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国家公园|五指山:海南之巅 雨林精华

国家林业和草原局政府网 http://www.forestry.gov.cn/2020-10-27来源:中国绿色时报
【字体: 打印本页

  五指山片区是我国热带雨林集中分布区和保护区,是海南南北热量分界线和东西水分分界线,具有特殊的小气候,生物多样性丰富。

 
雨林里的自然课堂

 

  “我爱五指山,我爱万泉河”,这首歌曾红遍大江南北,五指山成为海南岛的一张名片。
  10月26日,中国绿色时报“走进国家公园”融媒报道组来到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五指山片区。孕育了海南两大主要河流、集中展示热带雨林生态特征的五指山,为我们上了一堂生动的自然课。

 

热带雨林中的“空中花园”奇观 姜恩宇摄

 

  雨林与水互相成就
  五指山是海南岛的最高峰,海拔1867米。海南第二大河流昌化江、第三大河流万泉河从这里发源。五指山是海南最重要的生态保护和水土涵养核心空间。
  记者一行从五指山主峰脚下沿着昌化江逆流而上。正值雨季,五指山水量充沛。清澈的水流奔涌而下,哪怕只有10厘米的落差,或只有15度左右的斜坡,也能形成有冲击力的水流,在水潭中形成洁白翻滚的水花。一路上有很多小型的瀑布景观,在木栈道的终点,一个落差近10米的大瀑布出现在眼前。
  流水两侧,是疯狂生长的热带雨林,乔木参天、藤本缠绕、蕨类多姿。五指山是海南南北热量分界线和东西水分分界线,特殊的小气候形成丰富的生物多样性。海南粗榧、海南韶子、海南紫荆木等,单是海南特有种就有284种。
  从五指山奔流而出的河流,滋润着海南热带雨林里的万物生灵。雨林与水,在这里互相成就,相融相生。
  垂直分布的植被景观
  五指山拥有典型的雨林垂直分布景观。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管理局五指山分局资源管理科负责人李佳灵介绍,五指山从山脚到山顶共有4个原生植被类型,依次为热带低地雨林、热带山地雨林、热带亚高山矮林和热带山顶灌丛,同时还分布有次生热带雨林。
  记者们走的这一段路海拔在500-900米之间,沿着河谷而行,沿途植被属于热带沟谷雨林。
  “这一条路是以重阳木、鸡毛松、三角瓣花和蝴蝶树为主要群系,其中蝴蝶树为国家二级保护植物,龙脑香科的坡垒为国家一级保护植物,也是亚洲热带雨林的指示树种。”李佳灵一路向记者介绍这里的植物。
  在雨林中行走,能够清晰地看到丰富的植物分层,乔木层、灌木层、草本层,还附有多样的层间植物。在专家的指引下,我们还看到了次生热带雨林——枫香林,这是热带雨林次生恢复的先锋树种。

 

热带雨林中巨大的板状根 姜恩宇摄

 

  雨林奇观也是植物智慧
  雨林的世界,热闹喧嚣。水声、蛙鸣、鸟叫……各种声音融合在一起,像一曲自然的交响。
  在五指山,我们在不到2公里的路上,集中欣赏了雨林特有的自然现象,当地人概括成8个雨林奇观,分别是空中花园、绞杀、老茎生花、滴水叶尖、根抱石、巨型叶、板状根、独木成林。一路听工作人员为我们讲解,一边感慨雨林的神奇。这些雨林奇观,也是雨林里植物生存繁衍的智慧。
  比如板根现象:很多乔木的侧根外向生长,从而形成大木板形状的根部结构,这是为了更牢靠地扎根土壤,抵御频繁的台风侵袭,也能更好地吸收土壤里的养分。巨型叶现象:位于雨林底部的植被往往被高大的乔木遮住阳光,雨林中的很多植物生长出巨大的叶子以捕捉更多的阳光,有的叶子大到可以容纳几人在叶子下面避雨。
  繁茂的雨林里,万物生长的背后也充满了生存的智慧和残酷的竞争,这些和植物本身共同造就了雨林的神秘、美丽和勃勃生机。(记者 迟诚)

  

 

跟着护林员去巡山

 
  “欢迎你们加入今天的护林巡护!”这是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管理局五指山分局水满管理站站长王道真和记者说的第一句话。
  10月26日,记者跟随护林员的脚步,从五指山主峰脚下出发,回溯海南岛第二大河——昌化江源头,查看台风过后热带雨林内的动植物情况。
  今年42岁的王道真,已经在水满管理站工作了13个年头。出生在水满乡的他,是土生土长的雨林人。身着印有“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标志的统一服装,王道真以“热带雨林守护者”为荣。

 

五指山上的护林员 宋平摄

 

  “这就是国家一级保护植物坡垒,它的叶子微折后会有一条银色的痕迹,最高能长到30米。”王道真对五指山的植物如数家珍。
  “快看,竹叶青蛇!”记者顺着王道真手指的方向,看到了路边石缝里一条青色的蛇。“我们巡山时都用竿子‘打草惊蛇’,竹叶青蛇常见,躲着走就好。”一旁的护林员王禄宁挥着手里的竿子说。
  每天早上8点到下午5点半是护林员的工作时间,巡护的路程在10公里左右。防火期到来时,要24小时值班,还要背着粮食,住在雨林里。
  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管理局五指山分局共聘用公益林管护人员272人,对园区实行网格化管理。水满管理站共有12名护林员,管护面积4万多亩。王道真拿出手机向记者展示,“巡护”App能够预先匹配护林队员、规划巡护路线、实时监测护林员位置,护林员也可以在电脑客户端上传巡护图片,既为数据统计提供了方便,也为护林员的安全增加了一层保障。
  “看这棵树,就是榕树把其他树木缠绕包裹起来,争夺养分后‘绞杀’。不过这个过程往往要持续几十年,被绞杀树木也可能会发出新芽,大自然就是这样生生不息。”王道真也会在巡护中体会生命的意义。(记者 黄山 果叮咚 王爽宇)

 

 
“茶姐”:感恩雨林

 
  10月26日,在五指山水满乡的一片茶园,我们翘首期待云雾散去,一睹五指山的风采。
  背对夕阳,远眺五指山,四周环视着自己的生态有机茶园,感受着空气中阵阵袭来的茶园芬芳,郑丽娟享受着这里的一切。
  郑丽娟是五指山椰仙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董事,“茶园是五指山送给我的孩子,这里的一草一木一叶都是雨林的馈赠,我能感受到它们生命的存在。”精心呵护着的这片茶园,郑丽娟付出了21年。

 

雨林植物为了排出体内水分,叶片进化出很长的叶尖,“吐”出来的水汇集到叶尖,形成“滴水叶尖”。 宋平摄

 

  1999年,郑丽娟从广州回到水满乡,从父亲手里接过了这片茶园。她从小喜欢跟着父亲上山,与这片土地产生了隔不断的联系。
  在整齐划一的茶园里,记者看到几株高大的茶树。“这是茶园特意保留下来的原生种。”郑丽娟解释说,“尽管改良引进的新品种有更好的品质,但原生种的味道就是五指山的味道。”
  黎族的原住民祖祖辈辈生活在五指山脚下,保持着对五指山的敬畏。郑丽娟说,生态茶园会继续走生态发展的路子,既做保护自然的先锋,也做带领乡亲们脱贫致富的排头兵。在公司的带动下,五指山市目前已拥有8509亩茶园,其中贫困户种茶1279亩,直接带动就业850人,培育了25家茶叶农民专业合作社。
  现如今,郑丽娟被大家称为“茶姐”。她心目中的国家公园是在早晨一打开门,就能看得见山、望得见水、听得见鸟鸣,黎族原住民邻里之间其乐融融。作为茶园的园主,“茶姐”希望她亲手制作的茶,不仅可以为走进热带雨林的生态体验者们尝到一份甘甜,还能为世代生活在这里的原住民们守住一份乡愁。(记者 宋平)

【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