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你的到来!   今天是:2018年12月20日  星期一

墙角一颗梅

中国林业网 http://www.forestry.gov.cn 2022-11-30 来源:驻西安专员办事处
【 字体: 打印本页

楼下墙角生长着一棵毫不起眼的蜡梅,树高一米五左右,树龄七八年,在根部的地方衍生出若干弯曲的枝丫,因为没有园艺师的染指,这棵蜡梅倒也长得舒心率性、洒脱自然。

蜡梅生长在这里估计有好几年了,靠近马路一边有低矮的篱笆墙的遮挡和一些杂花生树的掩映,很少有人注意到这棵蜡梅树,估计小区里只有我和保洁大爷最熟悉这棵蜡梅了。

不管刮风下雨,保洁大爷每天总是早早来到小区,一扫帚接着一扫帚清扫飘落着梧桐叶的马路,每当饿了累了的时候便来到蜡梅对面高大梧桐树下的长条木椅上,倒一杯冒着热气的茶水,啃着自带的馒头,尔后,点燃一支香烟凝神静望着墙角这棵蜡梅,回味着被梧桐叶卷曲的漫长时光。我坚信大爷和我一样真心喜欢墙角的这棵蜡梅,才乐意在风雨里看着它慢慢长高。

我是在前年岁末的一天推开小窗才蓦然发现这棵凌寒独开的蜡梅,从那时起每逢闲暇时总喜欢看看窗外这棵默默生长的蜡梅,而且每次推开小窗映入眼帘的不是这棵茁壮成长的蜡梅便是这位身板硬朗的大爷,二者交替成为眼中的一道独特风景。

古城的春天来得快去得也快。每当春风乍起,急性子的海棠迫不及待地把喇叭状的小白花挂满枝头,高调渲染着整个春天。矮墙下的小草蠢蠢欲动泛起了新绿,一些浅红色、淡紫色、鹅黄色有名的和无名的小花竞相开放,争先恐后地爬上篱笆墙探出娇艳的头颅。不甘寂寞的几杆闲竹摇曳在温柔的春光里,似乎在渴盼着什么,就连老实巴交的梧桐树恍然睁开惺忪的睡眼回眸对望着美丽的春天。

蜂来蝶去、浮光掠影,百花争春、落英缤纷。一切显得闹哄哄的,只有墙角这棵蜡梅沉默不语,它无意在这个万物萌动的季节与繁花争奇斗艳,只是紧紧拥抱着大地,沐浴着阳光雨露,积蓄着绽放的能量,平心静气地等待那个瑞雪纷飞的季节。

星移斗转、繁花散尽,梧桐一叶而知秋。墙角这棵蜡梅在历经春天的悸动、夏天的炽烈和秋天的落寞后,变得更加成熟、淡定与自信,点缀于枝丫间的片片绿叶更加娇艳、鲜活而有风韵,含苞未放的暗红色花蕾蓬勃欲出,花未盛开却暗香浮动。

当秋风带走最后一片黄叶小扣冬的柴扉时,墙角的这棵蜡梅迎来了属于自己生命里的春天。雪花开始漫天飞舞,一片接着一片落在草尖上、落在枝桠间、落在花苞上。这棵从四季走过的蜡梅怒放在银装素裹、一尘不染的冰雪世界里,朵朵娇艳欲滴的蜡梅花像一团团燃烧的火焰映红了飘飘洒洒的片片飞雪。

梦幻般的雪花很快给青砖灰瓦的古城蒙上了一层厚厚的棉被,昔日车水马龙的喧闹似乎安静了许多,这是古城一年中难得一见的飞雪,雪地上全是追逐嬉戏的孩子和不怕飞雪打湿衣领前来踏雪寻梅的人们。梧桐树下木椅上的大爷依然悠闲自得地端着茶杯,独自欣赏着不惧严寒甘愿把清香洒向人间而饱含傲骨的蜡梅花。

洋洋洒洒的雪花吸引着居民的目光,连平日里很少出门的盲人大叔也静静地站立在雪地上,虽然眼睛看不到这个洁白无瑕的美妙世界,但宁愿以眉毛、胡须、盲杖和每一根敏感的神经去触摸漫天飞舞的雪花。盲人大叔同样看不到墙角这棵迎着风雪绽放的蜡梅,只需以神思感知随风雪弥散的若有若无的淡淡清香。

过了一会儿,盲人大叔用盲杖试探着脚下的盲道,大概是受积雪的影响,盲杖发挥不了应有的作用,他似乎迷失了方向。这时坐在木椅上的大爷见状快速起身走向盲人,两人寒暄了几句之后,大爷便搀扶着盲人向远处走去,一路留下两串歪歪扭扭、深浅不一的脚印,很快被花香与飞雪淹没了。

无非凡人小事,而这一幕瞬间温暖了我,如同绽放的蜡梅花温暖了整个冬天。(文/蒋仪洁 国家林业和草原局驻西安森林资源监督专员办处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