舍饲养羊第一人——访陕西省吴起县新寨乡杨庙台村村民许志洲

国家林业和草原局政府网 http://www.forestry.gov.cn/2017-11-07来源:国家林业局退耕还林办公室
【字体: 打印本页

  中国林业网11月7日讯  许志洲是吴起县新寨乡杨庙台村的一位普通农民,1994年,他圈了两只小尾寒羊,三年后,羊子存栏数达到29只,当年羊子销售收入7000元。1998年初,吴起县委书记郝飚、副县长韩爱杰先后来到许志洲家对舍饲养小尾寒羊的情况进行调研,他们一致认为这是结合吴起县实际,来自民间的创新之举,是符合吴起县养殖业发展实际的。于是,吴起县委、县政府很快出台了《关于实行封山禁牧大力发展舍饲小尾寒羊的决定》,计划在全县封山禁牧。许志洲的创新之举,不经意间掀开了陕北封山禁牧的大幕。2007年7月,延安电视台记者赵江就舍饲养羊、封山禁牧采访了许志洲,以下是采访实录:
    问:老许,你养羊有多少个年头了?
    答:那年头多了,我从十来岁就开始拦羊放牛。
    问:那你怎么就想起圈养羊呢?
    答:圈养羊这个事还得从1994年说起。那一年,我在二道川听人说甘肃元城子有一种怀羔母寒羊,一只就能卖3200块钱。当时我一寻思,羊价这么高,肯定这个羊要涨价,我就掏了1300块钱在二道川买了。
    问:你家里能拿出这么多钱买羊?
    答:家里没钱。我在村子里,这家三百,那户两百地借了1300块钱。当时我也没带钱,就跟人家商量好,5天后,赶羊的时候把钱拿上。这样才把羊买回来了。
    问:买回来是喂养还是放养?谁来喂羊?
    答:买回来后,儿子小,还在上学,家里就有几个女子,没劳力,就半喂养半放养。一大早起来往山上拦羊,饭吃了,再领几个娃娃锄地、给牲口砍草。头年,拦了一段时间,发现白天拦羊,粪就撂在山里了,而圈里养的羊,晚上粪都在圈里。我就动了心思:圈起来还能积攒些粪。庄稼人嘛,种地要靠肥料呢!这是圈养的一个好处。第二个好处就是一只小尾寒羊1000多元,经济收入也好嘛。就这样,我把羊圈养起来了。
    问:圈养起来草料怎么解决?
    答:后来,圈养的小尾寒羊越来越多,为了保证羊的饲料,我就把50亩山地改种成了沙打旺、紫花苜蓿和燕麦。1996年我又将30亩耕地改种成仁用杏。好在咱吴起这地方荒山荒坡多,我种了一年的玉米秆、高粱秆、沙打旺、紫花苜蓿,都拿来铡碎喂羊了,草料问题就解决了。
    问:县上是怎么发现你这个做法的?
    答:林业局、农业局、果业局的人就在我们村里蹲点。管农业的副县长韩爱杰、畜牧局的徐宏,都来我这里看过。县上领导一看,就把我的舍饲养羊当成了典型。后来,县委书记郝飚也来考察过。书记好奇地问我:咋个喂呢?我说:就像喂牛一样,盘个槽,用钢管挡住。羊钻不进去,头可以伸进去吃。县上领导就这样对我“舍饲养羊”开始重视了,“舍饲养羊”的名字还是领导起的。
    问:看来县上领导对你舍饲养羊非常重视。
    答:是啊。之后县上推广舍饲养羊,县长、县委书记、县上组织工作队、各乡镇的人也经常来看。这些人来了就问:这个舍饲养羊好处在哪里?收入咋样?我就给他们说,4月买回来两只寒羊,9月就下了4只羊羔。当年一只羊羔别人给价600元,我都没卖。到1997年,我养的小尾寒羊就发展到了29只。我还跟他们说,一只羊能长多大、有多重、能杀多少肉,一年能下几只羔,一只羊羔能卖多少钱,总的算下来比咱这里的土种羊经济收入大得多了。
    问:你养小尾寒羊这件事,村里人怎么看?
    答:农民最讲实际。一只土种羊卖100多块钱,小尾寒羊卖1000多块钱。养哪个划得来?这个账,大家都能算过来,经济效益就是不一样嘛。1998年到1999年,我们村十户里头有八户都养的是小尾寒羊。
    问:那你成了带头人了,出名了。
    答:算是吧。
    问:你收入最高的一年有多少?
    答:1997年收入最高,将近七千块钱。对农村人来说,七千块钱可不是个小数字。
    问:你这个账算到咱农民的心里了。
    答:不光是我们村,全吴起县,甚至全延安地区,全省都在算这笔账哩。延安地区好多县都领上农民、各乡的干部、各村的支书来我这里看过。
    问:其他地方有人跟你联系吗?
    答:有。好像《中国绿色时报》登过。有些青年人不知道小尾寒羊是皮用的、毛用的,还是肉用的,还写信了解这些信息。
    问:当时你对散牧放羊、人为破坏植被的问题怎么看?
    答:我在一个报道上看到说陕北广种薄收,散牧对于生态是一种慢性自杀,没有长远的考虑,反而越垦越穷,将来要养羊山里没草、种地地薄。我就想,退耕还林有好处。第一,山里的草长出来了,山绿了,从长远看,对水土保持有很大的好处。第二,老百姓苦轻了。过去广种薄收,庄稼种薄了少收入一点,庄稼种好了就多收入一点儿,靠天吃饭,没有保证。现在的地少了,可以精耕细作,多锄草,多上肥,产量就上去了。以前老百姓一年都没有闲的工夫,现在就是少种高产,还要多收,按时髦的说法是“集约经济”。有时间,还能出去打工,增加经济收入。这样一算,一个人一天下来四五十块钱,比过去种庄稼的收入还要大。
    问:你舍饲养羊、种草这些事,县上领导都非常重视,听说他们还和你一起劳动过?
    答:这是真的。1996年,乡镇上给我们村弄了100亩仁用杏园,但乡上不提供苗子,要自己买,所以没人接受。我是生产队长,就把这个活揽回来了。上苗子那一年是1996年,秋季雨水好,苗子成活率高。到1998年,县委书记郝飚亲自带着县长和县上其他单位的二十几个人,连同我们乡上总共有40多名干部来了,来了二话不说就给我的杏树浇水、上肥。县委书记郝飚还到地里挖坑填玉米秸秆、浇水、施肥,还亲自担过粪呢。这些人,没有一点国家干部的架子。我想,县委书记来都给我这里舍下身子干了,我再不重视仁用杏能行吗?树抚育大了,我个人的经济收入也好。再说了,领导这么重视,我不把这个园子弄成,就对不住县委书记郝飚,对不起县上各级领导了。
    问:现在你们家退耕以后和退耕之前相比,有什么变化?
    答:过去,我们这地方吃的是糜谷、荞麦,现在吃的是白米、白面;过去,一年一个人收入就是一千多块钱,现在,出去打工一天挣五十块钱。退耕以后,加上养羊、退耕还林的补贴,一个人一年的收入将近两千块,比过去翻一倍还多。经济收入好些的,一年一个人收入三四千块钱的也有。
    问:退耕还林以后土地变少了,粮食够吃吗?
    答:够吃。土地一少,家家户户都要在二亩地上做文章,靠家庭农副产品增加经济收入。
    问:有没有可能再去复垦,再去放牧?
    答:国家花这么大的力气搞退耕还林,老百姓得实惠了,也不打算复垦、毁林开荒。生活艰苦,你在自家地里经营;把林子毁了,那是要坐牢的,谁愿意?
    问:你是咱吴起县退耕还林、舍饲养羊第一人,你现在怎么看这件事?
    答:吴起县的舍饲养羊和种仁用杏,我先走了一步。我的想法是:我老了,以后还要教育儿孙后代,要看长远利益,要做长远打算。不要说今年仁用杏受冻了,收入不好,就放弃不管;今年天旱了,庄稼不收了,你就把地也撂下不管了,这不是长远利益。老百姓的长远打算就是把自己的地种好,看管好自己的林子,把饲舍养羊搞好。国家指的致富路,咱要走到底。家好,国家也就好了,是不是这个道理?
 
 

【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