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岭:雨林深处听猿声

国家林业和草原局政府网 http://www.forestry.gov.cn/2020-10-29来源:中国绿色时报
【字体: 打印本页

走进国家公园|霸王岭:雨林深处听猿声

  霸王岭海拔1654.8米,植被以低山雨林、沟谷雨林和山地雨林为主,林内古木参天,自然生态系统保存完整,民间素有“霸王归来不看树”的说法。
  霸王岭有“热带雨林展览馆”的美誉,是珍稀灵长类动物海南长臂猿全球唯一栖息地。
  深山藏王下,黎花三里寻。“中国第一黎乡”—王下乡坐落在这里。
  密林深处,古树参天,猿啼阵阵,黎歌悠扬,这是霸王岭的秘境雨林。

 
海南长臂猿实现智慧监测

 

  霸王岭是海南长臂猿的全球唯一分布地。在霸王岭,人员监测与智慧监测如同海南长臂猿保护的“双翼”,正加速推动海南长臂猿的科学保护与种群恢复。

 

海南长臂猿数量已从40年前不足10只增长到如今的5群33只。 海南省林业局供图

 

  2020年8月底,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管理局的地面监测队员在霸王岭拍到了一张母猿怀抱一幼崽的照片,证实这一全球最稀有的灵长类动物种群数量增长至5群33只。而就在这一喜讯发布的前10天,科研人员通过红外自动相机监测拍摄到两只海南长臂猿同框照片和视频,证实新形成了E群即第5群。前后不到半个月的时间,长臂猿监测连连传来好消息,这离不开霸王岭地区刚建成不久的长臂猿“空-天-地”一体化监测体系的建成与应用。
  有着15年长臂猿监测经验的韩文涛是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管理局霸王岭分局的一名地面监测队员,2003年退伍后就加入了家乡长臂猿监测的工作队伍。背着干粮上山,就地搭起帐篷,山里一住就是四五天是韩文涛早期参加长臂猿地面监测工作的常态。尽管工作辛苦劳累,但20岁的退伍小伙并没有放弃,一干就是14年。现在换到新岗位上的他,一谈到长臂猿仍然很兴奋,笑称长臂猿已经成为自己生活的一部分,并自豪作为监测队员,是第一个亲眼见证长臂猿有新奇行为的人。
  自2019年开始,中国林科院自然保护地研究所所长金崑研究员把自己研究的智能监测试验平台架到了霸王岭长臂猿可能活动区,开始通过4G红外自动相机远程监测长臂猿。这一次E群的发现离不开他们的功劳。金崑表示,以4G红外自动相机和音频自动采集装置为主的智能监
  测试验平台,可以利用4G信号进行数据自动监测和传输,既可以做到远程实时监控,还可以通过视频记录方式溯源,更早更准确地发现长臂猿的生活动态。
  如今,霸王岭地区的长臂猿监测可以随时调取任一时段任一布点上的长臂猿监测画面,也能看到地面监测队员拍摄搜集的生动画面。队伍在不断壮大,无论是利用传统的地面人员监测,还是现代化的智能设备,他们都是为了一个目的——保护长臂猿。(记者 宋平 果叮咚 王爽宇)

 

 
霸王岭归来不看树

 
  在海南热带雨林流传着这样一种说法:霸王岭归来不看树。这是对霸王岭树的赞美,因为霸王岭的树不仅高大美观、结构丰富,还有很多特有种群,具有独特的景观价值和生态价值。
  10月27日,中国绿色时报走进国家公园融媒报道组来到霸王岭,在中国林科院森环森保所副研究员丁易、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管理局霸王岭分局宣教科普科工作人员陈庆的指导下,看树!

 

霸王岭树王 宋平摄

 

  看点一,霸王岭拥有海南仅有的两棵“中国最美古树”。
  2017年中国林学会评选出85棵“中国最美古树”,海南仅有的两棵都在霸王岭,一棵是有1600多年树龄的陆均松,另一棵是有1130年树龄的红花天料木。两棵树树高都超过30米,需要七八个人合抱才能抱住。
  看点二,霸王岭是海南最大的热带天然针叶林集中分布区。
  在霸王岭,分布着大约10万亩的以南亚松为主的热带针叶林,是海南热带雨林中最大的热带天然针叶林集中分布区。雅加松是霸王岭特有的树种,树干圆满通直,针叶茂盛,主要分布在陡壁之上,营造出“小黄山”般的景致。
  看点三,霸王岭高树大树随处可见。
  在热带山地雨林,以陆均松为代表的植物顶极群落保存完好,是生物多样性富集的植被类型。这里的树高大雄伟,冠幅巨大,30多米的高树随处可见,需要三四人合抱的大树分布密度也比较高。典型代表高山榕树高且树冠巨大,是海南黑冠长臂猿最爱栖息的树种之一。野荔枝、毛荔枝、黄桐等树种为海南黑冠长臂猿提供了丰富的果实,霸王岭分布着全国最大的野荔枝群落。
  看点四,霸王岭植被类型丰富多样。
  霸王岭雨林植被类型丰富繁杂。以低山雨林、沟谷雨林和山地雨林为主,分布有野生维管束植物220科967属2213种。在热带季雨林,旱季大部分的乔木树种会落叶,明显的标志种是海南榄仁和毛萼紫薇。在热带低地雨林,分布着大量的国家一级保护植物坡垒,霸王岭胸径超过10厘米的坡垒超过100株。在最顶层的山顶矮林,被称为云雾林,这里有着丰富的附生植物。
  霸王岭的树为什么有这么多看点?专家解释,霸王岭设立保护区相对较早,较好地保护了热带雨林的原真性和完整性,加之霸王岭的地理位置决定了这里的雨林受台风影响较小,多种原因成就了霸王岭丰富的植被类型。这也正是霸王岭成为海南长臂猿全球唯一栖息地的重要原因。(记者 迟诚 宋平)

 

 
我在霸王岭守护长臂猿

 
  口述:陈庆  整理:记者 黄山
  我叫陈庆,今年59岁,家在海南省昌江黎族自治县,原来叫霸王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现在是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了。我在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管理局霸王岭分局的宣教科普科工作,做一些协助观测海南长臂猿和其他动植物的事情。

 

陈庆在霸王岭拍摄野生动物

 

  海南长臂猿毛茸茸很可爱,也很有灵性,我特别喜欢。小时候我也没见过,直到18岁当了伐木工人,经常到深山里面伐木,才见过海南长臂猿两次。
  1984年,广东省昆虫所的专家来霸王岭搞科研,因为我了解雨林的情况,就把我借到霸王岭保护区。保护区的领导问我愿不愿意留下,我觉得能观测海南长臂猿很好,就留了下来,一干就是36年。
  霸王岭树大林密,海南长臂猿个头不大,藏在树中间根本找不到,只能听叫声辨别位置。它们行动速度很快,要观测得体力好,要是跟丢了再找就难了。有时候一条沟有20多米深,得先下来再爬上去,爬不动哪里行。雨林里很容易受伤,我的头、右臂、右腿都受过伤,留下的疤痕有10多厘米长。
  观测的时候离海南长臂猿很近,好几次它从我们头顶过去,树枝禁不住重量就折断了,我们都吓得够呛,怕它掉下来,也怕树枝砸到自己,可是它马上抓住另一个树枝就过去了,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那时候保护区条件不好,一间茅草房要挤10个人,每周自己背着米和蔬菜上山。住了8年才盖瓦房,其间走了不少人。在山上见不到人很寂寞,茅草房距离保护站2公里,可是要走两个小时,要去镇上还要再走20多公里,有时候遇到好心的运木材司机,能让我们搭一段。
  我和海南长臂猿打交道的年头长了,它们好像也认识我。离我只有5米也不怕,还看我半天。今年4月要安装红外相机进行监测,相机得架到20米左右的树上,既要在海南长臂猿活动的范围里,还要找能爬得上去的树。很多年轻人都没有胆量爬树,我敢爬,每天装20台,装了一个多星期才结束。装相机的时候也有海南长臂猿拖家带口来看,特别有意思。
  我马上退休了,但是只要我能走动,我就要为保护海南长臂猿出一份力。这些年对海南长臂猿的保护力度大了很多,社区居民也都有了保护它们的意识。现在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试点正在建设,海南长臂猿也已经有33只了。我希望将来它们的种群数量能翻番。

【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