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善生态 黄土塬披上绿装

国家林业和草原局政府网 http://www.forestry.gov.cn2022-04-29来源:人民日报
【字体: 打印本页

陕甘宁革命老区——

改善生态 黄土塬披上绿装

暮春时节,行走在陕甘宁革命老区,但见陕西、甘肃交界处的子午岭上草木葱茏,宁夏彭阳梯田里杏花烂漫。

陕甘宁革命老区处于黄河中上游地区。近年来,陕甘宁革命老区干部群众牢记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持续推进国土绿化、生态修复和流域综合治理,昔日的黄土地逐渐披上绿装,入黄泥沙量大幅下降,绿水青山正在变成金山银山。

植树造林防风固沙,生态环境明显好转

鼻尖贴着峭壁,脚下黄河滚滚。李峰“挂”在20米高的半空中,一手把住绳索,一手抽出背上的树苗,稳稳地栽进垒石坑中。

在延安市延长县黄河岸边,曾经光秃秃的山崖,如今已是满目葱茏。15年来,李峰带领的一支60余人的植树队,已在黄河崖、延河壁上栽下30多万棵侧柏。

“这里是典型的石质山,表层土壤只有10厘米,过去树苗成活率不到六成。”李峰说,要栽活一棵树,首先要就地将山石敲碎,垒起半米多高的石坑,将树栽下后再回填黄土,然后“喂”足60斤水。

陕甘宁革命老区多半属于典型的黄土高原丘陵沟壑区,年均降雨量只有200到500毫米;生态环境整体脆弱,环境保护和生态建设任务繁重。

从陕西省榆林市榆阳区李官沟村的观景台上望去,一片片沙丘绿意铺展。“刚到李官沟时,这里除了沙,就是土。”2012年,植树造林能人李增泉在这里租下了10448亩土地,既种樟子松生态林,也种桃、李子等经济林。“等这片绿林成了规模,我们可以建生态旅游观光区,有采摘园、有农耕文化展览馆,废弃的土窑洞还能改造民俗风情园……”

治沙人一代接着一代干,目前榆林860万亩流沙全部得到了固定或半固定,沙区植被平均覆盖度达到60%,实现了从“沙进人退”到“绿进沙退”的飞跃。

刨坑、栽树、浇水,甘肃省庆阳市华池县南梁镇高台村六道梁上,造林大户李文军忙得满头大汗。2013年以来,他已在华池县6个乡镇、12个行政村种下近10万亩,共2200多万棵树。

地处黄土高原腹地的庆阳市,境内沟壑纵横、植被覆盖率低。2013年,庆阳启动实施“再造一个子午岭”工程,规划每年利用宜林荒山造林100万亩以上。到2020年底,当地累计完成造林730.85万亩。去年初,庆阳又开展“再造一个子午岭”工程提质增效行动和“一村万树”工程,进一步提升林草生态建设水平。如今沙尘天气越来越少,去年庆阳市环境空气质量优良天数340天,环境空气质量综合指数为2.95。

因地制宜修复生态,入黄泥沙大幅减少

流经宁夏回族自治区固原市隆德县的渝河,曾经因为工业、生活污水污染,成为一条臭水河。经过生态修复,渝河重现水清岸绿,还新建了3座公园,成为群众休闲的好去处。

2015年,渝河因劣Ⅴ类水质、跨界污染问题被中央环保督察组点名批评,一场河湖综合治理的“硬仗”由此开始。当地封堵渝河沿线27处直排口,取缔淀粉加工企业13家,新建污水处理厂和处理站,实施雨污分流工程;同时开展渝河流域山水林田湖草综合治理,将12座蓄滞净化池及流域内外16座库坝连通,使造林成活率由原来的30%提高到了80%。2019年,渝河被列入全国示范河湖建设名单,成为宁夏唯一入选的河流。

4月14日,春雨淅沥。甘肃省庆阳市合水县何家畔村,80岁的村民张应存正悠然地喝茶。而在这之前,他可没这份兴致——当地土质为湿陷性黄土,遇水极易垮塌;气候干旱,但多发短时强降雨。窑洞受损、耕地被冲、道路垮塌……经历这些灾害的张应存,“既盼雨又怕雨”。

庆阳市水土流失总面积一度占到土地总面积的86%,2015年,庆阳实施“固沟保塬”工程,开展“塬面径流调控、沟头加固防护、坡面植被恢复、沟道水沙集蓄”治理。截至2021年底,庆阳累计治理保护塬面1543平方公里。

如今张应存老屋所在的段坑崂沟已变得花红柳绿。“我们根据地势开挖了水渠,并安装暗管逐级排水,最大限度减少了雨水冲刷强度。”合水县水土保持局局长呼保仁说。

沟里筑道墙,拦泥又收粮。陕西省榆林市子洲县白家沟村历史上多次遭遇山洪,土地被冲毁、庄稼歉收。2018年,子洲县在白家沟村实施水土保持综合治理项目示范工程,兴建3座淤地坝,在分支沟道上梯次建设谷坊,同时在山梁坡峁修建梯田,实现沟坡兼治。

“小流域综合治理有效遏制了水土流失趋势,榆林全境累计治理水土流失面积1.8万多平方公里。”榆林市水利局党组成员杨思炯说。

拓宽农民增收渠道,绿水青山换来金山银山

时节一到,固原市彭阳县的杏花就开了。

红云片片的杏树园里,村民正忙着修剪枝条。“当年植树造林种的杏树,现在成了大家的摇钱树。”彭阳县大沟湾流域护林员朱宏礼介绍,彭阳县地处黄土高原,山多川少,沟壑纵横,过去没少受水土流失的害。

近年来,彭阳县在治理完毕的山岭上嫁接山杏,发展起以红梅杏为主的林果产业。2021年,彭阳红梅杏被列入国家地理标志认证,成了当地百姓的致富果。据统计,2019年以来彭阳县积极发展苹果、花椒、大果榛子等林果产业,截至去年底带动群众人均增收1100元。

陕西洛川塬上,粉白相间的苹果花漫山遍野。“春来一山雪,夏来一山绿,秋来一园果,冬来一园梦。”洛川顶端果业的电商直播间里,38岁的秦军莉热情地向网友推介洛川苹果。她身后,一颗颗红彤彤的苹果正在智能选果线上滚动,即将装车销往全国。洛川现在每年苹果种植面积达53万亩,产业总产值达110亿元左右;全县95%的农民从事苹果产业,农民收入的95%来自苹果产业。

庆阳市温泉镇八里庙村,原先的荒山沟如今银杏成林、紫薇连片。在中科院以及同济大学专家的帮助下,庆阳宝裕生态文化产业有限公司投资4000多万元,栽植树木、美化环境,建起太一农庄。今年4月1日正式开业后,农庄吸引1.2万余人前来赏花踏青。

在陕西省延长县国家储备林基地,张家滩镇苏家岭村村民王冬峰正将一棵棵油松种上荒坡,“这树干又直又挺,树皮厚,一看就是好苗子。”当上了植树工,王冬峰每天能拿170元工资,家里流转的土地还能拿租金。

“基地建设总规模5.28万亩,目前已完成人工林1.7万亩。”基地负责人吴中秋说,项目成林后可新增森林面积5.08万亩,储存碳汇量12.53万吨,提高全县森林覆盖率1.4个百分点。(人民日报记者 付文 原韬雄 秦瑞杰)

【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