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国家公园|可可西里:伟大的荒野

国家林业和草原局政府网 http://www.forestry.gov.cn/2020-10-09来源:中国绿色时报
【字体: 打印本页

三江源国家公园长江源头之一楚玛尔河,宽阔的水面润泽可可西里独特的高原生态系统。 王飞航拍

 

  中国绿色时报10月9日报道(记者 宋平) 北缘昆仑山脉东段,南抵唐古拉山脉,可可西里山、风火山、乌兰乌拉山横亘于中央,山与山之间夹峙着宽阔的沉积盆地,峰岭纵横、盆地相间,一片极为广袤的荒野——可可西里在这里诞生了。
  不可替代的生态区位
  三江源国家公园可可西里保护区被誉为“世界第三极”和青藏高原珍稀野生动物基因库,是我国第一个为保护藏羚羊而设置的自然保护区。
  可可西里保护区高原荒漠生态系统保存完好,大部分地区海拔在5000米左右,高寒荒漠生态系统类型保存得原始完整,是地球上原始状态保存最完好的地区之一,各种植被类型均保持着原生状态,同时也成为耐寒的高原动物躲避天敌和人类伤害的天然乐园。另外,可可西里是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的11个关键区域之一,既保留了许多古老的物种,同时又在该地区产生了许多新的种属,成为现代物种分化和分布的中心之一,是我国重要的物种基因库。2017年,可可西里获准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成为中国第51处世界遗产,也是我国面积最大的世界自然遗产地。
  野生动物自由的乐园
  在可可西里,一路上车窗外不时出现的野生动物总是给我们惊喜。
  藏野驴,是我们从曲麻莱县城前往可可西里腹地的沿途中看到的第一种野生动物。它是所有野生驴中体型最大的一种,全身被毛以红棕色为主,外形似骡,显得特别矫健雄伟。尽管科普介绍里说藏野驴的警惕性很强,但这一行下来,我们发现藏野驴是离道路活动最近的一种动物。
  “快看,藏原羚,好多藏原羚。”同事激动地赶紧让我们朝外看。熟悉可可西里保护区生物的人都知道,分辨藏原羚和藏羚羊最简单的方法就是看看哪个有“白屁股”。藏原羚有一块较大的白色臀斑。藏原羚奔跑时,它那雪白的屁股在阳光照射下闪闪发光,就像身上悬挂着一面镜子,因此又俗称它为“镜面羊”。
  在三江源,我们见过了太多的牦牛,但是野牦牛却只在可可西里见过一次。可可西里五道梁保护站的管护员昂文罗松告诉我们,野牦牛是家牦牛的野生同类,舌头上有肉齿,凶猛善战,如果被野牦牛用舌头舔到就会受伤。在昂文罗松的带领下,我们看到了一只正在午休的野牦牛,虽然看不出它的体格,但它的角足以让我们感到它的威猛。
  可可西里保护区是我国少有的无人区,是野生动物的乐园和我国大型动物的重要分布地,同时也是珍稀、濒危、重要保护物种的集中分布区。据考察,目前该地区已知哺乳类动物有32种,隶属于5目10科18属;鸟类有60种,隶属11目20科。有国家一级保护动物7种,即藏野驴、野牦牛、藏羚羊、雪豹、白唇鹿、金雕和黑颈鹤等,国家二级保护动物有棕熊、猞猁、兔狲等17种。
  中国林科院森环森保所自然保护区管理专家李迪强研究员说,可可西里地区地势高亢,气候干旱寒冷,植被类型简单,食物条件及隐蔽条件较差,动物组成简单。除猛兽猛禽多单独营生外,有蹄类动物具结群活动或群聚栖居的习性,因而种群密度较大、数量较多,这是青藏高原东部及南部森林动物不能比拟的。
  说起可可西里,藏羚羊是标志性物种。一路上,我们多次见到藏羚羊,或三五成群,或形单影只,或悠闲踱步,或吃草饮水。目前,可可西里保护区境内约有藏羚羊7万多头,占到中国藏羚羊总数的一半以上,境内的太阳湖、可可西里湖、卓乃湖、黑石山、乌兰乌拉湖等都是其重要的繁殖地。
  李迪强说,可可西里保护区保护了一大批珍稀濒危物种和青藏高原特有物种的物种多样性、遗传多样性和生态系统多样性,对我国生物多样性保护具有重要意义。
  垫状植物占世界三分之一
  可可西里保护区地处青藏高原高寒草甸向高寒荒漠的过渡区,主要植被类型是高寒草原和高寒草甸,高山冰缘植物也有较大面积的分布,高寒荒漠草原、高寒垫状植被和高寒荒漠地有少量分布。
  高寒草原是可可西里保护区分布面积最大的植被类型,主要的建群种有紫花针茅、扇穗茅、青藏苔草、棘豆等。紫花针茅草原主要分布于东部青藏公路沿线,青藏苔草主要分布在本区北部和西部地区,扇穗茅主要分布在沱沱河以北的东部地区。这类草原在植被的形成发育过程中具有先锋性,种类组成较混杂,群落结构因土壤质地的变化而有较大差别,盖度一般较低,海拔4500-5000米;高寒草甸主要以高山蒿草和无味苔草为建群种。高山蒿草主要分布在东南部的五道梁一带山坡,无味苔草分布于中部和北部山地阴坡或冲积湖滨的冰冻洼地,与其他草原群落复合分布,其群落的种类组成和结构都比较简单,群落的盖度一般比较高,海拔4600-5200米;高山冰缘植被是可可西里地区分布面积仅次于高寒草原的类型,广泛分布于本区的西北部地区,下部带一般以鼠鼬雪兔子为优势的类型,盖度一般比较低,上部岩屑坡往往有个别零星高山植物生长。
  据统计,可可西里保护区有高等植物约210种,分属30科102属。其中青藏高原特有种84种,可可西里地区特有种和变种有8种。垫状植物有50种,占青藏高原种类的1/2,占全世界的1/3。以矮小的草本和垫状植物为主,木本植物极少,仅存在个别种类,如匍匐水柏枝、垫状山岭麻黄。
  李迪强介绍,在可可西里保护区的植物区系中,垫状植物特别丰富,全世界有垫状植物约150种,除10余种分布于欧洲、北美高山外,集中分布于青藏高原和中亚高山,可可西里地区有50种,占青藏高原种类的1/2。

 

 

 

可可西里索南达杰保护站
守护高原生态的前沿阵地

 

  中国绿色时报10月9日报道(记者 王爽宇 果叮咚) 9月30日,中国绿色时报走进国家公园采访团一行驱车6个小时,从曲麻莱县前往三江源国家公园可可西里地区索南达杰保护站。
  沿着国道209前行,海拔逐渐升高,雪山在两侧绵延,天地之间空旷静谧。道路两侧,藏羚羊三五成群飞快地奔跑,藏野驴悠闲地甩着尾巴漫步,鼠兔探出脑袋悄悄观察着周围的风吹草动,成群的藏原羚飞快跑过,远处的野牦牛卧在山腰注视着一切。
  可可西里,英雄的史歌在这里传唱。
  20世纪90年代初,非法偷猎者大量涌入可可西里,野生动物特别是藏羚羊的数量急剧减少。1994年1月18日,治多县西部工委书记索南达杰为保护藏羚羊,一人同18名偷猎者枪战,英勇牺牲。1996年5月,中国民间第一个自然生态环境保护站——索南达杰自然保护站奠基。在之后一年多的时间里经过多方努力,在治多县西部工委协助下,1997年9月10日索南达杰自然保护站在可可西里东侧的昆仑山脚下正式建立。时至今日,这里作为可可西里保护工作的前沿阵地,守护着这里珍贵的高原生态和稀有动植物。

 

三江源国家公园可可西里保护区索南达杰保护站的工作人员和救护的藏羚羊。 宋平摄

 

  海拔4600米的升旗仪式
  到达索南达杰保护站,恰巧赶上国庆假期前的最后一个工作日。为了庆祝国庆,保护站准备举行升旗仪式。旗杆前整齐地站满了自发前来参加仪式的游客,等待仪式开始。
  随着雄壮的国歌声响起,鲜艳的五星红旗在风中舒展开来,冉冉升起,可可西里保护区旗帜在旁随风飘扬。现场,保护站工作人员、记者们和参加此次仪式的群众齐声合唱《义勇军进行曲》。在巍峨的昆仑山见证下,大家目视国旗,有的将右手放在胸口处,神情庄重,激动的心情溢于言表。
  在海拔4600多米的可可西里,即便什么都不做,单是看到这空旷的原野、奔跑的精灵、巍峨的雪山,就足以感叹祖国的地大物博,足以感叹自然的神奇美妙。更何况赶上了这样一场特殊的升旗仪式,更是点燃了现场所有人的爱国热情。曲终,现场群众自发高喊“我爱你中国”,很多人热泪盈眶。过了许久,人们才逐渐散去,大家一遍遍地感叹“太幸运了!”“太有意义了!”

 

记者在可可西里多次拍摄到藏羚羊、藏野驴、藏原羚等珍稀野生动物,这是正在吃草的藏野驴。 宋平摄

 

  海拔最高的野生动物救助中心
  2002年在爱心人士的资助下,索南达杰保护站成立了世界上海拔最高的野生动物救助中心。这里平均海拔在4600米以上,最低气温可达零下46摄氏度。自然环境严酷,气候恶劣,人类活动较少,保留了原始的生态环境和独特的自然景观,是野生动物的天堂。
  目前,这里正生活着今年刚救助回来的一批小藏羚羊。工作人员才索加告诉我们,每年到了藏羚羊产仔的季节,成千上万的藏羚羊从治多、曲麻莱以及与西藏接壤的羌塘草原迁徙而来,前往附近的卓乃湖产仔。有的藏羚羊天生体弱多病,有的与父母走散,或者父母被狼、棕熊等动物吃掉,又或者因为受伤、躲避天敌追击等原因脱离种群无法独立生存下去,需要救助。站内的这些小藏羚羊正是从那边救助回来的。它们刚来的时候很小,身体状况极差,通过精心喂养,现在能自主进食,已在逐步野化的过程中。经过1-2年的时间,符合条件后,它们将被放归自然。
  藏羚羊属国家一级保护野生动物,近年来,经过大力保护,该物种种群数量已从原先的不足2000只发展到目前超过7万只。除此之外,救助中心还成功救助过藏原羚、野牦牛、金雕、白唇鹿、藏狐等多种野生动物。
  可可西里是野生动物的天堂,但也被称为人类的禁区。高原恶劣的气候环境并不适宜人生存。保护站工作人员才仁多杰告诉记者,站里工作人员是轮流值班,平常是半个月左右轮换一次,如果赶上特殊时期,比如藏羚羊产仔期,就要全员到岗,有时一两个月都回不了家。去往卓乃湖的路非常难走,经常要走五六天,吃住都在路上。
  面对工作的辛苦,才仁多杰显得很无所谓。面对这些需要帮助的藏羚羊幼崽,站里这些年轻的康巴汉子都变得特别温柔。藏羚羊一见到工作人员就像见到了亲人,一下子都围过来。他们抚摸着小藏羚羊,还跟它们轻声说着话,那个画面温馨又有爱,让我们感动。
  常年的高原守护让每一位工作人员的面庞黝黑,纹路略深,但笑容和眼神无比清澈。
  在这座海拔最高的野生动物救助中心,有藏羚羊幼崽们的童年,也有保护站工作人员的青春,闪亮的青春。

【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