国辉院士团队发现了红枸杞中的一个重要的元素——枸杞红素,它是类胡萝卜素的一种,科学名字“玉米黄素二棕榈酸酯”,是一种脂溶性的聚异戊二烯类化合物,含有大量共轭双键,具有较强的抗氧化和抗衰老作用,可治疗酒精性肝损伤等多种疾病。
  郑板桥曾题“百尺梧桐阁,千年枸杞根”,枸杞广布中国各地,日本、韩国、朝鲜、蒙古、尼泊尔、巴基斯坦、泰国以及东南亚都有分布,然而南美洲才是枸杞属植物自然分布中心区域。

 

枸杞花

 

  食界新位
  “枸杞配红枣,桂圆伴百合”,一定程度上表现人们的幸福生活。
  早年,传说它是达官贵人的珍品,如今,已入寻常百姓家。“人到中年不得已,保温杯里泡枸杞”一度登上热搜话题,“喝枸杞”已经成为养生保健代名词了。我国是世界枸杞的最大产区。宁夏、青海、甘肃、新疆、内蒙古、河北,纷纷抢滩市场。除了传统的枸杞子“干货”,枸杞汁、枸杞浆、枸杞粉、枸杞糖、枸杞酒、枸杞油、枸杞醋、枸杞面膜、枸杞胶囊、枸杞泡腾片……产品多样。
  枸杞,果粒柔软,味美甘甜,维基百科里,西方国家称之为“super food”(超级水果)。我们期许它也像圣女果小西红柿一样,早日把普世的爱和健康撒播人间,通过选育适鲜新品种,冷链快送、云联食客。
  除了枸杞的果子,枸杞叶也是美味。在华南地区的菜市场里,经常会看到一把一把细长带刺的“树枝”,上面有卵形的小叶子,那就是枸杞叶了。天精草、地仙苗、枸杞尖、枸杞苗、枸杞菜、枸杞头都是枸杞嫩叶的不同名字。
  枸杞种子油可制润滑油或食用油,还可加工成枸杞子油保健品。

 

山东省邹城市孟庙的桧寓枸杞 李佳佳供图

 

  养生代言
  宁夏vs陕西有一绝对“红黄蓝白黑,五珍献瑞;字史酒医诗,诸圣流芳”,说的是宁夏枸杞、甘草、贺兰石、滩羊皮、发菜,特产丰富,陕西许慎、司马迁、杜康、张仲景、杜甫,名人荟萃。
  “枸杞”一词在青年一代中颇有“群众基础”。“熬夜敷面膜,喝酒泡枸杞。”是用横批调侃“佛系青年”。大家常说的还有,“太极巧克力,枸杞维他命”“旺仔罐里泡枸杞,红枣肉中夹核桃”,“生活不止眼前的枸杞,岁月还有肩上的鸭梨”“枸杞难挡岁月催,杯里再加点当归”……
  秋天,枸杞产区的家家户户院落里晾满枸杞,房顶上也是红彤彤一片,遍地红勾勒出荒漠高原、天山南北一幅幅大美的世界。

 

枸杞茶 李佳佳供图

 

  世界最盛
  全球有枸杞近百种,中国尽管不是分布中心,但产业世界最盛。特别是在西北地区广袤的荒丘上,勤劳的中国人民种满枸杞,收获满满幸福。据国家林业和草原局2018年统计,我国枸杞栽培面积16万公顷,年产量41万吨,年出口量11万吨,产值187亿元。
  目前我国大规模栽培和开发利用的枸杞只有宁夏枸杞、枸杞(也叫“中华枸杞”)两种,是我国已知11种枸杞的绝对先锋。目前,宁夏、青海、甘肃形成了“三方争霸”,或者加上新疆“四地争雄”的产业布局。
  每年5月至9月,豫、蜀、甘、陕的枸杞一路西行,从“塞上江南”采到“戈壁荒滩”。华东江浙沪、华中粤桂鄂、西南云贵川等地,则喜欢掐食枸杞苗嫩茎,规模小,产业微。
  国内宁夏农林科学院、中科院华南植物园、南京林业大学、甘肃农业大学等多个单位的科技工作者采集、引种,保育了几千份的枸杞种质资源。科研工作者着力研发适宜机械作业的生态栽培模式,已经育成枸杞良种33个,获得植物新品种权19件。在青海柴达木五龙沟、内蒙古额济纳旗等地,还发现了大片的野生枸杞古群落。在苏州保圣寺,保有4株百岁枸杞,山东孟庙桧寓中的枸杞已有900年的历史了,依然枝叶繁茂、红果簇拥,天下人慕名而游。
  目前,韩国选育了20个枸杞品种,日本、英国、美国、加拿大、埃及、罗马尼亚等国都不同程度投入到枸杞研究和产业开发中。(李佳佳 陈占平 郭起荣)

 
  作者简介
  李佳佳南京林业大学硕士生,从事枸杞经济林研究。
  陈占平青海省海西州生物资源研究所助研,主要从事柴达木盆地植物繁育研究。
  郭起荣南京林业大学教授,长期从事种质资源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