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19年生态巨变:山脉重披绿衣,大地森林归来!

中国林业网 http://www.forestry.gov.cn/2017年08月08日来源:四川在线
【字体: 打印本页
  
8月5日,眉山市黑龙滩库区绿意盎然,这里的森林覆盖率已达64%。 张忠苹 摄(视觉四川)
  
  长江,穿行于四川腹地,犹如一支利箭,从西向东,射向茫茫大海。在它的身后,是巍峨的川西北高原,是高低起伏的山地丘陵。自1998年以来,四川的森林覆盖率从24.23%提高到2016年的36.88%,超过上世纪中期。川江的浑水期从每年300天下降至不到120天,泥沙含量减少一半以上。
  过去19年,蜀中高原和山地共同见证了一场生态巨变:山脉重披绿衣,大地森林归来!
  【砍树】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四川森林经历过严重的开发破坏,绿色在当时的四川大地上越来越少
  地处祖国西南腹地的四川,是长江、黄河重要的发源地、涵养地、集水区,境内1000多条河流中约有96.6%属长江水系,被称为“长江上游生态屏障”“中国半壁江山的水塔”“生物多样性的宝库”。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四川森林经历过严重的开发破坏。10多万森林工人开进大山,无数参天大树变成铁路枕木、矿井棚架、木炭……
  “树真粗啊,3个人都抱不过来!”回忆起1976年第一次进入马尔康的原始森林,唐松两眼放光。当年,他只有20岁,天不亮就背着斧头油锯,和师父轮流蹲在地上开“基口”。马尔康林业局辖区有570万亩,唐松入职那年,1200多名伐木工人在此会战。
  一棵棵柳杉倒下,接着去枝、剥皮、截断,吊上索道钢缆滑到山脚,转运到岷江之畔。然后顺流而下,漂向下游。到1998年,唐松转战了9个工区。这意味着,有9个山头被剃成光头。
  “我砍过的树子有20万方,差不多1500亩林子。”1998年5月1日,面带微笑、身披红绶带的唐松在人民大会堂接过“全国五一劳动奖章”。
  那时,伐木工人、开荒者一步步逼近、逼退山林,绿色在四川大地上越来越少。
  恩格斯说过,“人类每一次对自然界的胜利都必然受到大自然的报复”。
  1994年,一场山洪让马尔康公路中断了半个月;1995年,四川水土流失面积已近20万平方公里,年土壤侵蚀量达9亿吨,是长江最大泥沙输出地;1998年,长江流域遭遇百年罕见的特大洪水……
  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期,国家开始控制天然林采伐量,启动长江中上游防护林建设。1996年,根据中央领导指示,四川着手制定“把‘森老虎’请下山”的森工转产脱困方案。
  1998年大洪灾过后,中央果断决定在长江上游彻底停止天然林商品性采伐,实施天保工程,伐木人变成造林人和护林人。次年,中央再出重招,在四川率先实施退耕还林工程。
  划时代的大转折,拉开了序幕。
  
  
若尔盖县崇尔乡生态林下,梅花鹿在山间奔跑。 记者 吴传明 摄
  
  【种树】天保工程、退耕还林以及大规模绿化全川行动,广袤的森林构筑起长江上游重要的生态屏障
  夹金山林业局纪委书记蒋奕全至今仍然记得这个日子——1998年9月1日。这一天,四川正式启动天保工程,昔日砍树人正式变身植树人。
  那一天,细雨蒙蒙。宝兴县城东南角的林业局大院里,临时搭建的讲台下,堆着20台油锯、800多把斧头,上面贴着盖有鲜红公章的封条。挤在场院的每个人,表情复杂。
  上午10点,四川省禁伐封锯及天然林保护工程启动仪式正式开始。作为技术员,蒋奕全第一个走上台,在交出工作7年来的采伐作业资料时,“嘴唇都咬出了血印”。
  “一棵都不准砍了,再砍要进局子,还要摘领导帽子。”台上,一遍又一遍在宣讲政策;台下,一双双长满老茧的手在抹眼眶,不知擦拭的是雨水还是泪水。
  随后的几个月,上百名工友或退休或转岗或离职。蒋奕全留下来继续当技术员,只不过,他的图纸上不再是伐木流程,而是造林规范。
  从开发砍伐到保护再造,历史性的转变由此开始。1998年和1999年,天保工程和退耕还林先后启动。
  天保工程启动后的首个秋季造林季,始于1998年国庆节之后。蒋奕全每天带着工友们上山栽树。每人背七八十斤重的苗子,爬三四个小时上山。树坑深40厘米、直径40厘米,前后左右隔一米,每人栽完200株才能下山,手上全是血泡。
  1999年3月12日,退耕还林启动后的首个植树节。当天,开荒者陶永贵背着20株马尾松向曾经的玉米地走去。山上土太薄,每栽一棵树,要从山下背上40公斤土打窝。一个春季下来,他用坏了3把铁锨和4个背篓。
  建设力度还在加码。2000年,四川省委省政府作出建设长江上游生态屏障的庄严承诺。天保工程和退耕还林,成为这道屏障的脊梁。
  为了那一江清水,天保工程实施的第一年,夹金山林业局染绿5万亩荒山。退耕还林启动的第一年,陶永贵栽下800多棵树苗,2005年,林子长满了当年的垦荒区。
  到2010年,森工造林队伍已找不到荒山了。他们中的3万多人转为1.8亿亩国有公益林的管护员,日复一日地行走在人迹罕至的大山深处。同一年,四川完成第一轮退耕还林造林任务,1336.4万亩陡坡耕地变成森林。这个数字,位居全国第三。
  青山为证。1998年以来,四川净增森林面积6万平方公里,林地面积达到24万平方公里,占全省面积的一半,广袤的森林构筑起长江上游重要的生态屏障。
  更大的行动在持续展开。
  四川省委十届七次全会作出“开展大规模绿化全川行动”决策部署以来,全省共完成营造林1686万亩,义务植树5809万人次、植树2.6亿株。其中,2016年完成营造林1113.7万亩,创近年来新高。
  2017年,四川将完成营造林1000万亩确定为年度目标。今年上半年,已完成营造林572.3万亩。
  
  
蒲江县成佳镇绿茶公园,自行车骑手在松林茶山间竞赛。 祝纯健 摄(视觉四川)
  
  【归来】森林归来,带来金山银山。四川一边不断发现绿色银行的兑现密码,一边持续释放改革活力守护绿水青山
  森林已经归来。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保护生态环境就是保护生产力、改善生态环境就是发展生产力”……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央深刻洞悉从工业文明到生态文明跃升的发展大势,把生态文明建设作为“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和“四个全面”战略布局的重要内容,将“绿色”发展上升为经济社会发展的基本理念。
  四川省委省政府坚定贯彻中央要求,以对绿色理念的彻悟和坚守、对中华民族永续发展的使命和担当,系统部署长江上游生态屏障建设。一边不断发现绿色银行的兑现密码,一边持续释放改革活力守护绿水青山。
  19年筚路蓝缕,纤弱的幼苗长成了年轻的森林。
  宝兴县,93%的国土面积已恢复为林地。林荫下,中药材已扩展到14万亩,去年农民人均从林业上获得的收入占总收入的三分之一。大田乡、双溪乡、清溪镇,汉源县,曾经荒山连荒坡的贫困乡村,今天漫山遍野是苹果、樱桃、梨树、花椒。花季游客满山坡,秋天客商来收果。
  川南林业局、夹金山林业局、天全县伐木场……成立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这些国有森工企业,经历了伐木和造林两种激情岁月之后,不仅还世人更大的森林,还吸引八方投资者依托林区打造旅游龙头企业,带动各族农牧民进入旅游产业。
  10年来,四川生态旅游总收入增长192倍。去年收入超过770亿元,一年的产值,就超过天保工程、退耕还林中国家和地方财政19年来的总投入。今年上半年,四川实现林业总产值1740亿元,并连续35个季度跑赢全省经济增速。
  19年筚路蓝缕,四川用改革激发出守护绿水青山的活力。
  集体林改11年来,四川非公有制造林(市场主体和民间造林)占比始终占七成以上,成为长江上游生态屏障建设的主力军。深化集体林权制度改革,通过土地流转、股份合作、托管等形式,增强林业龙头企业、林业专合组织、家庭林场等新型经营主体造林营林的活力。
  革新护林造林模式。这两年,一个崭新的角色在林业战线出现——生态护林员。马边县劳动乡,生态护林员张华平上任3个月,村里的集体公益林再没被盗砍过。从去年开始,四川累计从贫困户中遴选3.1万名生态护林员,管护集体林公益林面积超过6400万亩。
  林海浩瀚,百鸟歌唱,一曲生态经济加速发展、林权改革纵深推进的绿色欢歌已在巴山蜀水间唱响。(记者 王成栋 董世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