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棵红花玉兰背后的15年坚守

国家林业和草原局政府网 http://www.forestry.gov.cn/2020-12-30来源:湖北日报
【字体: 打印本页

博士后桑子阳扎根深山“育新苗”,百万年薪“挖不走”——
一棵红花玉兰背后的15年坚守

  那是多么美好的一棵树啊!

  深山尚未苏醒,唯有它满树繁花,娇艳欲滴。

  15年前,当桑子阳在北京林业大学马履一教授的带领下,翻山越岭,在海拔1100米的高山上见到这棵“红花玉兰”时,他惊呆了。

  这棵树,是马履一教授于2004年在宜昌地区调查森林资源时发现的,经中国林科院著名树木分类专家洪涛教授鉴定,为木兰科木兰属新种,世界稀有,五峰独有。

  “这是罕见的能开出红花的高大乔木,是上天赐给宜昌市的瑰宝,我们一定要让它走出深山,造福百姓!”马履一激动地说,桑子阳坚定地点了点头。

  那一刻,一粒红花玉兰的种子,在桑子阳心中生根发芽。

  那时起,一段扎根山区搞科研的坚守之路,拉开帷幕。

  

生长在五峰大山里的野生红花玉兰

  

  人工繁育野生树,相当于把狼驯化成宠物狗——

  “认准的路,再难都要走下去”

  “红花玉兰,很美,要让它走出深山,很难。”

  12月5日,在宜昌市五峰土家族自治县林业局林科所的办公室里,回忆起15年前的那一幕,桑子阳感慨当初“初生牛犊不怕虎”。

  2005年,桑子阳还是一名刚入职的林业干部,被宜昌市选派到北京林业大学进修一年。学期刚满的他,对于将野生树种培育成景观树的艰难过程,知之甚少。

  “野生红花玉兰,只长在五峰高山上,母种只有一棵;作为景观树,不仅要适应各种海拔,还要培育成千上万棵树苗。”桑子阳说,这种难度,就像把狼驯化成宠物狗。

  驯化,是一个毫无经验可循的过程。当时,谁也说不清楚,要让红花玉兰走出深山,需要投入多少精力、多少时间。

  但是,那棵红花玉兰,已长进桑子阳心里。多少个夜晚,他只要一闭上眼睛,脑子里尽是一树繁花。

  “认准的路,再难都要走下去!”

  2006年,桑子阳经过艰苦努力,考上北京林业大学在职研究生,专攻红花玉兰的驯化和繁育。

  妻子怀胎待产、家庭收入不高……那段时间,桑子阳克服种种困难,边工作边学习。他经常带着几个馒头出门,翻山越岭采样研究,然后马不停蹄,赶到北京求教。

  2008年硕士毕业,2011年博士毕业。在读研读博的两个阶段,桑子阳总是花半年时间集中修学分,其余时间都住在山上,做实地研究。

  在植物分类学里,真正的“红花玉兰”,只是生长在该县长乐坪的那一棵。但在五峰大山里,还分布着2000多棵“变种红花玉兰”。

  5年里,为了培育出最好的种苗,桑子阳寻遍这2000多棵红花玉兰。他时常在山上农户家借宿,十天半月不回家,农户们都叫他“花博士”。

  导师马履一评价道,桑子阳的毕业论文,一半来自学校,一半来自深山。每一个细节背后,都是成百上千次的实验。

  

桑子阳在野外研究红花玉兰

  

  15年“泡”在深山,谢绝百万高薪“坚持不走”——

  “搞科研要有定力,不能冲着名利去”

  2011年,桑子阳走上博士后岗位,仍每天泡在深山里,研究红花玉兰。

  每年三月到四月间,红花玉兰的盛花期,他都会住在山上,对红花玉兰各项指标详细记录。

  翻看桑子阳的科研笔记,可以清晰看到:一棵树长在什么地方,海拔多高,有多少朵花,花有几种形态,每种形态是什么颜色、什么香味、有几片花瓣……

  大量细致入微的研究,为红花玉兰苗木繁育技术打下扎实基础。

  2013年,在马履一团队的帮助下,最后一道难关被突破——一项名为“带木质腹接”的创新技术,让红花玉兰的嫁接存活率提高到95%,市场应用之路由此开启。

  东南沿海的企业、研究机构等纷纷找来,有的开出百万元年薪,有的给房给车,邀桑子阳前去工作,均被他婉言谢绝。

  “五峰培养了我,大山成就了我,我就应该留在五峰,造福乡亲。”桑子阳说:“搞科研要有定力,不能冲着名利去。”

  15年来,他已记不清拒绝过多少次这样的“高薪聘请”,他一直“坚持不走”。

  时至如今,他家仍然过着清贫的生活。两个孩子在读书,开支较大,夫妻俩省吃俭用,工资时常捉襟见肘。

  15年来,在他的协调下,五峰成立院士专家工作站,马履一教授前来担任首席科学家;围绕红花玉兰,北京林业大学的6名博士后、12名博士、30名硕士前来开展研究。

  百余篇学术研究论文,逐渐揭开红花玉兰的神秘面纱。红花玉兰不仅有了“娇兰”“娇红”等20多个品种,还有了适应不同海拔的“北京版”“上海版”“深圳版”等多套培育种植方案。

  桑子阳说,他就像一个外界了解红花玉兰、研究红花玉兰的“落脚点”,更像一个“推销员”。每次有研究和考察团队前来,他都主动当向导,带队上山。

  1000万棵新苗已播撒,他期待“花开全国”富乡亲——

  “一辈子只要做好一件事,就够了”

  15年来,高山之上的野生红花玉兰,开了一季又一季。人工繁育的新苗,也诞生了一批又一批。

  如今,五峰已建立两个大规模红花玉兰种植基地,全县种植面积400多亩,为全国各地提供1000多万棵幼苗。

  苗木繁育基地,位于仁和坪镇;科研推广示范基地,位于渔洋关镇,两个基地相距近两个小时车程。

  桑子阳常年在两个基地间来回奔波,既当“推广员”又当“技术员”。有村民想种植红花玉兰,他不仅几十棵、几百棵免费提供树苗,还跟踪指导服务。

  今年秋天,桑子阳被评为“湖北省优秀博士后”。三峡大学发来聘书,请他去学校当教授。

  “搞产学研合作可以,带学生也可以,但不能离开五峰。”他说,搞林业就要扎根山区,还有很多事等着他去做。

  原来,随着对红花玉兰深入研究,桑子阳发现,除了作为观赏树种,红花玉兰的中药材价值和食用价值,都有待发掘。

  “红花玉兰是辛夷花,含有的药用成分可以治疗鼻炎,我们可以专门培育药用成分较高的品种,形成一条新的产业链。”

  “红花玉兰花朵饱满清香,可以制作玉兰花茶、玉兰花饼,食用价值也很高。”

  谈起这些,桑子阳如数家珍。他说,红花玉兰产业目前尚处于培育推广期,要真正花开全国、富泽乡亲,或许还要10年、甚至20年的时间。

  12月6日,一场初雪过后,桑子阳踏着泥泞,赶到仁和坪镇的基地检查树苗。

  看着一人多高的树苗已冒出花苞,他露出了欣慰的笑容:“我要一直坚持下去,一辈子只要做好一件事,就够了。”(文/图 记者 邓伟 通讯员 姜雅丽 王登府)


【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