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耕还林的时代见证——雷晓燕两次采访朱镕基总理的经过

国家林业和草原局政府网 http://www.forestry.gov.cn/2017-11-14来源:国家林业局退耕还林办公室
【字体: 打印本页

  中国林业网11月14日讯  1999年,朱镕基总理来延安视察,提出了“退耕还林(草),封山绿化,以粮代赈,个体承包”的十六字方针,拉开了退耕还林的序幕。2002年,朱镕基总理再次来到延安,察看三年来延安退耕还林的成效。我作为延安电视台的记者,有幸见证了这一历史时刻,并且两次采访到了朱镕基总理。这两次采访的经历至今仍深深镌刻在我的脑海。
    1999年8月4日,我接到一个新闻报道任务,要求记者5日下午进驻宾馆。5日下午5点刚过,车队驶入了宾馆。车门打开,我才知道这位中央领导就是朱镕基总理。朱总理和夫人劳安以及随行人员走下车来,满面笑容地向大家招手致意,人群中立刻响起了掌声,“总理您好!总理您好!”大家争相向总理表达心意。那是我第一次近距离地看到我们和蔼可亲的共和国总理。也许总理亲切的笑容鼓励了我,我当时脑子中就冒出一个念头——“我要采访总理”,让他直接对准我们延安电视台的话筒讲上几句,哪怕再简短,那也弥足珍贵。
8月6日上午,按照安排,总理一行来到宝塔区的聚财山上,视察延安水土流失治理工作。总理说:“ 我在路上,看到有些山上树长得很好,说明这个地方长树是能长好的。”
    “这块地每年打多少粮食?”总理问。
    “谷子亩产,梯田可以搞到五六百斤,玉米可以搞到八百斤,如果没有治理前,坡地就是一百来斤。”时任宝塔区委书记的韩烨答道。
    “我就给你讲,一百来斤你那个地就都让个体农户去承包,你给我种树,我给你提供树苗,我的粮食全部无偿给你,给你个粮本,到粮店去领粮。”总理把头转向当时的延安市委书记高宜新、市长王侠:“我一年给你调六亿斤粮食怎么样?不问你要钱,我就问你要林!我现在说干就干,你们干不干?”王侠市长表态说:“当然干,我们一定能干好。”
总理说:“我们应该比世界银行在延安的治理模式再高明一点,不来种粮,全部造林。我这人性子急,但说实话,历史的任务也很急,只要把这步子迈开了,以后年年这么搞,陕北的绿化一定能搞好。”
    半个多小时过去了,山上考察的进程就快要结束了,我看到总理正在和省市区的领导们合影,里外围了几层,我们逐一拨开人群,挤在了最里层。总理刚和市上领导合影完毕,我就迎了上去。
    “总理,您好,我是延安电视台的记者,听说您要来延安,我们都很高兴,大家都在等着您,我们非常想知道,今天上午看了燕沟流域治理区的这种治理模式,您有什么想法,请给我们讲一讲。”我就这样开始了与总理在丽日蓝天下、在延安的一座山头上的对话。
    总理先是哈哈一笑:“我都没准备呢!”
    我继续执着地举着话筒,微笑着望着总理。
    总理接着就说:“江泽民总书记视察了黄河,我们要把黄河治理好,首先要把黄河中上游治理好。我们已经有一套方针关于黄河、长江的治理,到延安地区,我们就是要来落实,为什么先到延安地区,这是我们革命的老根据地,当时,延安这么一点地方,这么一点人,养活了那么大的革命力量,最后夺取了全中国,但是,我们也把你们的树林子给砍光了,现在要来还这个‘债’,要把这个树林造起来,所以今天下午我们就是要研究,跟你们省里的同志,各部委和黄河水利委员会的同志来研究要‘退耕还林,封山绿化,以粮代赈,个体承包’。不要种粮食,我把粮食调给你们吃,你们就种树,把树种好了,黄河治理好了,黄河下游所增产的粮食比你们种这点粮食要多得多。所以现在延安地区的人民,陕北的人民,要把过去我们革命时代的兄妹开荒改成兄妹造林!”
    总理潇洒地一挥手,难忘的采访瞬间就这样定格了。一个月后我在志丹县张渠乡采访,总理的“十六字方针”已被农民们用红漆刷写在涂了白灰的窑面子上,我真想跳下车告诉村民们我知道这十六个字当时是怎样讲出来的,它就是总理对着我们延安台的话筒向整个西部地区发出的号召啊!
    再一次见到总理是2002年,也就是朱镕基总理发出“退田还林,封山绿化,个体承包,以粮代赈”十六字指示的三周年。7月14日我突然接到了陕西电视台新闻中心的电话,说7月16日,朱镕基总理将再次前往延安,你如果有可能再次采访总理,请将三年前和这次采访的资料一并给陕台拷贝一份。
    当时台里选派担当此次采访重任的记者是小蒋,没有人通知说需要我去,我也不便多问。
    就这样15日一天无事,我想这件事可能已经与我无关了,先生和孩子等了我两个礼拜要一起到草原上去,我准备休假。16日上午,我在对手头的一些工作进行扫尾,打算完成后周末就走。10点钟,台长打电话让我马上到他办公室,他说,总理一行下午3点左右到延安,让我现在赶快去做采访前的准备工作,下午和他一起提前上山,他给了我一个特别通行证,一个红色的椭圆形徽章,一条金色的龙盘成2002字样。
    这时候孟伟跑了进来,“大姐,我硬着头皮向警卫处搞到了一个证件,虽不是特别通行证,但也能到现场,我要跟你一起去!”连小蒋在内,如果我们有两台机子上山,那再好不过,我请示了台长,同意有证件的孟伟跟我一起去。
    下午3点,我们提前赶到总理要视察的宝塔区太春沟流域治理点。与三年前不同的是,这些山上已经不再种庄稼,新栽的刺槐已经成行,摇曳的蒿草在风中呈波涛状,远山如黛。4点30分,总理一行到达视察现场,我抓紧做完现场导语,总理已缓步从车上走下。
    延安市委书记王侠汇报了三年来延安的退耕工作,总理中间插话,说到了延安的城市规划、油井开采等方面的问题,温家宝、曾培炎等随行的领导们也都在不时地插话了解退耕后的产业开发、农民钱粮补助等情况。山风很大,脚下尘土飞扬,我担心总理会不高兴,果然总理对举着各式“武器”的记者们说:“别动,你们一动,土就要让我吃进去啦!”刚好此时我们记者小蒋向后倒退了一下差点摔下地塄,总理又着急地连做手势带说道:“小心,小心摔倒!”那目光中的亲切让我想起了他上次接受我采访时爽朗的笑声,我有一种感觉,总理不会拒绝我的采访。
    汇报持续了有半个小时,总理举着望远镜在山头的四周走了一圈,询问的都是和退耕有关的工作环节和政策落实情况,但对三年来延安退耕还林工作始终没有一个整体的评价,我想,这个问题也许只有我以一个记者的身份去问最合适,因为全市的干部群众都想听到来自于总理的评价,我在伺机等候。孟伟的机子上始终插着我的话筒线,我站在总理下方的陡坡上,随时关注着视察进程,不到十分钟,总理收起了望远镜,转身朝车旁走去,我示意孟伟迅速跟上我,我跑到了车旁,总理的警卫这时已打开车门,总理也欲探身上车,而我此时还在车尾的位置,总理是背对着我们。
    我心想,没时间了,总理已起身下山,机会转瞬即逝!
    我高声喊道:“总理,你好!”总理转过了身子,目光与我对接了,我接着说:“我是延安电视台的记者,三年前我就采访过您,不知您有没有印象?”这时总理已微笑着望着我了:“我想一想,是有印象。”总理将他的手放在左胸前。
    “我记得当时您对着我们延安电视台的话筒,号召延安的人民变革命时代的兄妹开荒为兄妹造林,从此延安人民退田还林的积极性就特别高涨,三年后的今天您再一次来到延安,我想问您的问题是,您对延安的退耕还林工作还有什么新的要求和指示?另外我作为一名记者,也想知道,您这次来和上次来,在您的感觉上和心情上有什么不同?”我一口气说完这些。
    总理微笑着回答了我的问题:“那当然,过了三年,到这个地方来,看到整个的水土情况都有很大的改变,心里非常高兴,确实工作是有成绩的,我当时就讲,我们对革命老区、对延安,我们是欠了账的,过去几万人,大概也就是几万人吧,抗战时期,在延安这个山沟里,生活在这个地方,他不砍树,他不烧炭,他没活路啊,对生态有一定的破坏,那我们今天有这个力量就应该把这个生态恢复起来,这叫‘还债’,所以我们就提倡要封山绿化,要退耕还林,把这个生态加以改善,现在看来,这个政策贯彻得很好,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另一方面,它的生态还是比较脆弱,不能够满足,我刚才讲,起码要再坚持10年,才会大有成效。所以,要继续退耕还林,继续封山绿化,继续承包到户,只要把这政策落实了,一定会再造一个陕北的秀美山川,现在已经用事实来证明了这个政策是完全正确的,三年已经初见成效,我相信十年以后会大有成效。希望延安人民继续把这个精神发扬下去,延安不但是秀美山川,而且革命圣地会更加得漂亮,全国人民都会到这儿来接受爱国主义教育,所以我认为延安是大有前途的,向延安人民问好!”
    总理和我握了手,周围站满了中央和省市的领导们,掌声四起,我无法用合适的语言形容此刻的心情,当时我脑子中只有一个想法,我是延安电视台的记者,在我的记者生涯中,我和我的同事一道两次成功地采访了朱镕基总理,更重要的是,在退耕还林史上,我们记录了历史,同样,我们也是时代的见证者。在我的记者生涯中,这是一段难忘的记忆,每每回想起来我都激动不已。
  
【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