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把握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基本原理 丰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

  中国林业网5月15日讯  

  

“如何从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角度深入把握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基本原理”,我认为主要从以下三个方面进行正确理解和把握。

一、从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原因来理解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

中国目前的经济模式是以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为基础结合我国实际情况逐步发展起来的,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主要有以下几方面原因:

一是马克思主义本身就是一套发展的理论,它坚持理论和实践相结合的显明特性,决定了它必然要求理论随着实际生活发展而不断发展,这就需要形成具有中国特色的政治经济学理论。这个命题恩格斯早就提出。他在1887年给一位美国女士的信中说:“我们的理论是发展的理论,而不是必须背得烂熟并机械地加以重复的教条”。按照这种观点,恩格斯曾告诫说:“认为人们可以到马克思的著作中去找一些不变的、现成的、永远适用的定义”是一种“误解”。

二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分析对象与中国客观现实存在差异。马克思对于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分析是紧密结合当时西欧资本主义社会的生产力发展状况而展开的,受历史条件的限制,不可能完全解释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发展的新现象,一些理论也因需要通过不断的丰富和完善来解决。

三是我国的经济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需要一套完整适合中国国情的经济理论体系。党的十八大强调要树立“四个自信”,其中很重要的一项内容就是“理论自信”,既然要树立“四个四信”,就说明我们在有些方面仍缺乏足够的自信。现在,全世界经济陷入了停滞状况,出现衰退迹象,中国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也会受到相应的影响,这个时候迫切需要形成一套适合我国国情的经济学理论来统一思想、明确经济发展的原则和目标,树立理论自信。

二、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发展过程理解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基本原理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在我国经历了几个发展时期:

一是全盘照搬时期。经济学在中国作为学科出现,大体是在20世纪初,当时严格地说是从西方引进的,其理论体系基本上是照搬西方的经济学体系,这一状况直到20世纪50年代初新中国成立之后,才开始摒弃西方资产阶级经济学,并照搬和沿袭了前苏联斯大林模式,实行完全的计划经济,没有充分考虑中国的现实政治、经济和社会状况。毛泽东在1956年左右根据中国的实际情况也做出过探索,但因落后的经济社会发展现实所限,未得到有效的实施,使其政治经济学的理论思考总体上并不成功。

二是主题转化时期。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结束了以阶级斗争为纲,工作重心开始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确立了把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普遍原理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具体实践结合起来, 并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加以发展的思想路线。改革开放的伟大实践对经济学理论提出了一系列挑战,在回答这些挑战和要求的探索中,政治经济学在中国获得了很大进展。在十一届三中全会公报中,关于经济问题有几个认识很具有代表性,第一是认识到我国经济管理体制权力过于集中,要让地方和工农业企业在国家统一计划的指导下有更多的经营管理自主权,这是对绝对计划经济错误政策的认识进步。第二是着手大力精简各级行政机构对经济运行的干预力,这按现在的理解就是简政放权。第三坚持按经济规律办事,重视价值规律的作用,为多种经济模式共存奠定了基础。第四是在党的领导下,解决政企不分问题。

三是体制变革时期。从1992年邓小平南方谈话和党的十四大开始,我国决定以改革开放的成功经验为基础,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以取代传统的计划经济体制,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形成和发展奠定了重要的基础。邓小平南巡讲话的理论创新集中在以下方面:第一是三个有利于,即判断改革开放姓“社”姓“资”标准问题,应以是否有利于发展社会主义生产力,是否有利于增强社会主义国家的综合国力,是否有利于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为衡量标准。第二是计划和市场都是经济手段,不是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本质区别。第三是改革开放胆子要大一些,看准了的,就大胆地试、大胆地闯。对的就坚持,不对的就赶快改,新问题出来加紧解决。第四是坚持两手抓、两手硬,物质文明建设,和精神文明建设要双推进。邓小平同志的讲话深刻回应长期束缚人们思想的许多重大认识问题,对推进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化起到巨大作用。

四是发展再认识时期。在党的十六大以后形成了“坚持以人为本,树立全面协调,可持续的发展观,促进经济社会和人的全面发展”的科学发展观。开始认识到增长不等于发展,在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同时要更加关注社会建设,指出发展必须是可持续发展。这一理论提出的哲学依据是马克思主义的唯物史观和辩证法,同时又对传统发展观做了深层次的剖析和扬弃,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丰富和完善注入了新思想。

五是新常态新发展时期。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从我国新的历史起点出发,探索治国理政规律,把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作为全面深化改革总目标,形成了“四个全面”战略布局,提出以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发展的新理念。这一系列新思想新举措,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新突破,为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方发展做出了具有时代意义的新贡献。

20151221结束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要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重大原则”。这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首次正式出现,标志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理论体系走向成熟。也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结合中国国情的最新发展成果,是对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重大丰富与完善。

三、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重大原则看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重大原则是支配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发展过程、反映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发展趋势的理论原则,他的形成是从马克思政治经济学继承和发展来的。

一是解放和发展生产力原则。马克思主义认为,人类社会的发展是自然的历史过程,生产力的发展是人类社会发展的最终决定力量。解放和发展生产力是贯穿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主线,也是创新发展经济理论和经济实践的基本遵循。十八大以来,我国经济社会发展进入新常态,发展的要素、方式、环境、动力等方面都发生了深刻变化,面对新形势新情况,习近平总书记坚持解放和发展生产力重大原则,明确提出五位一体新发展理念,对“实现什么样的发展、怎样发展”这一重大战略问题做出了新的回答,使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主题更加明确、体系更加完整。

二是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原则。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认为,基本经济制度即生产资料所有制结构是一个社会经济制度的基础,是决定一个社会基本性质和发展方向的根本因素。我们党立足基本国情,确立了以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基本经济制度,既调动了各方面的积极性,又坚持了社会主义性质,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和改革开放奠定了坚实的制度基础,体现出无可比拟的制度优势。

三是共同富裕原则。共同富裕是马克思理论对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根本原则和最终目标。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还不能完全解决分配不公问题,据2016年胡润研究院报告,我国资产超1千万(除去贷款债务和自住房产后)的人群有134万人,仅为全国总人口的1%,却掌管着37万亿左右的财富,占社会总财富的30%左右。贫富两极分化还是很严重的,虽然不能完全解决,但我们国家一直在制度上努力防止两极分化,包括完善并严格执行最低工资制度、加强税收调节机制、大力促进就业创业、加强垄断行业监管、完善社保、缩小城乡差距、实施西部大开发和中部崛起战略等等,逐步缩小两极分化。

四是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原则。市场经济是资源配置的方式和发展经济的一种手段。在马克思和恩格斯所创立的经典的社会主义理论中,社会主义意味着消灭商品生产,实行计划经济。但是,社会主义经济建设的实践表明,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在经济制度中引入市场机制才符合社会发展实际,符合社会发展规律。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鲜明提出要“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同时指出“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并不是起全部作用”。

五是对外开放原则。马克思主义由于受历史条件限制没有对对外开放问题做专门论述,但其理论中的世界市场、普遍交往等理论却蕴含着丰富的对外开放思想。对外开放是一项基本国策,也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理论和实践的重大原则。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准确把握世界经济发展新趋势和国内改革发展新要求,坚持对外开放这一重大原则,更加积极主动推进更高水平的对外开放,并相继提出和推动“人类命运共同体”、“一带一路”、“自由贸易区战略”等重大战略构想。

(森防总站  董振辉)
笔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