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说中国森林火灾这十年

国家林业和草原局政府网 http://www.forestry.gov.cn2021-07-23来源:中国森林草原防火微信公众号
【字体: 打印本页

今年7月,受高温和干旱天气影响,美国西部山火肆虐。截至当地时间7月18日,美国西部仍有大约80处主要山火在燃烧。俄勒冈州西南部最大的一处山火过火面积已超1173平方公里。为应对火灾局势,多州宣布进入紧急状态。 


森林火灾突发性强,破坏性大,对生态环境与人类生命财产安全造成极大威胁。而山火往往发生在地势崎岖的山区,交通、通讯不便,给扑救带来了很大的困难。因此, 森林火灾一直是全球性议题,森林火灾的防治与扑救也一直是世界性难题。 


我国幅员辽阔,森林资源和植物类型极为丰富。增强应对森林火灾的综合治理能力,是保护我国森林资源、避免悲剧重演的应有之义。 我们分析了2010年至2019年十年中国森林火灾的发生情况,通过数据规律带来的反思与警醒,进一步探究山火防治,路在何方。


一、森林火灾普遍高发,地域之间存在差异


从2010年至2019年,十年间,全球大多数国家森林火灾的发生呈现次数多、范围广、强度大的特点。在我国,森林火灾普遍发生,但也存在一定的地域性差异。



从总体上看,由于我国幅员辽阔,不同地区在地形、气候等自然条件上存在较大差异,相伴而生的人类活动也不同,因而会导致森林火灾的发生次数存在较大的地域性差异。 在这十年间,森林火灾集中发生在我国中部和南部地区。其中,湖南、广西、贵州三省为火灾多发地区,十年内森林火灾的发生总数都在3500次以上。湖北、河南、四川也都超过了2500次。而西部地区由于森林资源的相对匮乏,森林火灾发生次数较少,风险较低。



从火灾发生的范围和强度上看,森林火灾一般分为特别重大、重大、较大和一般火灾四个等级。 十年内,我国每年森林火灾发生的总次数都在2000次以上,其中以一般火灾和较大火灾为主要类型。



但重大火灾和特大火灾的发生也不容忽视,从2019年我国部分地区的森林火灾分级情况来看,内蒙古自治区、辽宁省为我国重大火灾的高发地。此外,四川省还发生了当年唯一一场特大火灾——“3.30”凉山州木里县森林火灾。2019年3月31日,在扑火行动中,受风力风向突变影响,突发林火爆燃,最终导致27名森林消防指战员和3名地方扑火人员牺牲。


但纵观整体,我国森林火灾发生次数呈下降趋势,发生强度也在逐渐减弱。


二、森林火灾破坏严重,生命悲剧时有发生


广袤的森林是人类的宝库,但一旦起火,就成了危险的可燃物,突发性强、破坏性大,极难控制。这不仅仅会给森林带来灭顶之灾,也会对人类的生命财产安全造成极大的威胁。严重之时,无情的火舌吞噬一切、毁灭一切,最终酿成生命的悲剧。



森林火灾对生态的破坏是最直接的,也是最具灾害性的。大量的植物被烧毁,会造成水土流失、土地荒漠化加剧等恶劣影响,最终甚至可能无法维持生态平衡。十年内,我国森林火灾火场总面积总计达到了48.5万公顷,受害森林面积达到了19.3万公顷。其中,在2010年受害森林面积达到最高值4万多公顷,在之后几年里,受害森林面积和火场总面积均呈波动式下降,并在2016年达到最低值6千多公顷。但2017年5月2日发生内蒙古大兴安岭毕拉河森林火灾,其过火面积达11500公顷,受害森林面积约8282.58公顷,因而出现大幅度回升。总体来说,我国森林火灾给生态环境带来的破坏在逐步减小,但仍存在较大隐患。



除了严重的生态破坏,大量的植被烧毁还将减少森林蓄积量。在被烧毁的植被中,包含着大量用于林业建设与发展的成熟林和幼龄林,这为我国林业可持续发展带来了沉重的打击。在我国,每年因森林火灾而烧毁的幼龄林数量都超过1000万株,在2010年甚至高达2.9亿株。除2016年,其余各年内,我国被烧毁的成熟林蓄积量都在20万立方米以上,2017年更是达到了91万立方米。触目惊心的数字背后,是滚滚浓烟;大片树木在冲天火光中倒下,化作灰烬。



为了扑灭森林大火,需要调动大量人力、物力和财力,以支持扑救工作的开展,主要表现在救援出动的人数、扑火消耗的经费,以及其他经济损失。 据《中国林业统计年鉴》数据显示,我国救援出动人数整体下降趋势显著,从之前的近百万人下降到近三十万人。每年用于扑救森林火灾的经费和火灾造成的其他损失总计均超1亿元,2014年甚至突破5亿元,波动幅度较大。



山火无情,它带来的不仅仅是对生态环境与人类生命财产安全的威胁,更有可能造成生命的悲剧。 十年来我国因森林火灾导致的人员伤亡总数共计607人。每年都会有超20人在森林火灾中不幸罹难,其中2010年因森林火灾导致的伤亡人数高达108人,伤亡人数最少的2012年也有21人。但从时间趋势上看,伤亡人数近年来波动下降,后五年比前五年平均下降33人。


三、天灾因素难以避免,人祸原因尤需谨慎


诱发森林火灾的原因分为生产性火源、非生产性火源和其他火源。生产性火源包括烧荒烧炭、炼山造林、烧牧场等,非生产性火源包括野外吸烟、上坟烧纸、取暖做饭等,其他火源包括故意放火、雷击火等。


十年内,我国由人为因素引发的森林火灾占比较大,自然火引发的火灾比例较小。其中,烧荒烧炭是最易引发森林火灾的火源,其后依次是上坟烧纸、野外吸烟、炼山造林、小孩玩火,这五类原因相加的占比达到已查明火源的一半(57.91%)以上。




除了人为因素,气候变化带来的影响也不容忽视。今年入夏以来,素以气候温和闻名的北美西部遭遇罕见热浪的侵袭,多地的最高温度飙升至40摄氏度以上。极端高温加剧了日益严重的干旱,也引发了多地森林大火。加州林业消防局官网显示,当地时间2021年7月2日,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北部的两起山火仍在持续,最大的两起山火过火面积已超过130万平方千米。


美国新闻网站Vox指出,此次极端高温天气的直接来源是高压系统(即反气旋)。在高压系统控制下,空气下沉、压缩且升温,形成 “热穹顶”(heat dome),盖住大片地区,使得地面吸收的热量无法释放,温度进一步上升。另一方面,高压系统控制的地区天气晴朗,因此地面会吸收更多的太阳辐射。而在美国得克萨斯理工大学工作的加拿大气候科学家凯瑟琳·海霍(Katharine Hayhoe)认为, 人类活动产生的排放加强了气候变化,使得极端高温来得更早、持续更久、强度更大。

 


在高温少雨的气候影响下,我国森林防火形势仍然严峻。今年3月18日,全国森林草原防灭火工作电视电话会议指出,自年2月份以来,全国大部分地区降水偏少、气温偏高。一方面,平均降水量较常年同期偏少6%;另一方面,平均气温较常年同期偏高2.9℃,与2009年并列为1961年以来历史同期最高。从热点分布情况看,重点火险区域逐步向北方扩展,“气温回升快,终霜期早,进入春防后可能会提前进入紧要期”,全国春防工作呈现“南紧北早”态势。


也许正像《经济学人》写的一样,在这个气温越来越高的世界,未来山火的发生将变得越来越常态。


四、增强综合治理能力,探索防治正在路上


森林火灾的防治和扑救一直是一个世界性难题。植被茂密、路途遥远、交通不便、气候和地形复杂等因素,都给现场灭火带来严峻的挑战。在经济社会快速发展的今天,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对森林火灾放任自燃。


1987年大兴安岭特大森林火灾之后, 1988年,我国出台了《森林防火条例》,并于2008年11月19日国务院第36次常务会议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森林法》对其进行了修订,自2009年1月1日起施行。除此之外,要求各省根据自己当地森林防火的情况和特点以及发生规律,出台相应地方法规,进行细化。


今年,国家林草局围绕习近平总书记“增强责任意识,压实各方责任”总要求,建立了森林草原防火包片蹲点责任制,相关局领导和12个业务司局、15个驻地专员办对31个省区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六大森工集团实行全覆盖包片,谁包片谁负责,与属地共同做好防火工作。


此外,国家林草局要求各地用好林长制考核“指挥棒”,实行森林草原防火“一票否决”,层层压实各级地方政府森林草原防火主体责任。严格管控火源,加强野外火源治理和火灾隐患排查。加强督查指导,坚持深入基层一线,善于发现解决问题。创新宣传方式方法,加强警示教育,增强全社会防火意识。加快推进防火专项编制落实,加强专业队伍训练培训和实战演练。抓紧落实中央补助类防火项目和资金,加强基础能力建设。注重先进技术应用,不断优化“人为火”科学管控体系。加强值班值守,健全森林草原火险预警响应机制,切实做好火情早期处理,严防小火酿成大灾。


我国也愈发重视扑火人员的安全问题。在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开展的2021年春季森林草原防火包片蹲点阶段性调研分析中强调,要牢固树立“人民至上、生命至上”理念,确保扑火人员安全。


今年一季度,全国共发生森林火灾398起,受害森林面积2064.9公顷,因灾死亡9人,与2020年同期相比,分别下降13.5%、38.5%和65.4%。 绝大部分火灾于当日扑灭,24小时扑灭率达到96.7%。而以近年来提升森林火灾综合防控能力显著的贵州省为例,自2010年《贵州省森林防火中长期发展规划(2010~2020年)》出台实施以来,贵州省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财力,使得森林火灾综合防控能力得到加强。十年来,全省森林火灾发生次数呈逐年递减趋势,年均森林火灾受害率0.018‰,远远低于国家下达的1‰的标准和省政府划定的0.8‰的红线。整体而言,我国森林防火工作态势较为平稳,部分地区防火工作卓有成效。



经过十年的防治探索,中国森林火灾的发生情况得到了较为明显的改善与控制。其发生频率、发生范围、发生强度都有所减弱,森林火灾的火场总面积呈逐年递减趋势,对生态环境的破坏和经济的打击也逐渐缩小。在森林火灾扑火与救援方面,我国取得显著进展——扑火队伍正在壮大,使用的灭火工具越来越专业与先进,救援方案不断完善,扑救体系更加健全,因此,救援情况也得到极大改善。总体而言,森林防火工作态势比较平稳,但由人为因素引起的森林火灾仍然时有发生,植被烧毁和人员伤亡等本可避免的悲剧也还在上演。因此,控制野外火源是关键。我国的防火工作未来都无法松懈。



据应急管理部副部长周学文介绍,三年来,应急管理部在森林火灾、洪涝、台风等一系列灾害防范应对中,化解了一个又一个重大风险。 今年,中国特色大国应急管理体系基本形成。为了更好地发挥森林资源对生态环境、经济发展和人类生存的重要作用,不断坚持和完善我国应急管理体系,我们必须保持高度警惕,抓好责任落实,严控野外火源,仔细排查隐患,科学组织扑救,对森林火灾进行进一步的防治探索,走出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森林防火道路,实现森林防火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


数据来源:
1、《中国林业统计年鉴》“各地区森林火灾情况”条目
http://www.stats.gov.cn/tjsj/ndsj/
2、国家应急管理部《2019年全国自然灾害基本情况》
http://www.gov.cn/shuju/2020-01/17/content_5470130.htm
3、国家统计局
http://www.stats.gov.cn/

数据说明:
本文中部分数据来自国家林业局编撰的《中国林业统计年鉴》2010-2017年“各地区森林火灾情况”条目(截至发稿发布的最新数据)。(不包括港澳台数据)部分数据存在缺失,具体缺失数据如下:
1、中国森林火灾各地区发生次数:2018-2019年缺失。
2、成熟林烧毁蓄积量、幼龄林烧毁株数:2018-2019年缺失。
3、中国森林火灾经济损失情况数据:2018-2019年缺失。
4、生产性/非生产性火源及其他火源详情数据:2018-2019年缺失。


作者丨马世雯 刘昱圻 朱瑾奕 张海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