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你的到来!   今天是:2018年12月20日  星期一

心中那片海

中国林业网 http://www.forestry.gov.cn 2022-11-30 来源:驻西安专员办事处
【 字体: 打印本页

旧时,北方内陆的孩子苦于交通的阻滞和大山的羁绊,非常渴望探究外面的未知世界,尤其渴望去看一看大海。

我对于大海的了解,始于小学课本里所学的神话故事《精卫填海》,感觉大海是那样地遥不可及和神秘莫测。从那时起,便在心里一遍遍描摹着大海的模样,想象着大海会不会像晨光里茫茫草原一样辽阔无垠,像残阳中巍巍群山一样雄壮莽苍,像微风滚过麦田一样碧波荡漾。抑或像村子小学三尺讲台上的钱老师一样举止温文尔雅,像村口二大爷一样性格耿直刚烈,像李奶奶一样整日絮絮叨叨。

尽管这样一遍遍模拟着、幻想着,但对于大海的印象还是那样若有若无、模糊不清。因为小山村那时没有手机和电视可以直观地去感知大海,无奈之下只好继续从一些典籍里、诗词里、图画里与歌谣里去找寻大海的影子,触摸大海的灵魂。然而,幻想终归是幻想,犹如耳边吹过的晚风,听得见却摸不着。

第一次去亲近大海,是在一个炎热的夏天。不巧的是,刚到海边就遭遇了一场暴风雨。海边的风雨来势迅猛,狂风卷积着乌云,似破衣袖上下翻飞,尔后急转直下,重重地砸向波涛汹涌的大海。最初迫切想领略的天之涯海之角的所有美景,瞬息在惊涛骇浪中迷失成白茫茫的一片,只有远方若隐若现的灯塔似荧光在风雨中摇曳。

夜幕降临了,雨似乎小了些,但海面却变成黑压压的一片。大海在这个温情的季节里,坦率而执着地拒绝了一个唐突的造访者,索性以一蓑烟雨遮挡了阳光、沙滩、海浪与椰树林,让人在望眼欲穿中不知情归何处。

暴风雨打湿了看海的念头,阻挡了看海的步伐,但难以屏蔽如潮的思绪和一颗迫不及待亲近大海的心。我于是轻轻推开小窗,让海风慢慢吹了进来,带着蓝色的宁静、绿色的清晰、紫色的神秘与黑色的庄重,一起迷幻成一帘幽梦。

夜已深,一切显得那样恬淡静谧,海燕、海鸥已不再搏击长空,小鱼、小虾或许全部蛰伏于五彩斑斓的珊瑚礁上安然入睡。唯有激情澎湃的浪花亲吻着沙滩,还有轻柔的海风抚摸着宽厚而油滑的棕榈叶发出沙沙声。这片风起云涌、浩瀚无垠的大海,似乎正在短暂地休憩。 海面偶尔传来沉闷的汽笛声,大概有巨轮即将返港,或有出海捕捞的渔民在暴风雨之后安然归来,这是海的呐喊与海的召唤。

此刻,我的神思不觉触碰到了一首首优美的经典诗词。从余光中的“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我在这头,大陆在那头”中,体味到了海的牵挂与多愁善感。从苏轼的“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中,体味到了大海的豪迈与激情澎湃。从“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中,体味到了大海的浪漫和柔情似水。同时,我也更加深切地感知到大海的顽强与果敢刚毅。

喜欢大海,所以从未中断对它的不懈探索与无限遐思。然而,还是觉得对大海的解读只停留在感性里,是片面的、肤浅的,远远没有走进大海的内心深处。至少,看不懂大海蓝色的眼泪和浅色的忧伤。大海是否会为一条死去的鱼儿雷霆震怒?是否会为一只逝去的海螺而呜咽哀伤?

这样沐浴着海风悄然进入梦乡。第二天,旭日还没有跃出海面,我便兴致勃勃地来到了朝思暮想的大海边。这时,柔软的沙滩上全是扶老携幼、欢呼雀跃捡拾贝壳的身影。人们一次次迎着海风,迫切想抓住浪花的手,渴盼着大海的恩赐。

海燕在一望无际的大海之上展翅飞翔,蓬勃欲出的朝阳把光泽一点点撒向大海,只有岸边一棵棵娉婷袅娜的椰子树,俏立在海风中,如画面般不动不摇。眼前旖旎瑰丽的海景让我陶醉,然而大海的包罗万象和大气磅礴,却再次震撼着我的心灵,给予我启迪与感悟。

请永远记住心中的那片海。无论人生际遇里有多少艰难困苦、委屈愤懑与失意彷徨,都交给沙滩,让浪花轻轻带走,只留下通达惬意与云淡风轻。(文/蒋仪洁 国家林业和草原局驻西安森林资源监督专员办处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