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舞关东万里霜

国家林业和草原局政府网 http://www.forestry.gov.cn/2020-11-13来源:湖南日报
【字体: 打印本页

11月10日,白鹤一家3口迁徙来到卧龙湖,中间的那只是今年新出生的鹤宝宝  李剑志摄

 
  “鹤鸣于九皋,声闻于天。”11月10日5时许,来自湘、鄂、赣、粤、京、辽等地的环保志愿者,悄悄走进辽宁省康平县卧龙湖湿地,开展候鸟跟踪守护行动。听到仙鹤的啼鸣,大伙无不心花怒放。
  卧龙湖湿地位于辽宁北部,辽河上游西岸,是东亚鸟类迁徙的重要补给站。此时,湖边结了薄薄一层冰。
  远远望去,卧龙湖水平如镜,水鸟像芝麻一样到处散落。突然,对讲机里传来鸟类学家周海翔教授的声音:“右前方大雁起飞了。”只见湖面上20多只大雁腾空而起,逐渐摆成“一”字队形,欢快鸣叫。“大雁要进食了,它们可能飞到右边的农田去捡拾庄稼地里残留的粮食。”活动发起人、岳阳环保志愿者周自然判断道。
  “这是一群豆雁。”长期在洞庭湖拍摄的岳阳电视台记者严钦海,对豆雁的叫声耳熟能详。
  “看,正前方300米处有一群小白额雁。”周自然说。
  终于找到他们了。前年,周自然等跟踪小白额雁“寒寒”“庆庆”到了俄罗斯远东。“寒寒”连续3年的北迁路线都经过卧龙湖,卧龙湖是洞庭湖大雁的重要途经地。
  记者惊喜地看到,平静的湖面分布着成千上万的水鸟。雁鸭群起群落,白鹤则三五成群觅食。
  湖南李剑志、江西王榄华、辽宁王敏和刘丽等摄影家架起“长枪短炮”,一阵猛拍。《汽车与运动》总监高朔在一旁静静地观赏着鸟儿和拍鸟人,内心欣慰。他带着虞礼文、孙燕初等驾着4台车,长驱800公里,为行动保驾护航。
  “今年亚成年的白鹤特别多,白鹤的幼鸟是黄色的,就是南方人所说的黄鹤。”顺着周海翔手指方向望去,果然见到十几只黄鹤。“这说明,今年白鹤在西伯利亚的生长和种群增加的情况比较理想。每年我们做鸟类调查,一项重要工作就是关注黄鹤的数量。”
  辽宁鸟类摄影家冯景智插话道:“全球白鹤数量只有4000只,但卧龙湖前几天已统计到2400只。按照近年的跟踪统计,白鹤的数量应该超过5000只。”
  大家缓缓向白鹤的方向走近,一道长长的围栏横亘在面前,围栏过去是一条5米宽的水渠,水渠那边是50米纵深的芦苇。周海翔说:“人离鸟越近,鸟受到的干扰越大。这样的布局让人在远处观鸟,鸟类不受打扰,这也是卧龙湖能够有如此众多的水鸟驻足的原因。”
  大家慢慢往回撤。记者发现刚刚收割的玉米地里残存了很多玉米粒。“这是候鸟的食物吧?”
  “是的。”周海翔说,“这块地的左边是人工收割的,很少有残余。这边打了捆的秸秆,是机器收割的,残留比较多。这些残留在地里的玉米,就是鸟类的食物。”
  “稻获九成留鹤食,网开一面有鱼存。要提倡人类取舍有度的生产生活方式,让候鸟有足够的生存空间。”周自然自言自语。
  “候鸟的迁徙路线是一个完整的生态系统,每一个环节都不可或缺。”卧龙湖湿地保护区负责人张京武对大伙说,“我们会尽最大的努力为洞庭湖和鄱阳湖的候鸟保驾护航。”(记者 徐亚平 通讯员 张为)

【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