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文稿件125:阜蒙县退耕还林二十年之思考

国家林业和草原局政府网 http://www.forestry.gov.cn/2020-10-05来源:退耕中心
【字体: 打印本页


阜蒙县退耕还林二十年之思考


时值退耕还林工程实施二十周年,回顾阜蒙县第一轮退耕还林工程之路,我不禁产生了一些思考,在此分享给大家,不到之处还请大家多多指正。

阜新蒙古族自治县(简称阜蒙县)位于辽宁省阜新市,北与内蒙古自治区的库仑、奈曼二旗交界,西与北票市毗邻,南与义县、北镇、黑山等县接壤,东与彰武、新民等县相连。县境东西长114千米,南北宽94千米,总面积为6264.2平方千米。北有努鲁尔虎山脉,南有医巫闾山脉,两山脉北部末端在县大巴镇、招束沟乡交汇,搭起了低山丘陵之骨架,县域内地势西高东低,以低山丘陵为主。西北区域多为固定或半固定沙地,山体和沿河区域植被较少,境内河流较多,有细河、伊马图河、二道河、务欢池河、八道河等二十条主要河流,分别汇入大凌河、绕阳河、柳河三大水系,河流两侧有沙带分布。气候属于东北地区的南部温带,大陆性季风气候,全年少雨,被纳入干旱半干旱地区。

阜蒙县以原始的农耕和畜牧业为主要经济来源,由于土地干旱、风沙严重,粮食产量普遍较低,农民收入普遍不高,生活困苦,广大农户亟需转变思维模式,开发出新的发展之路。因此,从2002年开始阜蒙县政府积极响应国家政策,开展前一轮国家退耕还林工程,2002年-2005年期间共完成退耕还林工程任务89.5万亩,其中,退耕地还林28万亩,退耕地还草2万亩,配套荒山荒地造林53.5万亩,封山育林6万亩。工程覆盖35个乡镇,382个自然村,涉及7.5万户农户。累计获得国家退耕还林补助资金17665万元,其中,工程苗木补助资金4385万元,钱粮补助折合资金13280万元。

在组织实施退耕还林工程的过程中,结合全县实际,依据全县“西治山、北防沙、东林网、中南果”总体区域布局,在西北区提倡营造水土保持林,防风固沙林,山杏、扁形、大枣干果经济林等为主的造林模式;在东南部提倡营造栽植苹果、梨等水果经济林,扁形、山杏等干果经济林,杨树丰产林等为主的造林模式。同时,积极推广发展林粮、林烟、林药、林菌、林草等林地种植和林地养蛙、养鹅、养鸡、养峰等林地养殖等林下经济。2002-2005年退耕地还林28万亩,其中,生态林23万亩,经济林5万亩。按树种分,山杏、扁杏、大枣11.5万亩,苹果、梨、葡萄1.8万亩,杨树14.2万亩,其他树种0.5万亩。

阜蒙县退耕还林工程建设遵循广泛宣传、积极发动、严把质量的原则,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一是加快了水土流失区域和沙化土地的生态治理和修复步伐。仅耕地还林一项,可使全县的森林覆盖率提高近3个百分点,使水土流失得到有效遏制,林草植被得到明显恢复,生态环境得到明显改善,全年大风天数较2002年工程实施以来减少过半,风沙危害得到有效遏止,扬沙天数几乎没用,水土流失大大减少,粮食产量逐年提高。二是有力推动了农业产业结构调整。加大了林果等优势产业的开发力度,建立起了相对集中的优势产业生产基地。三是改变了农民的生产、生活方式。广大农民告别了广种薄收、满山种地和散放牲畜的生产方式,在精种、精养、高产、高效上作大文章,发展林下种养业,积极引进推广优良品种和实用技术,较在退耕之初,使农业生产水平、生产方式有了较大提升。

退耕还林政策的实施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但是我们必须正确看待实施过程中显现出的矛盾和突出问题。

首先是林粮收入的矛盾较为突出。退耕农户还林后,退耕还林地块前3—5年的主要收入为林下间种农作物和国家农户补助资金,5年以后由于树木生长退耕地就无法间种了,基本上只有国家农户补助资金。前期(2002年—2007年)玉米价格为0.3—0.5元/斤,亩产800—1000斤,间种农作物收入加上国家农户补助资金与纯种植农作物的收入相当或略高于纯种植农作物的收入,退耕农户爱林、护林的积极性较高。2008年以后随着生态环境逐年改善和玉米品种的不断改良,玉米单产不断提高,价格也不断上涨。目前,玉米单产为1000—1500斤/亩,玉米单价按1.0元/斤计算,农户种植玉米的亩收入为1000—1500元,另外还可享受粮食直补政策。而退耕地只有每亩90元的补助资金收入,相对于种植玉米的收入差距甚大。虽然杨树到轮伐期采伐时可以一次性得到较多收入,按每亩出材7立方米,每立方米500元计算,亩木材收入3500元,平均每年每亩不足200元,并且不能实现年年收入。加上,部分土壤条件不好地块,树木相对生长缓慢矮小,即使到轮伐期,也无过多经济价值。在一块土地上,种植粮食作物的收益远远高于退耕还林种树的效益,退耕农户退林复耕,要求增加补助的愿望越来越强烈。

同时,退耕还林地块保存面临困境。实施退耕地还林工程以来,全县生态环境得到改善,粮食产量逐年提高,地区经济整体提升。但对退耕地还林农户个体来说收入受到影响,收入相对减少,爱林、护林积极性降低,树木受各种原因死亡后,退耕农户不愿意进行补植补造,有的甚至放弃对退耕还林地块的管护,致使退耕还林地块保存质量有所下降。

三是个别退耕农户生存出现问题。我县从2002年开始实施退耕还林,到现在杨树最大树龄为19年,目前阜蒙县退耕还林政策补助年限已大部分到期,到期后对农户不再享受进一步资金政策,个别农户实施退耕地还林面积比重较大,而根据《辽宁省森林经营技术规程》规定,杨树公益林采伐最低年限为21年,退耕还林的林木纳入生态林管理后目前又没有达到合理采伐年限不能采伐,导致退耕农户既失去补助资金扶持,又不能合法采伐更新,生活条件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甚至生存收到一定威胁。

那么要解决以上矛盾和问题,我个人认为需要政府、林业主管部门和农户三方协调沟通,共同采取措施以解决实际困难。现阶段退耕地还林补助政策无法为退耕农户创造一定的经济收入,特别是干旱地区,生态环境脆弱,更无法年年产生直接经济收入,建议考虑退耕地还林农户为生态建设环境改善做出的努力,依据社会经济的发展,适当提高退耕地还林农户的补助标准,保护退耕地还林农户爱林护林的积极性,维护地区稳定。

同时进一步建立健全生态补偿制度。退耕还林主要产生的是生态效益,全体人民都是受益者,可以实行生态效益补偿制度,由地方政府和企业等交纳生态效益补偿金,返哺给退耕农户。(辽宁  邢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