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脚县长”的退耕往事——访陕西省吴起县原常务副县长韩爱杰

国家林业和草原局政府网 http://www.forestry.gov.cn/2017-11-07来源:国家林业局退耕还林办公室
【字体: 打印本页

  中国林业网11月7日讯  1998年,在国家退耕还林政策还没下来之前,吴起县率先在全国开展了大规模的封山禁牧、退耕还林,引起了轰动。时任吴起县常务副县长的韩爱杰既是这场轰轰烈烈的绿色革命的亲历者,又是决策者和实施者。2014年12月26日,笔者就当年吴起退耕还林政策的实施过程采访了韩爱杰主任。以下是采访实录:  
    问:当时吴起“封山禁牧、舍饲养羊”的决定是怎样产生的?
    答:我记得是1998年,我陪市上一些领导到新寨乡杨庙台检查春季防疫工作,当时杨庙台有一个农民叫许志洲,他家里的羊是圈起来饲养的,和别的人放牧不一样。看到后我感到很新奇,就问他,别人放养你为什么要圈起来养?许志洲说,圈起来养省工,早上喂一次,中午喂一次,晚上喂一次,就跟喂猪一样,收入还不少。他喂的是新品种小尾寒羊,一只羊一年可以下四只羊羔,半年以后出栏。一只羊连皮带肉可以卖到四五百块钱,四只就可以收入1600块钱左右。这个事情对我触动很大,因为通过舍饲养羊,羊子不进林子,林牧矛盾就没有了。经过一个晚上的思考和总结,第二天早上刚一上班,我就给县委书记进行了汇报。郝飚书记非常尊重我的意见。他认为我的想法很好,但是要实现,首先必须统一全县领导干部的思想认识。他说,我给你组织会议,你给咱讲。所以随后我们就召开了县委常委会、常委扩大会、五套班子会、五套班子扩大会、县委委员会,还有县委委员扩大会,出台了“封山禁牧、舍饲养羊”的决定。
    问:当时县乡两级对“封山禁牧、舍饲养羊”有什么看法?
    答:县乡两级一致同意这个决定。因为县、乡两级干部是长期从事农业农村工作的,亲自参与过造林种草工作,深刻了解羊只对林地的破坏。当时全县只有18.2%的农户放牧,却毁了所有的林地。羊走过的路都成了“蜘蛛网”,吴起的山山洼洼都是“蜘蛛网”。尤其是冬天、春天,羊吃不饱,甚至会刨着吃草根,人们形容羊的嘴是一把“钳子”,拽着吃;羊的蹄子是一把“镐”,刨着吃。所以对植被破坏特别大。同时,我对这个事情也进行了三方面的总结:一是把这件事情干好了,就能恢复吴起的植被,使生态环境发生大的改观。二是生态好了以后,就能调节小气候,减少农业、农村工作生产过程中的自然灾害。三是通过搞这项工作,发展畜牧业,能够使多数老百姓实现增收。所以说一提出封山禁牧,他们也都表示赞同。
    问:当时开展“封山禁牧、舍饲养羊”有没有压力?
    答:肯定有压力。因为吴起开展这项工作,可以说在陕北乃至全国都是第一家。“封山禁牧、舍饲养羊”,这是一个新生的事物。新生事物难免就会引来方方面面的不同看法。压力一方面来自上级领导。当时市上的态度也不明确,有支持的,也有反对的。但是,我们县在郝飚书记的领导下,思想是统一的,我们认为这样做是对的,是符合吴起实际的。另一方面压力来自群众,就是个别养羊户,我们全县放牧农户占到总农户的18.2%,这18.2%里有一部分的放牧农户是反对的。
    问:那你们是怎么做的?
    答:当时市上的态度虽然不明确,但是也没有说不让搞,所以我们就自己先实行起来了。群众方面,主要是他不了解我们是不让放牧,改让舍饲,只是改变了一种饲养方式。我们是鼓励大家发展畜牧业,不是限制发展畜牧业。因为之前我们通过认真调查和研究,通过充分的讨论和酝酿,形成了一致意见,所以我们心里有底。我认为我们走这条路是对的。当时“封山禁牧、舍饲养羊”决定出台后一个月左右,我看到县上有关部门也没啥反响和大的动作,乡政府、村上也没啥反应,就通过调查发现,他们不是不想执行这个决定,主要是找不到好的办法尽快使放牧农户转变为舍饲养羊农户。经过深思熟虑,我把这个问题给书记、县长进行了汇报,我说现在县、乡、村这三级好像找不到贯彻咱们决定的好办法。最后他们问我,你有什么好办法?我说,群众眼里都看着干部呢,要想让群众转变传统的放牧习惯,咱们得买羊联户推舍饲,咱们带着老百姓干,既然咱们认为好,就得亲自参与这项工作。最后书记县长非常乐意地说:好办法,咱就这样搞。之后就开始鼓励领导干部买羊,和群众结“羊亲家”。最开始是书记、县长和我每人买了2只羊,后来是县委、政府、人大、政协等都开始买羊,然后自己确定联户对象,一下就带动了群众“封山禁牧、舍饲养羊”的积极性。
    问:那群众实行“封山禁牧、舍饲养羊”,饲料问题怎么解决的?
    答:饲料来源比较多,农作物秸秆、沙棘、柠条、苜蓿等都可以,我们一方面鼓励大家“封山禁牧、舍饲养羊”,另一方面大力开展退耕造林,组织群众开展大规模的造林运动。
    问:那开展造林运动,树种的问题怎么解决?
    答:当时采取的是人人参与义务采种的方法。因为那个时间我们县财政收入只有4000多万,除了保证正常的工作运行以外,没有造林种草的经费,所以我们就发扬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精神,人人参与义务采种,解决树种草种问题,解决造林种草的苗子问题、种子问题。
    问:那群众愿意参与义务采种吗?
    答:愿意。因为我们这个号召不是发文件。到了柠条种子、杏子成熟的季节,书记,县长,人大、政协主要领导首先上山搞义务采种,其次是全体干部。要求干部、党员每人在山上采六斤种子。通过电视摄像以后,在电视台上一播放,就是无声的信号,全县干部群众也都参加了义务采种。
    问:那每家农户要采多少种子?他们愿意去采吗?
    答:农户也一样,就是人人要采集六斤种子。县直部门采的要交给林业部门。这个种子作为全县各乡镇村庄所需种子调配使用。农民采的种子要交给乡政府,哪个村造林种草积极性高,就把这个草种、树种再无偿分配给那些村、户使用。我的体会是,让老百姓干的事,你自己首先要带头干。如果你光让老百姓干,你不干,老百姓心里就要问,你为啥不干?所以说我们吴起在县委郝飚书记的领导下,几套班子认识统一,步调一致,能够率先垂范,义务采种,带动了全县干部群众踊跃参与这项采种工作,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退耕还林还草的种子问题。
    问:听说你们当时在“封山禁牧、舍饲养羊”过程中还提出了二十字方针,是哪二十字?  
    答:我们和郝飚书记在“封山禁牧、舍饲养羊”工作理顺以后,通过广泛的调研讨论,形成了“封山退耕、植树种草、舍饲养畜、林木主导、强农富民”的一个逆向开发思路,我们把这个逆向开发思路称为“生态型特色农业发展思路”。围绕这个思路,我们给农业、林业、牧业又进行了定位,即集约自给型农业、保护效益型林业、商品致富型牧业。通过这一定位,改善农业基础设施,实现少种高产高效,解决粮食自给,把多余的土地退出来还林还草,种草养畜,解决水土流失,改善生态环境,实现农民增收,把“国家要被子,农民要票子”有机结合起来,发展林业。
    问:当时郝飚书记给你送了个绰号,叫“推土机”,但是又有许多农民朋友称呼你是“赤脚县长”,为什么会有这两个绰号呢?
    答:“推土机”呢,主要是因为在县上搞工作不是一帆风顺的,也有这样那样的矛盾和纠纷,我遇到矛盾纠纷后从不避让,深入实际调查研究,吃透问题,解决矛盾,所以在我面前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没有过不去的坎、上不了的坡。所以郝飚书记称我为“推土机”,意思就是任何问题都可以解决。“赤脚县长”呢,主要是这样的。当时全县原来总耕地才185万亩,要退耕155万亩,占到总耕地面积的80%以上,还要一次性退完,工作量可想而知。春季退耕还林后,我在下乡期间,为了工作、生活方便,基本不穿袜子,甚至是光脚趟河,光脚爬坡上山。到了能穿凉鞋的时间更是只穿凉鞋,不穿袜子,检查工作的时间就是挨着往过看,所以老百姓就给送了个“赤脚县长”的绰号。
    问:退耕还林实施这么多年了,现在回想起来当时在吴起实施“封山禁牧、舍饲养羊”的情况,你心中有什么感受?
    答:有三点感受。第一就是我们有个好班长。郝飚书记是一个明智的领导,在决策上高度民主,能把你的意见放在心上,并且能把你的意见通过方方面面的验证,看你是对还是错。他对推行“封山禁牧、舍饲养羊”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第二个感受是我们吴起在县委的领导下,人大、政府、政协几套班子团结共事,心往一处想,事往一处干,推动了“封山禁牧、舍饲养羊”工作的开展,为退耕还林工作打下了良好的基础。第三点最大的感受就是,县级部门、乡镇和农民都能够同甘共苦,一块儿抓这个“封山禁牧、舍饲养羊”工作,一块儿搞还林还草,确保了退耕还林工作的顺利开展。如果没有这三点,吴起“封山禁牧、舍饲养羊”就不会成功,不会退耕一步到位,也不会有今天的生态植被。回想过去,我感到很满足,在吴起工作几年,没白领国家给我的工资,没辜负别人称我是“县长”。

 

【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