皂荚:朴实无华传古今,浑身皆宝惠林农

国家林业和草原局政府网 http://www.forestry.gov.cn2020-11-27来源:《林草国家创新联盟》微信公众号
【字体: 打印本页

  

  每当春天的脚步悄悄来临,皂荚树的叶子泛着淡绿,酷似绿色的羽毛,清新而动人;初夏时节,她盛开着小小的五瓣黄花,密密匝匝,香气四溢,蜜蜂嘤嘤嗡嗡地赶来凑热闹。它的花是一串串的,恰似少女头上扎的麻花辫,挂在那从四面八方向外延伸的树枝上,分外耀眼。仲夏时分,嫩黄的皂荚一大抓、一大抓地缀满枝条。秋风乍起的时候,飘落的秋叶无声地向人们诠释着落叶归根的故事,树上高悬的浓黑、坚硬的荚果便在风中叮咚作响。深秋时分,树上随风飘移的荚果乌黑发亮,形如刀鞘,轻轻一摇,只听里面的皂仁哗哗作响。周边的乡邻们便及时将成熟的荚果采摘、收集起来。严冬,昔日喧闹的皂荚树突然变得寂静起来,站在皑皑白雪中,沉静而肃穆。

  

  

  多姿多彩的皂荚树,是豆科皂荚属植物,又名皂角、台树、悬刀等,落叶乔木,主要分布在我国华北、华东、华南和西南的部分地区。生于山坡林中或谷地、路旁,有着顽强的生命力,海拔自平地至1200m兼可存活。枝刺粗长,柱状圆锥形,小叶长1.5~8cm,叶缘有锯齿,花杂性,总状花序,荚果长12~37cm,稍厚,不扭转。花期5~6月,果期10月。

  皂荚始载于《神农本草经》,猪牙皂之名则始载于梁于陶弘景《名医别录》:“生雍州山谷及鲁邹县,如猪牙者良,九月、十月采荚阴干”。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云:“皂树高大,叶如槐叶,瘦长而尖……结实有三种:一种小如猪牙;一种长而肥厚,多脂而劲;一种长而瘦薄,枯燥不劲。”

  皂荚树上结的荚果是我国人民用了两千多年的纯天然肥皂。皂荚荚果中的活性三萜皂甙具有良好的去污能力,可以提取纯天然的洗涤剂,其泡沫极为丰富,去污力很强,无副作用,且有一种特别的自然香气,是当年人们洗衣洗澡的必备之品。此用法大概起于汉代,通行于六朝。李延寿撰《南史》卷十《陈本纪·论曰》中记载:“始梁末童谣云:可怜巴马子,一日行千里。不见马上郎,但见黄尘起。黄尘污人衣,皁荚相料理”。

  在那些贫困的岁月里,皂荚的荚果是人们用来洗头、洗衣服的“奢侈品”。那时候的人穿的是大布衣,连火柴都买不起,更谈不上买“洋皂”了。就是这皂荚树,成了广大农村人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东西。每至攒了一堆要洗的衣服,人们就来到了皂荚树下。渠边有垒好的洗衣石,人们选好位置,把衣服铺在石头上,放上皂荚的荚果,先用棒槌把荚果砸碎,裹在衣服里,然后再用棒槌捶打,不一会,洁白的泡沫就出来了,再揉再搓后,在水里涮几下衣服就干净了。

  皂荚除了洗衣服的作用外,乡邻们还把它作为男婚女嫁的吉祥物,预示着多子多孙!谁家姑娘出嫁,都少不了在箱子里、被絮中放上一些皂荚,男女结婚典礼前焚香沐浴,澡盆里也必须放上皂荚。皂荚树已然化身为神树。每年的初一、十五,人们都来到树下烧香,祭拜,祈福。直到现在,各地的村民们依然保留着这个风俗。而皂荚树已被多个省市列为古树名木加以保护,具有丰富的历史文化价值。

  皂荚树还具有极大的生态价值和经济价值,是一种典型的生态经济型树种,具有根系发达、耐寒、耐旱、固氮、抗污染、抗虫害、适应性广、抗逆性强等优良性状,可广泛用于营建城乡景观林、农田防护林、水土保持林。皂荚果是医药食品、保健品、化妆品及洗涤用品的天然原料;皂荚种子含有丰富的蛋白质,并含有一种植物胶—瓜尔豆胶,是重要的战略原料;皂荚刺内含黄酮甙,具有抗癌特性,是我国传统的中药材。皂荚种子的外胚乳,俗称皂角米或皂角仁,是一种亚油酸含量高、脂肪低、氨基酸齐全、矿质元素丰富,经济价值较高的营养保健食物,有“植物燕窝”之称。皂荚全身都是宝,用“倾其所有,造福人类”来形容皂荚最恰当不过了。

  可见,皂荚树是集珍贵用材、工业原料、药用保健、园林绿化于一体的多功能树种。而且她还是有故事的树种,是具有深厚文化内涵、古老的乡土树种。道教的养生与济世传统都与皂荚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柏实为之使,恶麦门冬……伏丹砂、粉霜、硫黄、姻砂。”皂荚具有降伏丹砂、硫黄等金石药的功能。皂荚的使用,正是道教顺应自然规律、合理利用自然万物的表现。

  正是由于皂荚的诸多功能,在现阶段,为了让皂荚更好地造福一方,林业科研人员从零起步,开始了皂荚的科学开发利用,尤其是皂荚主要分布区域——山西、河南等省林科院开启了皂荚育种培育和高效栽培科研之路。历经10余年时间,摸清了皂荚属资源分布情况,而且通过优树选择、无性系繁殖、区域栽培等一系列试验,成功选育出皂荚刺、果、果刺兼用型皂荚优良品种—“帅丁”“帅荚1号”“帅荚2号”“豫皂1号”“豫皂2号”“豫皂3号”“豫林1号”等地方良种;突破了皂荚良种苗木培育的关键技术,探索出适宜的野皂荚灌木林地改造模式和野皂荚嫁接改良技术,研发的皂荚加工机械填补了国内空白,创建了一套皂荚高效栽培技术体系。

  

  

  特别是近几年来借助皂荚产业国家创新联盟平台,开展产学研用协同创新,实现了皂荚全产业链的提质增效关键技术创新,促进了皂荚产业的健康快速发展。整体研究达到国内领先水平,在良种多目标选育和全产业链提质增效关键技术方面达到国际先进水平。研究成果先后获得山西省科技进步一等奖、河南省科技进步二等奖。

  

   

  一项科研成果可以振兴一个产业,改善一方生态,一个产业可以盘活一方经济致富一方农民。据我们计算,在集约化栽培管理条件下,皂荚品种苗栽培与野皂荚嫁接皂荚第3年开始挂果,第5年进入收益期,按目前荚果每千克约8元、皂刺每千克约50元计,5年以后的皂荚树每株每年可收入65元左右,每亩净收入约4000元,以后随着树龄的增加,收益也随着上升,可以实现一次种植,长期受益。

  

  

  皂荚具备良好的生物、生态学特性和产品附加值高、市场潜力大、生态效益强等诸多优势,已成为许多地区农村产业结构调整的主要树种。特别是在生态脆弱地区,皂荚既能促进农村经济发展,提高农民收入,维护社会稳定,又能绿化荒山、保持水土、促进生态脆弱区的植被恢复,显著改善农村生态面貌和人居环境,经济、生态和社会三大效益兼备。近年来,我国的山西、河南、贵州等皂荚重点分布区,已经把皂荚作为脱贫致富的特色林业产业列入省级规划,作为生态建设、兴林富民的重要选择,已成为国家实施退耕还林工程、精准扶贫工程和国家储备林工程的首选树种,成为群众脱贫致富的支柱性产业、经济收入的主要来源。    

  小树种,大产业。皂荚树,像极了一位饱经风霜的历史老人,承受了岁月的雨雪风霜,守望着每日的日出日落,经历了人间的晨昏交替,品尝了世间的酸甜苦辣,体会了人生的悲欢离合。历经时代变迁的皂荚树,是历史故事的承载者、见证者,成为了一种精神寄托。面对这个崭新的时代,她默默地发挥着更大的作用。皂荚产业,即将迎来更美好的明天。

【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