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省榆林市榆阳区绿化家乡的领头人──记退耕还林优秀农户李增泉

国家林业和草原局政府网 http://www.forestry.gov.cn/2017-11-02来源:国家林业局退耕还林办公室
【字体: 打印本页

  中国林业网11月2日讯  榆阳区的麻黄梁镇可以说是榆阳区地貌的一个小小缩影。明长城穿腰而过,将全镇分为两半:长城以北属风沙区,风沙肆虐;长城以南为丘陵沟壑区,山大沟深,土壤贫瘠。建国以来,许许多多勤劳、善良的人民,为改变家乡荒凉的面貌而在这块土地上挥洒汗水。尤其从榆阳区退耕还林工程实施开始以来,昔日荒芜的面貌发生了极大变化。当你走进麻黄梁镇七山村时,眼前的景象一定会令你大吃一惊:一座座原本光秃秃的山头,如今已经披上了绿色的盛装,连绵起伏,伸向远方。一行行茁壮的侧柏英姿挺拔,萌动着旺盛的生命力。当你得知这几千亩的林地竟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所造时,你一定感叹不已:是谁竟有这样大的能耐?当地的老乡会带着自豪的口吻回答你:这可都是我们老李的功劳哩!
    “老李”何许人?大名李增泉。今年刚过半百的李增泉,家住与麻黄梁镇相邻的安崖镇稍沟村。这个肤色黝黑、脸上永远挂着朴实笑容的陕北汉子,当是十里八村有名的“造林先进”分子。他改良荒沙办农场、建设苗圃基地,积极响应政策号召,一次承包耕地还林100余亩,承包荒山荒沙,造林7000亩……每一件都是轰动当地的大事。他也成为大家心目中极有气魄的“能人”。
    说李增泉是“能人”,是因为他虽然只是穷山沟里的一介平民,可他眼光长远,头脑灵活,时时关注着党和政府的各项政策。他早年曾当过村里的支部书记,带领着群众植树造林,同恶劣的自然环境做斗争。但终因当地的传统,羊子随意放牧,再加上人们护林意识淡薄,总也走不出“造了又毁,毁了再造”的怪圈。他也曾做过小买卖,开办粮油生意,赚了些钱,生活开始好转起来。而此时李增泉的目光却投向了更远处。他了解到,政府为了加快改变农村落后的面貌,鼓励农民自主创业,搞农业综合开发项目。也常有内蒙古等地的人来榆林购买绿化苗木,有时却因买不到无功而返。一个新的计划在他的心目中渐渐清晰起来。
    1997年,经过多方考察和慎重考虑,李增泉做出了他有生以来最大胆的决定:承包麻黄梁镇十八墩村1000亩沙地,兴办农场,建立育苗基地。周围的群众不理解:“唉,这个李增泉,有钱不往城里住,买一块荒沙能做甚哩!”“他啊,这是有钱没地方花了!” 听到这些话,李增泉都一笑而过。事实上,他心里也有过忐忑:毕竟是几十万元的大项目啊,万一亏进去怎么办?这时候,他的家庭给了他莫大的支持。他的老伴和孩子们信赖他们的当家人。在他们心里,老李从来都是一个遇事深思熟虑、绝不冒失的人。他这样做,就一定有他的道理。家人的信赖与理解,让他恢复了自信,鼓足了干劲。说干就干,他前后奔波贷款30余万元,雇用11台推土机和30多名劳力,自己拿着工具,肩扛手挑,又当指挥又当小工。经过半年的苦干,终于在十八墩平整出一千亩地来。由于土壤沙化严重,他又聘请农业部门的技术人员,制订出土壤改良方案,成功改良300亩土壤。土地有了,不懂育苗技术怎么办?他一次次找林业局、林业站,求知若渴,请教育苗技术。林业局的领导见他如此上心,也在技术上给予他大力支持。他一边实践,一边改进,把握每一个技术环节,配制、筛运营养土,装容器袋(钵),培育出高质量营养袋侧柏30万株。育苗期间,他简直像是着了魔似的,整天泡在苗圃里,一有空就给苗木松松土,小心地清除杂草,仿佛那一株株苗木就是自己的孩子一般。他培育的苗木由于管理精心,长势健壮良好,很快就被订购一空。
    1999年,国家退耕还林工程正式启动。但是,憨厚的老乡们普遍心存疑虑:“国家的补助真能给咱们吗,不会是哄人吧?”“就是,咱农民也能吃上‘公家粮’?”“要是把地都造了林,以后吃啥呢?”李增泉不怕,他心里头只认一个理儿:共产党是为咱老百姓办实事的。他第一个扛起    头,上山去造林。他向大伙解释说:“咱们这里人少地多,多少空地白白撂着,只要留够口粮地,其他的造了林,改善了环境,是给儿孙们做好事哩。”“你们要相信党,相信政府哩。这么多年来,共产党哪一桩事哄过你?只要你把林造好,国家的补助肯定少不了你的。你想想,全国各地都退耕还林了,还能哄咱小小一个老百姓?”他带头把自己家里承包的30亩偏远坡耕地全部造了林。群众一看,李增泉这个能人都不怕,大家也都打消顾虑,纷纷参与到退耕还林中来。
    退耕还林工程的实施,给李增泉提供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大好机遇:一方面,各地的绿化苗木需求量大增,另一方面,国家实施封山禁牧,鼓励农民造林种草、舍饲养羊,他的农场这回可派足了用场。他规划一部分地用来继续培育绿化苗木,一部分地用来种植玉米、苜蓿。然后从内蒙古、河北等地引进羊子良种100只,发展养殖业,搞得蒸蒸日上,当年创产值20余万元,还为当地增加了十多个就业机会。
    2002年,区林业局开始实施退耕还林工程荒地造林个户承包。长期积压在李增泉心底的造林情结这下被极大地触动了:以前造了多少林,到头来能保存的不多,这回国家有了封山禁牧的政策,看谁还敢再毁林?我就不信不能给子孙后代留下一片林荫!他马上找到榆阳区林业局,联系承包造林的事。局里的领导给予了他很大支持。有了林业局的支持,他底气更足了,投资15万元,承包了麻黄梁镇七山村和十八墩村的5000亩荒山荒沙,请林业工作站的技术人员规划设计,采取自上而下、从沙湾到山坡、因地制宜、因害设防的原则,治沙治山结合起来,实行乔灌混交的模式,开始造林。种苗自己就有,他又投资5万元,雇来当地的群众开始整地、搭设障蔽、栽植苗木。在林业技术人员的指导下,采取了截杆深栽、覆膜保墒、山地灌木蘸泥栽植等实用技术,造林一次达标,成活率达98%以上,保存率达95%以上。这样高的造林质量,在当地是较为少见的。他本人也被区林业局评为“榆阳区2002年退耕还林工程荒地造林承包个户先进个人”。
    有了这次的成功经验,他再接再厉,2003年榆阳区林业局荒地造林个户承包时,李增泉又在十八墩村沙区承包2000亩荒沙,开始了他的治沙里程。凭着遇事不怕苦、不怕累的拼劲,他又高质量地完成了2000亩沙地造林的任务,并再度荣获“榆阳区退耕还林荒地造林个户承包先进个人”荣誉称号。
    李增泉的老家安崖镇稍沟村是一个人少地多的山区小村。平均每人拥有20多亩山地,农业完全靠天吃饭,广种薄收。瞅准了自己事业发展方向的李增泉,深知在当地恶劣的自然环境下,传统农业发展极为有限。2004年,他果断地将自己承包的100亩坡耕地全部退耕还林,栽植侧柏及杏树。在树种选择上,他也是动了一番脑筋:栽植侧柏,可以收到良好的生态效益,而栽植杏树,既具有生态效益,又能带来经济效益,能成为一个“绿色的银行”。如今,他退耕地内的侧柏长势茁壮喜人,杏树再有一年也将挂果,能见上经济效益。望着一片片健壮生长的树木,李增泉的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三分造林,七分管护”,过去的造林失败经验使李增泉深深体会到林子抚育管护的重要性。要使自己辛苦造的林能够“稳得住、不反弹”,加强管护是根本。陕北春旱,对新造的苗木是一个巨大的考验。他每年拿出大笔资金,在春季干旱时,雇用三轮车拉水,浇灌每一株树木,确保“造一片、活一片、存一片”。至于平时的除草、围坑、松土等日常管护工作,更是不在话下。他造的林子,也吸引了各级领导和社会各界人士前来参观,赢得了大家的一致赞赏。
    辛勤的汗水换来丰硕的成果。李增泉带头大搞林业、绿化荒山、实行产业带动林业发展,已经在当地传为佳话,也引起各级党政组织的高度重视。省、市、区各级领导曾亲临现场,给予他高度赞扬。 但谈起这些成绩,这个如黄土般朴实的陕北人,一如往日的平淡。他深知,成就自己的,是绿化事业,是林业,也是他今后注定要为之奋斗不息的终生事业!
【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