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杜鹃在“熊猫谷”绚丽绽放

国家林业和草原局政府网 http://www.forestry.gov.cn2022-04-19来源:中国绿色时报
【字体: 打印本页

杜鹃花曾经与大熊猫共享栖息地,相伴相生,后来由于人类活动干扰等原因,大熊猫的天然栖息地已退缩到秦岭、岷山、邛崃山、大小相岭及凉山一带。如今,高山杜鹃再次进入大熊猫栖息地,继续“陪伴”大熊猫。

每年3月末,高山上的杜鹃花尚待苏醒,位于四川都江堰“熊猫谷”中的杜鹃花已渐次绽放。3月26日,由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主办的“2022首届熊猫谷高山杜鹃花会”开幕。此后的两个多月,游客到熊猫谷既能看到憨态可掬的大熊猫,又能欣赏到令人惊艳的高山杜鹃花。

有研究表明,杜鹃花属植物起源远远早于大熊猫。但与大熊猫的情况正好相反,杜鹃花的分布区域并没有随生物地史的变迁而缩小,而是在其起源地东亚进化出了植物界一支“名声显赫”的家族——杜鹃花属,而且在整个北半球都能找到这个族群的“姊妹”或“后裔”。

尽管大熊猫和杜鹃花自然分布区的消长变化迥然不同,但有一点始终没变,那就是两者一直相伴相生,共享着某一片栖息地。也就是说,有大熊猫的地方必有杜鹃花。例如,秦岭山地的早春杜鹃、龙门山系的腺果杜鹃、邛崃山的芒刺杜鹃、大小相岭的美容杜鹃、小凉山的凉山杜鹃等。四川是野生大熊猫数量最多的地区,也是杜鹃花分布中心和分化中心之一。

从常绿阔叶林带到高山灌丛带的大熊猫活动区域,都位于杜鹃花属植物重要的垂直分布区范围内,尤其是中间常绿阔叶与落叶混交林带、常绿针叶与落叶阔叶混交林带、亚高山常绿针叶林带,正好是大熊猫活动频繁的海拔地段。

尽管目前对大熊猫与杜鹃花之间的生态依存度还缺乏深入研究,但高山杜鹃作为灌木层的关键成分,势必对大熊猫栖息地的生态安全以及其生态系统的健康具有不容忽视的意义。同时,高山灌丛和森林灌木层中分布的杜鹃花属植物,对于维系长江与黄河上游等流域的“高山水塔”生态功能亦有不可忽略的影响。

多年来,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在致力于大熊猫科研保护的同时,积极开展大熊猫原生栖息地生态环境保护和修复工作。

2010年,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在位于都江堰玉堂镇海拔700—1300米的山区,建立了大熊猫野放繁育研究中心,对外俗称“熊猫谷”。该区域为中亚热带常绿阔叶林地带,因原居民生产活动影响,其植被及植物种类与大熊猫核心分布区大为不同。

出于为大熊猫尽量营造原始栖息地环境的构想,熊猫谷大量引进了自然条件下与大熊猫相伴生的重要物种,如珙桐、连香树、红豆杉、四照花和多种熊猫食用竹等,而极具生态与观赏价值的杜鹃花,更是成了不二选择。

近年来,“熊猫谷”在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华西亚高山植物园的杜鹃花资源与技术协助下,在对谷内的环境、植被、动植物区系和知识传播等背景条件深入分析的基础上,陆续引进了30余种杜鹃花,其中多数种类为中高海拔分布的常绿杜鹃亚属成分。这些种类包括大熊猫栖息地天然分布的美容杜鹃、腺果杜鹃、峨眉银叶杜鹃、四川杜鹃、喇叭杜鹃、多鳞杜鹃等,也有分布在大熊猫历史分布区的马缨杜鹃、露珠杜鹃、迷人杜鹃、弯尖杜鹃、越峰杜鹃、云锦杜鹃和广福杜鹃等。

与大熊猫从高海拔向低海拔引种从而实现异地保存、繁育和回归类似,高山杜鹃也需要从高海拔向低海拔引种与利用,这是一个世界性的技术难题。多年来,华西亚高山植物园对这一课题开展了卓有成效的研究,利用或人工模拟和营造森林环境、提升高山杜鹃往低海拔引种的成功率,探索出一套行之有效的技术方法,在熊猫谷引种高山杜鹃获得成功。

作为大熊猫栖息地的重要物种,杜鹃花在维持生态系统稳定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不仅如此,杜鹃花还是重要的园林木本花卉资源,具有极大的开发和利用价值。在熊猫谷中引种栽培高山杜鹃,同时可促进高山杜鹃的保护利用,推动杜鹃花产业向集约、高效、高附加值转变。

让杜鹃花和大熊猫在“熊猫谷”中共生共存,是顺应自然、尊重自然规律的有益尝试。如今的“熊猫谷”,高山杜鹃逐渐形成浩瀚花海,成为既可看大熊猫又可赏杜鹃花的独一无二的旅游胜地。(张静雅)

【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