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业是维护生态安全、建设生态环境文明的主要力量

国家林业和草原局政府网 http://www.forestry.gov.cn/2013-01-08来源:信息办
【字体: 打印本页

林业是维护生态安全、建设生态环境文明的主要力量

    生态安全是人类生存的基本保证,是公共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全球各国共同应对的重大问题。生态安全包含两重含义:一是生态系统自身是否安全,即自身结构是否受到破坏;二是生态系统对于人类是否安全,即生态系统所提供的服务是否满足人类的生存需要。生态系统自身的安全是生态安全的基础。生态安全主要涉及水土流失、土地沙化、湿地缩减、物种消失、植被破坏、气候异常等与人类生存发展密切相关的问题,是人类历史上各发展阶段所引发问题的累积。我国资源严重短缺,生态状况极其脆弱,随着城镇化和工业化的发展,人口增长和资源开发对生态环境的压力越来越大,生态公共事件灾种多、灾情重、多发频发,对人民生命财产和经济社会发展构成严重威胁。采取有力措施,维护生态安全,已成为我国迫切的战略任务。生态安全与生态环境文明有着密切的关系。生态环境文明在广义上包括良好的生态环境、建立的相关制度和形成的生态意识。狭义上讲,生态环境文明主要指生态环境良好,生态环境良好就是指生态安全,即生态系统不仅自身结构完备,而且所提供的服务能较好地满足人类的生存发展需要。
    林业在维护生态安全、建设生态环境文明中发挥着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林业承担着建设和保护森林生态系统、管理和恢复湿地生态系统、改善和治理荒漠生态系统、维护和发展生物多样性的重要职能。同时对于保护农田生态系统、草原生态系统、城市生态系统等发挥着重要作用。人们把森林生态系统喻为“地球之肺”,把湿地生态系统喻为“地球之肾”,把荒漠化称为“地球的癌症”,把生物多样性喻为“地球的免疫系统”。这是陆地生态系统的平衡器,对保持陆地生态系统的整体功能起着中枢和杠杆作用,无论损害和破坏哪一个系统,都会影响地球的生态平衡,危及人类生存的根基。只有建设和保护好这些生态系统,维护和发展好生物多样性,改善城乡人居环境,人类才能永远地在美丽的地球家园繁衍生息、发展进步。
    一、森林被誉为大自然的总调节器,维持着全球的生态平衡
    森林生态系统是陆地生态系统中组成最复杂、结构最完整、生物生产力最高、生态功能最全面、生态效应最强的自然生态系统,是陆地生态系统的主体,是维护地球生态安全的重要保障,在地球自然生态系统中占居首要地位,在调节生物圈、大气圈、水圈、土壤圈的动态平衡中起着基础性、关键性作用。
    森林是大气中CO2重要的调节者之一。一方面,森林植物通过光合作用,吸收大气中的CO2;另一方面,森林动植物、微生物的呼吸及枯枝落叶的分解氧化等过程,又以CO2/CO/CH4的形式向大气中排放。研究表明,森林每生产1吨干物质,可吸收1.83吨CO2,释放1.62吨O2。随着中国森林资源的增长,每年吸收CO2的数量在逐年增加。据专家估算,每年中国森林净吸收约5亿吨CO2,相当于同期全国温室气体排放总量的8%。
    森林是水循环的主要调节者。森林对涵养水源,保持水土,减少洪涝灾害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据专家估算,目前我国森林的年水源涵养量达3474亿吨,相当于现有水库总容量的75%。根据生态定位监测,4个气候带54种森林的综合涵蓄降水能力为40.93-165.84毫米,即1公顷森林可以涵蓄降水约1000立方米。
    二、森林在生物界和非生物界的能量与物质交换中扮演着主要角色
    森林作为一个陆地生态系统,具有最完善的营养级体系,即从生产者(森林绿色植物)、消费者(包括草食动物、肉食动物、杂食动物以及寄生和腐生动物)到分解者全过程完整的食物链和典型的生态金字塔。由于森林生态系统面积大,树木形体高大,结构复杂,多层的枝叶分布使叶面积指数大,因此光能利用率在天然生态系统中是最高的,热带雨林年平均光能利用率可达4.5%,落叶阔叶林为1.6%,北方针叶林为1.1%,草地为0.6%,农田为0.7%。
    由于森林面积大,光合利用率高,森林的生产力和生物量均比其他类型生态系统高。据推算,全球生物量总计为1856亿吨,森林每年每公顷生产的干物质达6~8吨,生物总量达1664亿吨,占全球的90%左右,而其他生态系统所占的比重很小,如草原生态系统只占4.0 %,苔原和半荒漠生态系统只占1.1%。
    全球森林每年所固定的总能量约为13×1017千焦,占陆地生物每年固定的总能量20.5×1017千焦的63.4%。因此,森林是地球上最大的自然能量储存库。
    三、森林对保持全球生态系统的整体功能起着中枢和杠杆作用
    森林是人类的摇篮、生存的庇护所,它给人类带来生命和活力,带来智慧和文明,也带来资源和财富。森林是自然界物种最丰富、结构最稳定、功能最完善也最强大的资源库、再生库、基因库、贮碳库、蓄水库和能源库,除了能提供食品、医药、木材及其他生产生活原料外,还具有调节气候、涵养水源、保持水土、防风固沙、改良土壤、减少污染、保护生物多样性、减灾防灾等多种生态功能,对改善生态、维持生态平衡、保护人类生存发展的自然环境起着基础性、决定性和不可替代的作用。在各种生态系统中,森林生态系统对人类的影响最直接、最重大,也最关键。离开了森林的庇护,人类生存与发展就会丧失根本和依托。
    在世界范围内,由于森林剧减,引发日益严峻的生态危机。人类历史初期,地球表面约有2/3被森林覆盖,约有森林76亿公顷。19世纪中期减少到56亿公顷。最近100多年,人类对森林利用和破坏的程度进一步加重。到2005年,世界森林面积已经下降到39亿公顷,仅占陆地面积的30%。这就是说,地球上的森林已经减少了一半。联合国发布的《2000年全球环境展望》指出,人类对木材和耕地的需求,使全球森林减少了50%,30%的森林变成农业用地;原始森林80%遭到破坏,剩下的原始森林不是支离破碎,就是残次退化,而且分布不均,难以支撑人类文明的大厦。
    伴随人类对森林的一次次破坏,接踵而来的是森林对人类不断的报复。巴比伦文明毁灭了,黄河文明衰退了……。水土流失、土地荒漠化、洪涝灾害、干旱缺水、物种灭绝、温室效应,无一不与森林面积减少、质量下降密切相关。
    大量数据资料表明,20世纪90年代全球灾难性的自然灾害比60年代多8倍。联合国《2000年全球环境展望》指出:地球将越来越干旱、燥热、缺水,气候的反复无常也会越来越严重。由于水资源匮乏、土地退化、热带雨林毁坏、物种灭绝、过量捕渔、大型城市空气污染等问题,地球已呈现全面的生态危机。这些自然灾害与厄尔尼诺现象有关,但是人类大肆砍伐森林,破坏生态是严重自然灾害的重要因素。
    人类常常贪婪地索取森林作为物质材料的有用性,而总是忘却森林作为大地屏障、江河保姆、陆地生态主体,对于人类生存具有不可替代的整体性和神圣性。恩格斯早就深刻地警告:“美索不达米亚、希腊、小亚细亚以及其他各地的居民,为了想得到耕地,把森林都砍了,但是他们梦想不到,这些地方今天竟因此成为荒芜不毛之地。”美国前副总统阿尔·戈尔在《濒临失衡的地球》中写道:“虽然我们依然需要大量了解森林与雨云之间的共生现象,我们却确实知道森林被毁之后,雨最后也会逐渐减少,湿度也会降低。”人类将越来越深刻地认识到,森林对维护全球生态平衡发挥着中枢和杠杆作用。 (李世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