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文稿件129:对退耕还林工程高质量发展的几点建议

国家林业和草原局政府网 http://www.forestry.gov.cn/2020-10-05来源:退耕中心
【字体: 打印本页


对退耕还林工程高质量发展的几点建议


适逢国家退耕办开展退耕还林工程高质量发展大讨论,结合本人经历,提几点个人建议,供交流学习之用。

一、开展一次大普查,摸清家底

客观公正地说,退耕还林工程现有的大部分基础数据与退耕地的实际情况不相符,形成的原因有:一是当年实施退耕还林工程时,采用传统“万分之一地形图对坡勾图”、“方格纸测算面积”等林业技术,这种方法得到的退耕地的图斑位置、退耕面积等基础数据严重受工作人员个人技术水平、细心程度等主观因素影响;二是退耕还林补助持续时间长,当年组织实施退耕还林的工作人员现在大多已不在原来的岗位,另外退耕还林工程的管理人员也常轮换岗位,导致熟悉各退耕地真实情况的工作人员越来越少;三是退耕地自身及周围的环境变化大。以上原因造成的结果就是每年开展退耕验收时会出现“退耕地图斑跨越多农户林地边界却不知如何修改边界”、“退耕补助面积与退耕图斑面积相差较大”等现象,进而使得一些退耕地补助难以发放,也使得验收结果统计不准确。

之所以指出这些,并不是说在否定老一辈退耕还林工作者的成绩,相反,是对他们在技术条件落后、工作环境艰苦、民众意识浅薄的情况下,坚持用真情开导群众、用脚步丈量退耕地、用树立典型推动,使得国家的退耕政策得以顺利实施并形成第一手数据成果的历史表示深深的敬佩。但是,用现有的科技手段来检验以往的退耕基础数据时,结果总是不能让人满意。基础不牢,地动山摇。退耕还林工程现在计划进行高质量发展,那就必须要有一个坚实的基础数据库,这是高质量发展措施决策的基础。为此,有必要综合利用无人机、高清卫片、手持GPS仪器、Google地球影像等手段,对以往的退耕地进行一次全面的专项普查,使退耕地边界、面积、林地现状等必需的基础数据与实际无出入。

二、建立一个新系统,统一管理

如果说坚实的基础数据是高质量发展决策的基础,那么一个高效实用的数据管理系统则是高质量发展成果可溯化、可视化的基础。为此,建议利用现有的退耕还林数据管理系统进行升级,实现所有退耕数据数字化管理,同时,新系统应与三维数字地球结合起来,实现数据采集、查询、分析、监控等立体可视化。

三、采取一些新实招,做出成效

一是要加强顶层设计。退耕还林实施这么多年,有些退耕政策与其他林业政策却是脱钩的,比如退耕部门要求退耕地被征占用时必须“占一补一”,林地使用方除了缴纳森林植被恢复费外还要将该退耕地已领取的退耕补助退回当地国库,并由当地林业部门重新异地退耕还林。但现行的林地征占用审批手续中,根本不审核该林地是否为退耕地,而林地审批一般由林政部门办理,退耕地一般由营林部门管理,这就导致退耕地大多是在被使用后才被发现,这时有的用地者已经迁移,追回已发放的退耕补助则不可能,减少的退耕地也就无法再异地补充。

二是退耕地进行分类经营是必须的。将生态区位重要、保护价值高的退耕地纳入生态公益林严格管理,其他的按商品林管理。

三是对退耕商品林区中的纯林地实施森林质量提升工程。工程实施采用以点带面、示范带动的形式开展,技术手段以森林抚育、单株目标树经营法、混交林改造、乡土珍贵树种补植补造等方式为主,从而逐步扭转群众为了眼前利益而大面积营造纯林、大面积皆伐的传统林业生产模式,以期实现森林资源采伐不断而绿不减、采伐不多但产值高、混交林比例逐步提高、森林生态系统质量显著提高。因为受惠于退耕补助政策,集体林区退耕户对不准皆伐重造的反抗力不大,在这一类退耕林地上实施森林质量提升工程更容易。

四是要大力发展林下经济,同时政府要全力打通销售关。林木的生产周期长,必须大力发展林下经济,实现提高林地利用率、增加林地产值和以短养长。但在发展林下经济的同时,政府必须协助引进加工、销售企业,保证林下经济产品产得出、卖得掉。林下经济的发展必须生态、必须有全局性规划,不能以破坏林地生态环境(比如铲平林地建养殖大棚就非常不合理)为代价,也不能蜂拥发展,造成产能过盛。

五是发展退耕还林文化旅游。各地应安排专项资金,结合乡村旅游发展退耕还林文化旅游。将退耕景观好、生物多样性丰富的地区进行重点打造,充分挖掘相关退耕地前世今生资料、典型案例,利用图片、文字、视频等形式介绍退耕还林成效;同时还可在旅游区规划部分林地供游客进行植树体验甚至署名,提升群众对退耕还林、植树造林、美化环境的参与率及认可度,达到科普、教育、宣传、体验等目的。

四、完善效益监测体系,出明白账

关于退耕还林效益的报道中,常会出现减少水土流失多少、固碳多少等内容,但这些数据是怎么算来的,别说是老百姓,就是我们基层林业部门的工作人员也几乎没人懂。诚然,术业有专攻,但是结论应该让大家看得懂、看得清。为此,建议完善退耕还林效益监测体系,增加监测设备,对基层林业工作者加强监测技术培训,甚至部分允许普通群众参加监测,使得退耕效果的结论让普通大众看得见、摸得着、看得懂,进而提高退耕还林成效的群众认可度,促进新发展理念的践行。(广西  雷思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