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草信息化(总第369期)

国家林业和草原局政府网 http://www.forestry.gov.cn/2019-06-04来源:中国林业网
【字体: 打印本页

中国林信,梦想舞台
湖南省洞口县林业局信息中心主任 张志勇

 

  我自2009年从乡镇林业站来到湖南省洞口县林业局林权交易中心,成为一名林信人,一晃已十年。十年来,林业信息化不仅给了我扎根的沃土,也给了我实现梦想的舞台。
  一、一步步脚印铸就林信梦想
  刚入行时,我常常思索:以后要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我希望成为一个有梦想、有追求的人。但我也清楚,梦想再绚丽、目标再宏大,也需要一步一步踏踏实实地去追逐、去实现。因此,每天工作之余,我都会钻研电脑,学习相关知识。
  2009年1月,国家林业局正式成立信息化管理办公室,并印发了《全国林业信息化建设纲要》。与此同时,洞口县林业局把信息化建设列为“一把手工程”,成立了以局长为组长的信息化办事机构。因为之前积累的电脑知识,让我有幸成为一名信息化工作人员。林信,成了我的梦想和追求。
  经过将近3年的努力,洞口县组建了全县第一个办公局域网,推行无纸化办公。因工作需要,局里采购了一台新的工程主机用于公文短信提醒。由于主机需要安装软件与省厅OA系统对接,而当时我对这方面知识还有所欠缺,于是向省林业厅信息中心的领导请教,他们马上热情地邀请我去长沙,答应当面给我传授操作要领。
  2011年盛夏的一天,太阳火辣辣的,我带着工程机,坐班车去长沙。一下车,就感到热浪袭人,让人透不过气来。我搬下又重又大的主机,没走多远,就衬衫尽湿。我搭乘的士到了省林业厅信息中心。领导们见我满头大汗,拿着主机吃力地走进来,忙迎了上来,帮我把主机放到桌上,说:“你是洞口来的小张吗?怎么一个人来了?这么热的天,辛苦了。”然后,带我去住宿、吃饭。看到省林业厅信息中心领导如此关心、照顾我,满满的感动涌上心头。
  他们腾出时间对我手把手进行培训,还对我讲了林业信息化的最新动态、发展趋势以及如何规划和做好县级林业信息化。临别时,他们还送了我一些业务书籍,鼓励我说:“小张,我等着你的好消息。”握着领导的手,千言万语涌上心头,一时不知说什么好,望着他们的脸,看着他们充满期待的眼神,我看到了林信人的精神和魅力!
  回来后,我马上投入到紧张的工作中,结合局里的实际,提出了洞口县林业信息化建设的基本思路和总体规划,得到了局领导的认可和大力支持。
  二、与林信一起成长
  2013年9月9日,在全国大部分县级林业部门还没有成立林业信息中心时,洞口县林业局拿到了县编办批复文件,成立了洞口县林业信息中心。我被任命为信息中心主任。
  林业信息中心成立之初,设备简陋,只有几台老旧的电脑。我和同事用“披荆斩棘、一往无前”的豪情;用“励精图治、锐意进取”的创新精神;用“没有最好、只有更好”的工作理念,开创了一个又一个新局面。作为一名林业信息化人员,我一遍遍告诫自己,要继续突破自我、完善自我,实干实为,不断提高业务水平,扎实做好每一项工作。
  为了学好信息化管理知识,我购买了很多专业书籍来阅读。这些书籍就好像一叶扁舟,让我在信息化知识的海洋中遨游。当然,做任何事情都不可能一帆风顺。有一次,我为了降低使用成本提高局域网的带宽,想利用县政府电子政务内网千兆网络通信,在操作中把机房的中心路由器端口设置全部搞乱了,导致林业系统的政务网络全部中断。
  当时我真是欲哭无泪,但也只能重新振作精神,继续寻找解决办法。那天晚上,县政府信息办的同事和我两个人就待在机房,经过不断地摸索,终于把问题解决了。一分耕耘,一分收获,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和实践,我可以解决网络系统的常用故障。
  在许多基层林业单位不知道信息化为何物时,洞口县林业局局域网光纤已连接到乡镇和各个林场,并率先利用省林业厅开发的OA系统进行协同办公。一时间,洞口县林业信息化建设成为全省林业系统学习的榜样。
  为了让林业干部职工适应网上办公,洞口县累计培训人数达1000多人次。刚开始,有些电脑操作员什么也不会,我就手把手地教。记得有位年纪大的局领导刚学电脑时,他手指的力度总是不对,不是按重了就是按轻了,而且界面就是不出来,有时他的手指无意间碰到了其他按钮,会跳出来其他界面。
  看到自己笨手笨脚,他有点打退堂鼓了。我对他说:“我以前也是这样,不要急,慢慢来,时间长了就熟能生巧,关键是要多练练。”果然,一个星期后,他的操作慢慢熟练起来。
  林业信息化的普及,不仅方便了基层办公,也方便了最基层的林农。洞口是全国林业大县,罗溪和渣坪等几个山区乡,林农都是靠山吃山。由于离县城太远,又都是盘山公路,来回很不方便。以前,这些林农为了办一张采伐证,要在县城住一个晚上,第二天才能回去。记得有一年,罗溪乡一位林农为了办采伐证,带着干粮一大早走山路赶班车,在下坡时,由于不小心摔倒在地,弄伤了腿,花了一大笔医药费。局领导得知此事后说,再怎么困难,也要建成全县智慧林农服务平台。
  智慧林农服务平台的建成和完善,让广大林农体验到了网络 “一站式”便捷服务。在互联互通的全县林业在线办证平台上,林农在家门口就可以办理所需的各种证件。祖祖辈辈务林的老农,也可以用他们那粗大的手指在鼠标上办事,在网上获得国家林业政策信息和林木测土配方信息。林农的家门口,有了提供科技服务的贴心专家。
  十年间,洞口县林信从组网到成立机构,从开设门户网站到建成OA协同办公系统、智慧林农服务平台,森林防火指挥系统、测土配方系统,生态公益林数据库,林权数据库等32个系统,也慢慢地成为全省县级林业信息化的领头雁。
  十年来,我多次参加国家林业局信息办举办的各种业务培训,2014年到厦门、2015年前往成都、2016年在北京、2017年到海南,聆听了各级专家的亲自授课,也成长为林业信息化行业一名尖兵。
  三、与林信一起闪光
  与林信相伴十年,在感慨时光飞逝的同时,我亲眼见证了中国林信的飞速发展。
  十年来,中国林信从无到有,逐步完善。2014年,中国林业网位居部委网站第二名,子站数量突破3000个,2017年再次荣获部委网站第二名,中国林业网连续6年蝉联“中国最具影响力党务政务网站”。洞口县就有8个子网站运行在中国林业网上,其中洞口林业网作为中国林业网县级林业子网站,我们一直努力做出自己的特色,为中国林业网贡献自己的一分光与热。2014年洞口县林业网在全国林业系统县级网站测评中排名第四,获全国林业系统十佳县级网站。
  2017年5月26日成立了国家生态大数据研究院,为国家宏观经济运行、林业现代化建设提供大数据服务支撑。
  同时,中国林业云和移动互联网指导意见也相继出台,“金林工程”等重大项目建设取得突破,国家林业局网上行政审批平台、国家林业局生态大数据建设日益完善。
  十年来,在国家林业局党组的正确领导和各地各单位的共同努力下,全国林业信息化示范市、示范县及示范基地组成了内容涵盖各业务领域的示范体系,取得前所未有的辉煌成就。全国林业信息化率超过70%,国家级林业信息化率达83.77%,省级林业信息化率达67.79%,市级林业信息化率达60%,县级林业信息化率达45%。而洞口县林业信息化率却达 76.56%,成为中国林信中骄傲的一分子。2014年,国家林业局授予洞口县全国林业信息化示范县;2016年,洞口县在国家林业局举行的县级林业信息化测评中排名第六,获全国林业信息化建设十佳县级单位;2017年,洞口县在国家林业局举行的县级林业信息化测评中,又获得全国第四名。让我们感到自豪的是,洞口县的林业信息化建设,像一滴晶莹的水珠,汇入国家林信的海洋中,破浪前行!
  十年的努力,伴随洞口林信从启动、成长、快速发展和不断完善,我个人也随之成长,我获得了高级工程师职称,并多次荣获县人民政府颁发的三等功等嘉奖,被评为市林业局优秀通讯员、县信息化建设先进个人。洞口林业信息人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撸起袖子加油干,付出了汗水,收获了喜悦。
  站在新的征程、新的起点上,作为一名基层的林信人,我希望林业信息化以重大项目建设为载体,强基础、重应用、扩覆盖、优管理、提水平,进一步完善林业信息化基础设施,让信息化成为守护生态文明安全的重要基石。

 

 
我的林业信息化之路
甘肃祁连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信息办主任 李元鸿

 

  我是2003年到甘肃祁连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参加工作的,也是在这一年开始了我的林业信息化之路。回顾这十多年的信息化工作经历,有快乐,也有苦恼,但能参与到全省林业信息化建设中,见证甘肃林业信息化从无到有、从有到强的发展历程,令我倍感荣幸和自豪。
  2003年,那时候林业信息化建设还没有兴起,作为西部省份的甘肃,林业信息化更是一片空白。就是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祁连山管理局率先开始了对林业信息化的探索。开始之初,先想到的是建设办公网络,于是在2003年年底,建成了局机关局域网,接入了20M互联网光纤线路,每个科室都配备了办公电脑。记得刚接通互联网那会,职工都很高兴,晚上加班加点都要学学电脑,上上网,那时候我是特别忙,因为大家一有问题就会找我去解决,我也因此在这种忙碌中找到了自信和自豪。
  2005年,管理局率先建成了保护区门户网站,一时成了一件稀罕东西。那时候因为网站比较少,访问量还是比较多的,再加上其他网站的转载,网上有关祁连山的信息就很多,形成了很好的宣传效果,使更多的人关注到了祁连山,同时也让局领导认识到了信息化建设的重要性,更加重视信息化工作,提出了进行保护区信息化体系建设的工作思路,将信息化工作列为保护区工作的一项重要任务,相继建设了保护区网站群,建成了覆盖基层22个自然保护站的办公局域网,实现了管理部门之间的网络互通,为日后深入推进祁连山林业信息化建设奠定了一定的基础。
  时至今日,我依然很敬佩当年局领导超前的工作思路,以及对信息化工作的重视。我清楚地记得,有一次,因为没有维护好网络,领导狠狠地批评了我一顿,当时感觉很委屈。但正是领导对工作的这种严格要求,鞭策着我不断地去努力,逐渐成长为技术骨干,而这也成为了我信息化工作中最难忘的回忆。
  在林业信息化发展历程中,2009年是值得铭记的一年。这一年召开了首届全国林业信息化工作会议,发布了《全国林业信息化建设纲要》和《全国林业信息化建设技术指南》这两个指导全国林业信息化建设的纲领性文件,使全国林业信息化建设步入了健康发展的轨道。也是在这一年,甘肃林业人认识到了差距,有了知耻而后勇的动力。到2011年,全省林业信息化建设工作正式启动,我被抽调上来参与此项工作。那时候省林业厅的信息化建设是一片空白,没有机构,没有人员,没有经费,真是“万事开头难”啊。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当时负责此项工作的吴克明主任带着我一个兵开始了万里长征第一步。说到这儿,我不得不说说省局信息办的吴克明主任了。我一直很敬佩吴克明主任,一是敬佩他的那种拼命三郎的敬业精神;二是敬佩他身上那股“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的军人气骨。
  工作之初,省林业厅首先制订了《全省林业信息化工作管理办法》,明确了网站建设、办公系统建设和厅机关网络及视频会议系统建设几项内容,编制了具体的建设方案。接下来,就要落实经费和人员,而这才是最困难的事。我最难忘的是,有一次我发着高烧,白天跟着吴主任到省电子政务办衔接工作,晚上到医院输液,输完液后还得连夜加班赶材料,第二天早上还要按时把材料提交上。每每想起这些,我内心很是激动。奋斗中虽有苦涩,也有快乐。
  起步虽然艰难,付出总有回报,所有的困难在领导们的不懈努力下一一解决。一是抽调人员,组成了5个人的信息化工作队伍,成立了信息办;二是厅里筹措资金建设了信息化基础设施,打下了基础;三是借助省电子政务办的资金和技术很快就建设了甘肃林业网。2012年2月,甘肃林业网正式开通上线,当月的访问量就达到了10万人次,真是创造了一个奇迹。
  我在省林业厅信息办工作了两年多。2012年年底,我又回到了祁连山,开始了祁连山保护区信息化建设的新征程。2013年,祁连山保护区被国家林业局确定为信息化建设示范单位,保护区根据自身特点提出了“数字祁连山”建设的总体思路,在随后的三年,重点建设了保护区森林资源数据库,建立了从省林业厅到甘肃祁连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再到22个保护站的多级视频会议系统,建设了覆盖祁连山管理局和22个保护站,以及甘肃省森林公安局祁连山分局和18个林区派出所的协同办公平台,林业信息化在祁连山逐步迈向全面发展的新阶段。
  2017年始,局领导在一片不叫好声中把信息化工作提升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紧抓祁连山生态环境问题整治和全省林业信息化大发展的契机,按照全国、全省林业信息化发展总体部署,整合林业资源数据、转变传统的管理工作方式,努力打造提升“智慧祁连山”大数据应用平台,建立保护区现代化管理体系。
  2018年10月,全省林业信息化现场会在祁连山保护区召开,在保护区内的大黄山保护站进行了基于信息化的森林防火、林政执法和林业有害生物远程诊断三个演练,实现了信息化技术在林业核心业务中的真正应用,得到了国家林业局信息办和省林业厅的高度肯定。演练成功的那一刻,是我从事信息化工作多年来最骄傲的时刻,所有的辛苦都化成了幸福的泪水。这一刻,我也看到了局领导发自内心的喜悦和自豪。
  2018年12月中旬,甘肃省委常委、副省长周学文在省林草局调研工作时,基于网络远程观看了智慧祁连山大数据平台的应用情况,给予了充分肯定。各级领导对祁连山保护区信息化工作的重视和肯定,让我这个搞了16年林业信息化工作的人有了被重视的自豪,给了我动力,也给了我压力,激励着我立志不断奋进,在林业信息化的道路上继续砥砺前行。
  回顾这些年的林业信息化工作之路,最痛心的是机构没有健全。祁连山管理局虽然成立了信息办,但直到现在还是一个临时机构。从事了这么多年的信息化工作,也取得了一些成绩,遗憾的是没能确立一个被人认可的机构和身份。这是我的遗憾之处,也是美好的愿望。我相信,在习近平总书记网络强国战略思想的引领下,未来的林业信息化之路将会更广阔。

 

 

当自然保护区遇见信息化
卧龙自然保护区管理局信息中心主任 王永跃

 

  卧龙自然保护区信息化建设全面启动是十年前的事了,与全国林业信息化全面加快推进保持同步。这十年,信息化浪潮席卷全球,林业信息化突飞猛进、天翻地覆,“智慧卧龙”全面建成,成为推动卧龙自然保护区保护与发展的重要抓手。回忆起参与建设时的酸与甜,苦与乐,感动和喜悦总是盈润于心间,久久不曾弥散。
  一、福兮祸所伏,大地震后的浴火重生
  卧龙信息化建设始于汶川大地震。2008年5月12日发生的四川汶川特大地震让在海内外享有 “熊猫故乡”“广谱自然基因库”盛誉的卧龙保护区遭受重创,大熊猫圈舍损毁严重,有6只大熊猫失踪。保护区交通、通信、电力全部中断,给救灾工作带来巨大困难。当时国家林业局祝列克副局长和时任国家林业局救灾办主任的李世东到卧龙指导救灾和重建工作时,提出加大信息化建设力度,提高管理水平和效率,对我们启发很大。为了重建一个基础设施更加完备,保护科研技术更加先进的“熊猫家园”,在灾后重建中,保护区管理局将建设“数字卧龙”作为重点项目。
  2009年年初,《全国林业信息化建设纲要》发布,国家林业局信息办正式成立,为“数字卧龙”建设指引了方向,提供了指导。我有幸承担了“数字卧龙”系统建设。从需求调研到可研立项,从勘察设计到工程实施,受次生灾害和多种因素影响,到2014年年底,总投资7000多万元人民币的“数字卧龙”系统平台终于测试完成并正式投入使用。
  2016年,响应国家林业局建设智慧林业的号召,“数字卧龙”系统成功升级为“智慧卧龙”综合平台。从“数字卧龙”到“智慧卧龙”,毋庸置疑,这为地理位置偏僻、交通困难的卧龙建起了一条与世界互联互通的信息化技术高速公路。
  二、砥砺前行,一路有你
  卧龙信息化建设的过程是艰难的。这种艰难既有客观因素,还有主观观念。客观上,“数字卧龙”系统建设内容涉及八大环境,施工范围连绵300多公里,其中,80%以上的基础设施建设都在沟壑丛生、条件艰苦的野外。卧龙地处高山峡谷地带,特殊的高海拔气候,无路可寻的原始森林,陡峭入云霄的崖壁,冰冷刺骨、湍急的河流,频繁发生的自然灾害,都是制约这种点多面广建设内容顺利完成的关键。建设过程中,项目组人员上高山、趟河流,用脚丈量了好几百平方公里的土地,硬是在海拔2500至3000多米的悬崖峭壁上、原始森林中建起了多个语音基站、监控摄像头和WIFI,在地形复杂、树根纵横的泥土里铺设了联通所有硬件设备的光纤和电缆。除了饿了只能啃干粮,渴了只能喝融化的雪水,过河需要架木桥,上山只能搭天梯等困难以外,野外出没的扭角羚等野生动物,一不小心就附在皮肤上喝血的蚂蟥、草虱,随时可能发生的泥石流、飞石、滑坡等危险无一不威胁着人员安全,影响着工程进度。另一个客观因素,则是无章可循。那摸着石头过河的现实困境,现在想来仍记忆犹新。卧龙信息化基础为零,无任何可供借鉴的经验,项目组里具备信息化专业技能的人仅占20%,这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挑战。把握物联网、“互联网+”理念,硬着头皮上一度成为当时的原生动力。而主观方面,很多人认为所谓信息化建设即是智能化、自动化建设,只要把设备买回来,联通测试就行,若干年之后,对设备进行更新换代即可,不需要考虑环境、系统关联、数据规范、网络安全等因素,这无形中给我和项目组都增加了不小的压力。
  卧龙信息化建设成果的推广是缓慢的。虽然几经艰难,磨炼了不少心性,也还有一些地方没有达到预期中的那种美好,但总算迎来了工程竣工的那一天。当以深山里海拔2600多米的摄像头为代表的36路摄像头点亮监控大厅的大屏,当从来没有通信网络的邓生保护站用上了电话和互联网,当野外巡护脱离了纸和笔,当IP组网的对讲机隔离了通讯盲区,当各软件系统改变了办公的效率,当初步验收会议上掌声响起来,卧龙长期以来信息不畅,信息技术落后的壁垒终于被打破了!掩饰不住激动的心情,我和项目组的每一位成员都急于想把成功的喜悦和信息系统的便捷智能传递给每一个人,应用到卧龙的每一项发展上。但我们忽略了信息化的普及是需要时间的。很多人、特别是习惯了传统工作模式的人并不愿意利用“数字卧龙”系统的成果来开展工作。为了解决问题,打消顾虑,我们一方面在改善使用界面、提高设备性能等上下工夫,另一方面划分使用者群体进行耐心宣讲和培训,让使用者体验到了信息系统带来的便利高效。
  每每在我们困难、迷茫的时刻,国家林业局信息办和四川省林业厅信息中心,总是为我们加油鼓劲,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支持我们继续前行。局信息办多次派员前来指导调研,多次召集我们参加全国会议和技术培训,提高思想认识水平和专业技术能力。2015年,卧龙被选为首批“全国林业信息化建设示范基地”,在同年11月召开的第四届全国林业信息化工作会议上,“智慧卧龙”被选为先进典型作了大会交流发言,既是对我们成绩的肯定,也是对我们工作的鼓励。2017年12月,国家林业局信息办主任李世东一行到卧龙调研信息化工作,充分肯定了“智慧卧龙”的建设成效,并提出智能识别、平台大统一、大数据分析与挖掘等方面的指导性意见。2017年,卧龙的信息化建设获得中国智慧林业最佳实践50强殊荣。
  三、智慧卧龙,魅力无限
  卧龙信息化建设的作用是明显的。卧龙保护区面积20万公顷,地域广阔,保护站点分散,一度交通靠走,通讯靠吼。“数字卧龙”系统平台标志着卧龙实现了信息化。2015年,基于“数字卧龙”系统平台的传输通道,卧龙与央视网合作,以直播的方式,首度将圈养大熊猫和位于深山中的大熊猫栖息地一起向全球网友推出,收获了几亿粉丝。同时,凭借与防火、防洪、智慧旅游、移动办公等信息化平台的进一步融合,2016年,崭新的“智慧卧龙”平台应运而生,卧龙的信息化应用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如今,除了保护区职工可以利用“智慧卧龙”平台推进工作外,全球的粉丝也可以通过互联网随时直观、便捷地了解到卧龙包括野生大熊猫、水鹿、扭角羚等珍稀野生动物的活动情况和生态环境保护状况。到卧龙参观考察借鉴信息化建设经验的单位特别是自然保护区同行越来越多,卧龙的信息化建设模式正在被应用和推广。
  最令人欣喜的是,信息技术的广泛应用,惠及到了在卧龙境内生活的5000多名藏羌农民,通过“智慧卧龙”中的“智慧生态旅游”平台,人们发展生态旅游业,实现了增收,有效减缓了保护与发展的矛盾,为卧龙大熊猫保护事业营造了良好的环境。
  我对信息化系统的建设和应用始终保持着特殊的情怀。这种情怀建立在亲眼见证了信息化系统对于推进保护区各项工作的强大技术支撑上,建立在和一群不怕流血流汗的人共同建起一个先进主流的系统并目睹它逐渐成长壮大上,建立在信息化对于推进我国林业现代化建设的无限魅力上。
  今天,在国家林草局信息办带领下,全国林业信息化已经形成了完善的组织机构和发展机制,为统筹加快草原信息化建设奠定了基础。我相信,在未来的又一个十年,自然保护区的信息化建设和应用将迎来更加阳光明媚的春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