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寻找拯救胡杨林的英雄

国家林业和草原局政府网 http://www.forestry.gov.cn2022-03-14来源:新华网
【字体: 打印本页

寻找拯救胡杨林的英雄
——写在塔里木河流域胡杨林拯救行动告成之际

新华社乌鲁木齐3月14日电 题:寻找拯救胡杨林的英雄——写在塔里木河流域胡杨林拯救行动告成之际

新华社记者潘莹、赵戈、阿曼

2019年启动的塔里木河流域胡杨林拯救行动,让600多万亩濒临死亡的原始胡杨林再现生机;为天山以南1000多万各族群众,在“死亡之海”塔克拉玛干沙漠近旁筑牢绿色屏障。

三年拯救行动交出满意成绩单的背后,是一群鲜为人知的无名英雄:他们常年驻守风头水尾、无人区,卧沙涉水,用双脚丈量每片胡杨林;挖渠引河,为胡杨送上“救命水”。面对艰苦、寂寞、枯燥,他们如同胡杨昂然坚守。

近日,记者来到地处塔里木河流域天然胡杨林深处,走近这个群体。

守望在“最孤远的前哨”

国家级公益林尉犁县营盘管护站,驻扎在距县城220多公里的无人区,向东一二百公里即到“楼兰故城”所在的罗布泊,堪称当地守护胡杨“最孤远的前哨”。地图上找不到地名,站名取自考古工作者在附近荒漠发现的汉晋时期的营盘古城。

在国家级公益林尉犁县罗湖罗克管护站,护林员骑着摩托车蹚过塔里木河去查看胡杨长势情况(2月22日摄)。新华社记者 赵戈 摄

记者一行从营盘管护站往东,走过寸草不生的戈壁滩,折向东南,驶过坑洼不平的沙土地。汽车轮胎扬起的沙浪,瞬间遮蔽两侧车窗,车内忽明忽暗。待车停定,一片挺拔遒劲的胡杨树赫然显现。

“你看,这里如果没有胡杨,会是啥样?”指着这片防风固沙“前沿阵地”,同行的尉犁县国有林管理局负责人艾力·尼亚孜说。

“嘟嘟嘟”,忽然传来摩托声,3个身影风驰电掣般从远处密林钻出,瞬间停在眼前。

身穿如戈壁滩色彩的灰色工作服,头盔内脸庞泛着黑红,他们是正在巡逻的营盘管护站护林员。

在国家级公益林尉犁县营盘管护站,巡护前,站长外力·吾斯曼(左)和同事在往摩托车里倒入燃料(2月21日摄)。新华社记者 赵戈 摄

为首者是位头发花白的老人,他叫外力·吾斯曼,61岁,管护站站长。“这一带有开矿的,有货车跑,不好好巡逻不行。”这个季节,外力最担心人为火患,一旦发生火灾,后果不敢想。

站上4名护林员,管护面积1005万亩。每天除留一人在家值班,其余三人骑摩托车巡逻,到最远林区要开出180多公里,风餐露宿是家常便饭。

搭在摩托车上的破旧口袋里,有水和馕。至少两人同行,每人带水不能少于两公斤半,是他们的工作“铁律”。当天赶不回站点,就在野外过夜。

“找背风地,在沙地上挖个浅坑,生上火,火灭后盖上沙子,晚上就铺上睡袋睡在上面。”外力乐呵呵地分享野外生存技巧,“野外过夜,最害怕碰上狼,大家轮流守夜。”

在国家级公益林尉犁县营盘管护站,站长外力·吾斯曼俯身指着地上一丛丛像红柳枝条的小苗介绍说,之前渴死的老胡杨,只要有水,就会从根上长出幼苗(2月21日摄)。新华社记者 赵戈 摄

外力过去是牧民,20年前加入护林员队伍,2016年建站以来一直在营盘。他说,过去河道断流,塔里木河、孔雀河水流不过来,大片胡杨死了,大热天,想找凉快树荫地很难。这几年,下游河道来水了,胡杨又活了。

在新疆塔里木河流域,一棵枯死的胡杨又长出了新枝(2月20日摄)。新华社记者 赵戈 摄

返回站上,用毛巾互相拍打掉身上沙土,护林员们开始填写工作日志。要加油、买药、添置生活物资,得到45公里外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二师34团。夜幕降临,光伏发电板电力不足,经常停电。手机信号飘忽不定,时有时无。

35岁的玉苏甫·买买提说:“有点无聊,不过和同事一起习惯了,舍不得离开。”他家在县城附近“罗布人村寨”景区边上,骑摩托车回一趟要花半天时间。

“也有开心的事,这边的风景啊、野生动物啊,有人想看看不到,我们每天看。”他们碰见野骆驼、雪豹、野猪、猞猁、狐狸、鹅喉羚等,会在工作日志中记录下来。

“水来了,胡杨越来越多,以后肯定会更好吧,我想只要身体能行就一直干。”外力说。

打通救命水“最后一公里”

塔里木河流向飘摇不定,护林员成了河水开路人。

每年夏季塔里木河生态输水前,他们给老河道清淤疏通,修建生态引水渠、简易拦洪坝,在新老河道之间织密输水网络,确保每一滴“救命水”流向濒死的胡杨。

在国家级公益林尉犁县罗湖罗克管护站,鸟儿在一处海子上空飞翔(2021年10月27日摄)。新华社记者 赵戈 摄

国家级公益林尉犁县罗湖罗克管护站,靠近塔里木河下游新河道,站长依力哈木·包尔汗说,他们在辖区内大大小小的海子之间挖通了渠沟,成功让海子“增肥”,又在新河道旁修建十多公里引水渠,把生态输水导向断流多年的老河道。

当地59岁牧民艾尼瓦尔·克然木告诉记者:“效果特别明显,30年到50年没浇过水的胡杨树基本上都发芽了,活起来了。”

林区主干道几十米开外密林深处的结冰湖面已开始消融,今年第一批到访的针尾鸭、麻雁不时呼啦啦地飞过。依力哈木说,随着水域面积增多,黑鹳、白鹭等在这里栖息的候鸟种类和数量越来越多。

依力哈木的网名叫“西域胡杨王子”,2020年7月29日,他们成功地把新河道的水引到老河道,他拍了视频上传抖音。“塔里木河下游来水了,胡杨终于吃水了。”他写道。没想到,点赞量迅速逼近16万,涨了几千粉丝。

看到很多网友留言感谢他们拯救胡杨树,这个中年汉子深受感动。拯救胡杨林,他既是参与者也是见证者。在国家大力支持下,2001年塔里木河每年实施生态输水,国家级公益林管护、退耕还林还草等工程相继跟上。党的十八大以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持续加强生态保护力度,他也参加了针对胡杨林开展的春尺蠖飞机防治、水事治理、社会参与生态保护等多个专项行动。

爱护“最美的家园”

尉犁县国有林管理局负责人艾力·尼亚孜来到国家级公益林尉犁县营盘管护站,给护林员们送来了蔬菜和粮油(2月20日摄)。新华社记者 赵戈 摄

47岁的艾力·尼亚孜起初也是一名护林员。“20世纪90年代刚参加工作,看到老河道胡杨林大面积枯死,其他植被严重退化,我眼泪掉下来了,心里特别难受。”如今,夏季塔里木河沿岸数百万亩胡杨林郁郁葱葱,大风、沙尘天气明显减少,他最大的感受是老百姓钱袋鼓了,爱护生态环境的意识也越来越强了。

他说,过去护林员经常和破坏林子的人斗智斗勇。“现在,毁林开荒、滥采乱伐现象看不见了。”艾力说,尉犁县从最初5个管护站、15个护林员,发展到现在22个管护站、190个护林员,大家保护胡杨林,换来生态恢复,也有效阻止了塔克拉玛干沙漠与库姆塔格沙漠两大沙漠的合拢。

一代人的坚守,变成一代代人的坚守。

在国家级公益林尉犁县罗湖罗克管护站,从新疆农业大学毕业的吾买尔·热合曼(右)和同事在巡护胡杨(2月22日摄)。新华社记者 赵戈 摄

在罗湖罗克管护站,记者见到去年从新疆农业大学毕业的吾买尔·热合曼,“专业对口又离家近”是他选择这份工作的理由。吾买尔经常碰到如何防治胡杨蚜虫病害、如何帮助胡杨树长得更直更旺这类问题,“我学的森林保护专业,可以不断积累经验,对以后的人生也是难得的财富。”他露出腼腆的笑容。

在国家级公益林尉犁县罗湖罗克管护站,“00”后护林员米尔扎提·艾尼瓦尔(右)和同事用力推着摩托车越过沙丘(2月22日摄)。新华社记者 赵戈 摄

“00后”护林员米尔扎提·艾尼瓦尔是站上最小成员,20岁的他额前垂下整齐的刘海,更显稚气。“我爸爸也是护林员,我小时候经常坐他的摩托车去巡护,我喜欢这个工作。”米尔扎提喜欢把林区见到的鸟、鹅喉羚、狐狸等动物拍下来。

“有时候想爸爸妈妈了给他们打电话,他们就带好吃的来看我,我爸爸总叫我好好工作。”米尔扎提告诉记者,站上装备很不错,有沙地上开的全地形车,有水上开的摩托艇,自己最近正在学飞无人机。

“旅游旺季,每天几十辆大巴从我家门前路上开过,好多人来看胡杨。”在尉犁县“罗布人村寨”景区附近开民宿的肉孜坦·司地克说,有一次一位玩摄影的客人向他“抱怨”:“过去经常走到跟前去拍的老胡杨,现在拍不上了,因为林子进水啦!”

从空中俯瞰塔里木河下游一处胡杨林(2021年10月21日摄,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赵戈 摄

这位27岁的返乡创业的大学生如今是当地“网红”,除了开民宿,尉犁羊肉、罗布麻茶、“库买其”(一种烤馕)等种种美食,经他直播带货,卖到全国各地。去年家人帮他投资100多万元,精心装修这家“楼兰人家”民宿,今年2月新开业不到1个月收入达8万元。“我家乡生态环境越来越好,天更蓝、水更清、胡杨林更美,我特别自豪。”他说。

据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公益林保护中心统计,2019年至2021年三年拯救行动共完成胡杨林灌溉682.18万亩;引洪灌溉区域森林蓄积量比实施前增加了68万多立方米;平均树高增长0.4米至0.7米不等,天然更新幼苗株数增加约1427万株。

【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