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国家公园|家住三江源

国家林业和草原局政府网 http://www.forestry.gov.cn/2020-10-14来源:中国绿色时报
【字体: 打印本页

公巴白马:27年党龄的生态管护员

 

  中国绿色时报10月14日报道(记者 果叮咚 王爽宇) 53岁的公巴白马一家住在青海省杂多县扎青乡一处雪山脚下,是一户地道的牧民家庭,公巴白马也是当地的生态护林员,记者到他家时他还在外巡护。在家中等待时,看到墙角桌子上整齐摆放了很多奖状,大多是关于野生动物保护及抗雪救灾的,这让我们对这位即将到来的采访对象充满好奇。
  公巴白马1993年入党,是一位有着27年党龄的老党员。2014年公巴白马成为他家周围片区的生态护林员,管护面积5000亩。三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开始后,公巴白马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保护环境、建设国家公园的事业中。他说:“我是一名党员,我要做得更好才行。”
  公巴白马也是这样做的。2019年冬季,一场罕见的大雪让三江源地区原本就难熬的冬天变得更加严酷。厚重的积雪一时让野生动物们失去了食物来源,动物们也因被困山上而损失惨重。看到这样的景象,公巴白马不顾风雪,愣是用肩膀扛起草料,一块一块地把草料运到了半山腰。遇到受伤的岩羊、白唇鹿、藏原羚等野生动物,他就带回家细心照顾,家里就成了一个临时的野生动物救助站。后经统计,在雪灾区所有的管护区域中,公巴白马管护区域野生动物死亡最少,但他自己家的牦牛死伤最多。面对大家的赞扬,公巴白马说,牦牛死了还能再买,野生动物可买不来。
  公巴白马不仅严格要求自己,还身体力行地带动家人一起参与到国家公园的建设中。他经常带着家里的小娃娃一起捡拾垃圾,给孩子们讲保护环境的理念。公巴白马还把日常巡护的要点都与妻子一一说明,一有时间,妻子也会参与巡护。儿子公巴索男代来在父亲的影响下早早就参与到当地的民兵组织,在去年的抗雪救灾中因表现特别优秀而获得了扎青乡人民政府颁发的“优秀民兵”称号。
  说起现在的生活,公巴白马很满意,自从三江源国家公园试点开始后,原来的黑土滩不见了,鼠患治理也有了明显成效。有了国家政策扶持,公巴白马有了稳定的管护收入,一家也从帐篷搬进了房子里,围着烤炉,冬天也不必再忍受风雪,日子安稳又温馨。
  对于未来,公巴白马还是希望能进一步加大对野生动物、野生植物的保护力度,“因为它们是我们的家人”。

 

  

瓦秀肖加:我在澜沧江边赶牦牛

 

  中国绿色时报10月14日报道(记者 宋平) 高原上的初秋早早凉了起来,瓦秀肖加穿上呢子大衣,站在帐篷外看着滚滚东去的澜沧江水,心里掐算着日子,转移冬季牧场放牧的日子就快要到了……
  瓦秀大叔就住在澜沧江源头的青海省杂多县昂赛乡,放牧的同时也能给偶尔到访的客人做餐饭,挣点额外收入。知道我们要来,瓦秀肖加早已准备好了食材等我们,并邀请我们在草坪中间的开放式帐篷中坐下休息,缓解一路上的颠簸劳累。
  我看着帐篷不远处,牦牛在悠闲地吃着草。不禁发出感叹:“在这大草原上养牦牛是一件多么轻松自在的事,让牦牛自个儿吃就行了!” 瓦秀肖加忙摆手解释说,养牦牛可不简单,早上得把牦牛赶到新的草场,有时要赶好几公里,甚至十几公里,晚上还得赶回来,中间需要有人照看,以防牛被狼等野生动物给吃掉,或走散走失。
  “要是牦牛被狼吃了怎么办?你们应该会很生气吧?”我问道。“牦牛被吃了,我们就当是还给大自然了,不会去追究。这里不仅是我们人生存的地方,它同样也是狼、雪豹、棕熊等动物的家,它们也需要食物,也需要生存。”瓦秀肖加接着说:“我们家有两个牧场,根据牧草的生长周期,我们会转移牧场,目的是为了保护草原上的牧草,不能让牛把草根都吃了,那样会遭到惩罚!”简短几句话让我很震惊,“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理念在这高原上原来可以这么简单。
  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开展以来,各方都在思考有中国特色的国家公园究竟会是怎样的一种人与自然和谐相处模式。像瓦秀肖加这样世代生活在三江源国家公园核心区的牧民们,他们崇尚自然、热爱家乡、保护母亲河,是否本就是自然的一部分呢?
  草原上保持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节奏。眼看太阳快要下山了,瓦秀肖加也要去赶自己的牦牛回家了。

  

 

桑周:特许经营给我带来新生活

 

  中国绿色时报10月14日报道(记者 果叮咚 王爽宇) 26岁的桑周是一位藏族小伙,家住青海省杂多县昂赛乡有名的“大猫谷”附近。随着三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建设的推进,桑周的生活与传统牧民相比也有了新的变化——桑周不仅养牦牛、挖虫草,还是一名登记在册特许经营的“牧民向导”。
  在三江源国家公园内,园区范围与牧民生产生活高度重合。通过特许经营,不仅可以带动当地社区牧民增收,还能充分调动牧民保护生态环境的积极性,国家公园的全民公益性属性在这里得到了充分体现。
  2018年,桑周了解到乡里有一个“特许经营”项目觉得非常适合自己,他便找到当地政府报了名。桑周曾在兰州上过两年警校,普通话很好,便很快顺利地通过审核、完成岗前培训,成为一名登记在册实行特许经营的“牧民向导”。
  桑周介绍,在他们乡像他这样的牧民向导有21人,大家经政府安排,轮流接待来三江源国家公园进行自然体验的体验者。通常情况下,一年最少能接待3-4次体验者,如果碰上体验者较多的时节,每隔十几天就可以接待一次。
  这些体验者行业各异,来自五湖四海,但都是热爱自然、向往自然的自然爱好者。所有来参加自然观察的体验者,都会向当地社区缴纳向导费用。这些费用45%属于接待家庭、45%属于社区、10%属于保护基金(用来处理野生动物捕食家畜的冲突问题),算下来,牧民向导一项一年就可以有2万多元的收入。
  体验者们在相关网站提交资料审核通过后,会由当地组织分配到自主经营的向导家中,向导家庭则会为体验者准备住宿和餐食条件。而桑周和其他向导会开车带着体验者们前往雪豹等野生动物出没频繁且容易观测的地点进行观测。
  桑周是一个家里养着六十几头牦牛的牧民,也是一个特许经营的牧民向导,还是三江源国家公园的生态护林员,再加上每年虫草的收入,桑周家里每年就能收入七八万元。为了让孩子接受良好教育,桑周把孩子送到玉树州读幼儿园。日子幸福,收入稳定,桑周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

  

 

“我是三江源的孩子”

 

  中国绿色时报10月14日报道(记者 刘露霏) “我是三江源的孩子,有雪山的脊梁,有旷野的胸怀。生来为你澎湃,逝去为你汹涌……”
  听到这首歌,我的思绪被拉回到2000公里外的三江源国家公园,不禁想起那片神秘净土上一张张天真稚气的笑脸。
  “那是鸟吗?”在青海省杂多县昂赛乡年都村,5岁的藏族小女孩才音措瓦和哥哥色萨盯着无人机好奇地问。“那是拍照和录像用的无人机,用遥控器控制它,可以在500米高空给我们拍照。”记者回答道。原本在草地上打滚玩耍的兄妹俩被这个高科技产品深深吸引,紧紧跟在无人机下面跑来跑去。
  当清楚了无人机的功能后,色萨认真地说:“无人机可以帮我们放牛羊吗?”
  得到记者肯定的回答,他又说,还要用无人机发现遇到危险的小动物,帮它们脱离危险。
  淳朴的愿望让我们感动。在三江源,小孩子们和野生动物们一起长大,感情怎能不深?
  “长江、黄河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我们的曲麻莱县既是长江源之一,也是黄河的发源地,我们要保护母亲河,保护三江源。” 走进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曲麻莱县巴干乡寄宿学校,久美老师正绘声绘色地给学生传授生态环保知识。
  一个右臂贴着“环保之星”袖标的女孩引起了记者的注意。这位13岁的五年级学生冬州拉莫是学校的环保之星,空闲时间她经常带领其他同学捡垃圾。她告诉记者,老师告诉她爱护环境要从小事做起,她的父母在草原上放牧,她也经常在放牧的时候和家人一起捡垃圾。
  2016年,三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启动,正是冬州拉莫来到这所小学的第一年。从那时起,家住三江源的牧民以及学校、政府参与到前所未有的环保行动中,曲麻莱巴干乡寄宿学校利用主题班会、团队活动阵地,对学生进行生态环保方面的知识渗透与教育。不仅拉莫,每个学生都随身携带一个藏族纹样的小布袋,捡起的是垃圾,承载的是希望。
  即将离开学校的时候,记者在展示板上看到了四年级学生洛桑扎西的心愿:“我的愿望是让人们爱护环境。”
  孩子们简单的心愿,像一颗种子,种在心田,终会长出参天大树。

【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