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给大熊猫的人

中国林业网 http://www.forestry.gov.cn/2017年12月07日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字体: 打印本页



韦华(右)和同伴前往大熊猫野化训练场(资料照片)。 新华社发(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提供)



11月23日,大熊猫“八喜”离开转运笼之后奔向丛林深处。 杨 进摄(新华社发)



大熊猫野化训练场所在的天台山。 新华社发


 

  11月23日,大熊猫“映雪”“八喜”放归自然。这是全球第二次同时放归两只大熊猫。经过两年多的野化培训,“八喜”“映雪”生长发育良好,并跟随母亲掌握了基本的野外生存技能和逃生本领。经过专家论证,这两只大熊猫已经具备野外生存能力。 杨 进摄(新华社发)
 


 

  虽然全身大的伤情得到了治疗,但韦华的右手肘关节钙化,左手肌肉力量退化,双手难以打直,左手小指已经萎缩。图为韦华在练习自己喝水。 新华社记者 陈 燮摄




韦华(右)通过无线电确定大熊猫位置(资料照片)。 新华社发
 

  11月23日,四川栗子坪。笼门拉开,大熊猫“八喜”和“映雪”冲出笼子,一溜烟奔入森林,回归大自然。
  为了这一刻,许多人付出了辛劳,甚至鲜血。至今还在医院治疗的韦华就是其中的一位。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的仫佬族青年研究者韦华,2016年底意外被大熊猫攻击,一度命悬一线。“八喜”回归大自然这天,得到此消息的韦华露出欣慰的笑容。
  韦华来自我国唯一仫佬族自治县——广西罗城县,是当地小有名气的仫佬族野生动植物保护学硕士。毕业后韦华在桂林有一份稳定的工作,2012年他到大熊猫中心雅安基地,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这里。经过一年考虑,韦华瞒着家人,辞去了工作,到四川,当上一名普通熊猫科研者。
  父母唯有苦笑,由他去了:“这个儿子,是‘嫁’给大熊猫了!”
  2016年12月,韦华照看的大熊猫“喜妹”在野化培养中,护崽心急,猛地扑倒了他……经过抢救,韦华的命保住了。一般人被咬伤后会有心理阴影,韦华却盼着早一天好起来,继续陪伴大熊猫:“不知道下次见‘喜妹’,它是什么表现?”
  韦华受伤后,问候和致敬不断从世界各地传到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传到韦华身边。
  保护研究大熊猫之路充满艰辛。韦华的受伤,让人们想起被大熊猫追得口吐白沫的“大熊猫之父”胡锦矗,想起被大熊猫咬伤过的邓耀楷、张和民,想起在山野调查迷路四天的王鹏彦、苏杰光……
  经过长期努力,中国大熊猫保护连续取得世界级成就,大熊猫种群命运的变迁让世界看到了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希望。
  这种希望,是无数韦华这样的人用辛劳甚至鲜血点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