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学敏副局长“相持阶段”与生态保护

中国林业网 http://www.forestry.gov.cn/2005年06月17日来源:办公室
【字体: 打印本页

“相持阶段”与生态保护

赵学敏

    一、中国林业生态建设处于“治理和破坏相持的关键阶段”是实践的结论,反映了国际林业发展进程的普遍规律,与当前世界生态状况基本吻合
    林业发展划分阶段是国际通行的理论。国际林业发展进程包括5个阶段:森林原始利用阶段、木材过度利用阶段、森林恢复发展阶段、多功能利用阶段、可持续发展阶段。在森林恢复发展阶段又分为3个阶段,边治理边破坏、破坏大于治理阶段,破坏和治理相持阶段,治理大于破坏的恢复发展阶段。
    我国林业生态建设正处于“森林恢复发展阶段”中的“破坏和治理相持阶段”这个判断,是从发展实践中得来的,是用大量科学研究数据佐证了的,经过专家分析判断得出的结论。这个判断不是一般科学论证或推论,而是实践发展情况实事求是的说明。这个判断符合科学规律,是有客观标准依据的。把握好这个判断,明确当前林业生态建设的形势和所处的位置,在继续推进生态建设进程,实现人与自然和谐相处和构建和谐社会中具有不可估量的意义。
    最近联合国发表的《千年生态环境评估报告》,对当前全世界的生态状况做出了类似中国“相持阶段”的判断。来自世界95个国家1360位不同学科的专家历时4年对地球生态状况进行评估,得出了两大结论:一是全球面临的生态问题很严重。人类在过去的50年里比有史以来任何时候都更快速、更严重地打乱了生态系统。报告着重调查了生态系统给人类提供的24项服务,其中水资源、渔业资源、气候调节、自然灾害、疾病与寄生虫控制等15项已经恶化了。二是虽然问题很严重,但通过生态建设,生态环境恶化的势头可以扭转。《千年生态环境评估报告》提出了4种解决模式,但解决模式的推广效果怎么样,一定要考虑人觉悟时间快慢的因素,而且还要考虑世界总的政治形势和各国实行的社会制度等因素。联合国的《千年生态环境评估报告》对世界生态状况的结论,与我们讲的我国林业生态建设正处于“治理与破坏相持的关键阶段”的判断是基本一致的。
    “相持阶段”反映了事物发展过程中的普遍规律。当事物积极因素积累到一定程度,到了可以同消极因素抗衡的时候,就出现了“相持阶段”现象。“相持阶段”最大的特点,就是事物发展的不确定因素,有可能一帆风顺向前发展,也有可能遇到挫折倒退回去。我国林业基础薄弱,加之遭到几次大的破坏,虽然这几年发展很快,但进入“相持阶段”后,仍然是脆弱的、艰巨的和发展前途不确定的,甚至还会出现反复。主要表现在:一是成绩和问题都很突出,生态建设随时都会有奇迹般的进展,也随时会有不同程度的破坏,到处有青山绿水,到处也有破坏发生,这就是“相持阶段”的相持现象。二是“相持阶段”向前发展和向后滑坡的空间都很大。由于我国正面临发展的重要战略机遇期,人们追求经济发展的愿望十分强烈,把握不好就有可能使林业生态建设的指导思想、工作重点出现摇摆,影响“相持阶段”的发展。三是整体好转和局部破坏都同时存在。我国地域辽阔,各地生态建设进展极不平衡,就是林业行业内部发展也不平衡。这些都给“相持阶段”工作带来了艰巨性,正是这个意义说明了“相持阶段”工作的重要性、关键性。
    二、“相持阶段”生态建设的长期任务是实施以生态建设为主的林业发展战略,实现治理大于破坏的目标必须建设健全完善的陆地生态系统
    我国林业生态建设正处于“治理与破坏相持的关键阶段”,这是在原来破坏大于治理的基础上的发展、进步,这个发展、进步是实施以生态建设为主的林业发展战略的结果。
    这个战略的核心是生态建设。首先是实现了从以木材生产为主向以生态建设为主的历史性转变,就是过去大量砍伐木材,变成现在大规模植树造林,恢复植被,不砍树或有计划地少量砍伐,或者抚育更新间伐。以对原来破坏的生态恢复治理为中心,包括对生态资源的保护,整合实施六大林业重点工程。由于六大工程和全民义务植树运动的推动,从2002年起,全国每年造林1亿亩以上,保护野生动植物及其生境、保护湿地的保护区由原来的700多个发展到1900多个。我国生态专家、学者开展的林业可持续发展战略研究,提出了以生态建设为主的林业发展战略,建设山川秀美的生态文明社会。《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加快林业发展的决定》确定“以生态建设为主的林业可持续发展道路”。这是要长期贯彻执行的战略。
    按照生态学原理和有关专家的论述,生态建设就是生态系统建设,主要对生物及其所处的环境新建、保护和改进、改善,使生物包括人在内与其所处环境形成相互和谐、相互依存的生态系统,实现可持续发展。
    生态建设与环境保护是两个有联系的根本不同的范畴。环境保护除了对生物环境,更主要的是对更广泛的自然环境、物理环境进行保护、治理和改善。两个对象不相同,生态建设的对象是生态系统,而环境保护的主要对象是自然环境。进行的方式也不尽相同,前者是以培养、扶持新的生物为主,形成健全完善的生态系统,后者是以治理“三废”(废物、废料和废气)为主,净化改善环境。目前世界上公认地球是最大、最主要的生态系统,包括海洋、森林、湿地、草原、沙漠等,中央林业决定明确“森林是陆地生态系统的主体”,湿地是陆地与海洋过渡、复合、特殊的生态系统。按我国行政分工,国家林业局负责森林、湿地和防沙治沙工作,那么林业生态建设就应该包括森林生态系统建设、湿地生态系统建设和防沙治沙工作等,就是陆地上生态建设的大部分或者主体,也是以生态建设为主的林业发展战略的主要任务。
    既然,以生态建设为主的林业发展战略的主要任务是生态建设,那么进一步推进我国林业生态建设从“治理和破坏的相持阶段”向治理大于破坏方面发展,就必须着眼于陆地生态系统建设。森林生态系统建设是陆地生态系统建设的主体,首先要健全森林生态系统。强大健全的森林生态系统影响和关系到陆地生态系统,是陆地其他生态系统的基础。要继续大力营造森林,扩大森林总量,提高森林质量。我国的森林无论数量和质量都远远不够,什么时候都不能说我国的森林造得多了。要继续加强和扩大已被实践证明是成功的六大林业重点工程建设,如已被国务院批准的长江三峡防护林工程、青海三江源湿地保护工程和正在规划的退耕还林工程、沿海防护林体系建设工程等。要根据不同地区对林业发展的要求和影响生产力发展因素,进行林业生产力布局的优化配置,从而在一段时间内,全面形成“东扩、西治、南用、北休”的林业发展基本格局。东扩就是在华北、华东我国粮食的主产区,也是少林地区,发展平原林业,扩展林业产业链;西治就是在我国的生态环境最脆弱、生物多样性最丰富的“三北”地区、西南峡谷和青藏高原地区加速绿化,综合治理;南用就是在我国的南方地区和沿海热带地区大力发展商品林基地和林业产业;北休就是东北林区要加大天然林保护的力度,使森林资源休养生息。同时,加大森林资源保护的力度,特别是天然林保护,野生动植物保护,加快自然保护区建设,形成森林植被、林草结合和野生动植物和谐共生的森林生态系统。其次是加强湿地生态系统的保护、管理和建设。湿地生态系统具有森林生态系统不可替代的作用,是陆地生态系统的重要生态系统。由于对湿地生态系统认识和重视比较迟,破坏和占用严重,我国现在仅存的湿地只占陆地面积的3.77%,几乎是全球的6%一半,而且现在只有40%的自然湿地建立了自然保护区。所以,建立湿地管理体系,制定湿地保护工程规划和加快湿地立法势在必行。第三是林草结合,加大防沙治沙力度,促进改善沙漠、草原生态系统。第四是把建设生态文明、生态文化和增强生态道德意识,作为生态建设的重要内容来抓,采取多种形式,包括加强对青少年进行生态道德教育,形成全社会、全民抓林业生态建设的热潮。
    三、野生动植物保护是生态系统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我国生态建设相对薄弱的环节,“相持阶段”必须大力加强野生动植物保护工作
    在我国林业生态建设整体上处于“治理与破坏相持的关键阶段”,我国的野生动植物保护工作处于一个什么样的位置?相对于其他林业生态建设工作,我国的野生动植物保护工作由于起步晚、基础条件差、资金投入少且资金到位率仅为10%,加之法律不配套,发展条件严重滞后,可以说我国的野生动植物保护是处于林业生态建设“治理与破坏相持关键阶段”的较低层次,甚至某些区域刚刚迈入“相持阶段”的门槛,而有些区域则处于破坏大于治理的阶段。为什么这样说呢?这是由我国野生动植物保护工作的现状决定的。一是生物多样性保护和社区发展不平衡;二是湿地保护管理机构、编制和相关配套措施没有解决,保护管理力度不够;三是立法、执法监管体系不健全;四是野生动植物可持续发展的政策不配套不完善;五是野生动植物协会作用发挥不充分;六是行政许可廉洁、安全办证的制度、程序不健全等。因此,在实施以生态建设为主的林业发展战略,推进“相持阶段”向前发展的过程中,我国的野生动植物保护工作面临的形势更严峻,任务更艰巨。
    森林是陆地生态系统的主体,以森林为主的生态系统包括野生动植物、湿地、水、微生物等,野生动植物则是整个生态体系中最鲜活的内容,野生动植物保护是生态系统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在以生态建设为主的林业发展战略实施过程中,野生动植物保护的重要性就逐渐显现出来。这是因为生态建设是整个生态系统体系的建设,如果我们只抓造林,不抓保护,那么生态建设的成果就不可能得到巩固,就不能推进“相持阶段”向前发展。因此,在目前我国的野生动植物保护工作处于“相持阶段”较低层次的情况下,全面贯彻好中央林业决定,搞好生态建设,加大保护力度,把建设和保护提到并重的位置显得相当重要。
    在推进林业生态建设“相持阶段”向前发展的过程中,野生动植物保护工作要成为林业生态建设的一个亮点,就必须把握好“相持阶段”的林业发展规律,以推进“相持阶段”向前发展为主线,以思想和机制创新为先导,全面做好以下十个方面的工作:一是进一步加快自然保护区建设,组织编制《全国林业自然保护区建设规划》,提出全国林业自然保护区发展和布局的重点,强化对自然保护区建立的宏观指导,解决建设中出现的分布不均、类型不齐、网络布局不合理等问题;二是进一步强化执法监管和监管体系建设,切实制止破坏野生动植物、湿地和自然保护区资源的违法犯罪活动,强化野生动植物保护的执法监管工作;三是加大湿地保护力度,建立全国湿地保护工程机构,编制全国湿地工程规划;四是尽快建立野生动植物、湿地和自然保护区资源监测体系;五是加快野生动植物、湿地和自然保护区立法工作;六是加强指导和完善机制,促进野生动植物繁育利用和产业的健康发展;七是本着服务、便民、廉洁、高效的原则,改善行政许可审批工作;八是按照“慎用钱”的原则,严格做好项目审定和资金管理工作;九是进一步加强生态保护宣传工作力度;十是加强基层组织建设,建立健全野生动植物保护工作的基层组织。这十项工作是保护系统在“相持阶段”的重点工作,各级野生动植物保护部门都要紧紧围绕这些重点来开展工作,实现我国野生动植物保护事业跨越式发展,为“相持阶段”林业生态建设作出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