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让生态得保护让林农得利益

国家林业和草原局政府网 http://www.forestry.gov.cn2022-11-25来源:中国绿色时报
【字体: 打印本页

探索创新生态保护补偿机制,推进重点生态区位人工商品林赎买改革试点——

贵州:让生态得保护让林农得利益

党的十八大以来,贵州实行最严格的生态保护制度,禁伐或限伐重点生态功能区的人工商品林、天然林,全省森林覆盖率大幅提升。

但重点生态功能区还有很多人工林,禁伐或限伐直接影响了林农收益。为破解这种矛盾,贵州2018年启动实施重点区位人工商品林赎买改革试点。

如今,贵州通过建立健全生态保护补偿机制,实现生态得保护、林农得利益,推动形成人与自然和谐共生新格局。

困惑:青山怎么变“金山”

过去很长时间,位于贵州铜仁的麻阳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局长吴安康都认为,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的干部太难当。

“保护区内要严格管理,保护好生态,又要带动群众增收致富。”吴安康说,这曾经是很大的难题。

沿河土家族自治县黄土镇竹园村学堂堡组黎仕福,曾是麻阳河保护区核心区的建档立卡贫困户。保护区核心区不允许任何林木采伐、畜禽养殖、药材采挖,黎仕福一家只能在房前屋后种植玉米、蔬菜维持生计。

吴安康说,像黎仕福一样的困难户很多,有的家里上有老、下有小,生活压力更大。

贵州习水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局长余元林的困难不比吴安康少。

“保护区的群众淳朴善良,祖祖辈辈靠山吃山。为了保护生态不能砍树、打猎、搞养殖、采挖药材,他们大多数都支持。”余元林说。保护生态是责任,带动群众发展增收是使命,要找到能够实现保护和发展双赢的路径。

2005年,我国提出建立生态保护补偿机制,通过易地搬迁、资金补助、实物补贴等方式,对因保护生态而失去收入来源和发展机会的群众进行经济补偿。

搬迁不易,稳定更难。吴安康认为,生态保护补偿机制还需不断完善,才能真正守好发展和生态两条底线。

出路:让保护者更有获得感

矛盾如何破解、机制如何创新?2018年,贵州启动实施重点区位人工商品林赎买改革试点。

“省级以上自然保护区核心区、缓冲区内非国有的人工商品林和易地扶贫搬迁移民所持有的商品林,省级财政按照每亩不超过5000元的标准全额赎买,通过审核后,资金直接转入农户账户。赎买后,林地使用权、林木所有权登记为保护区管理局单独所有。”省林业局副局长缪杰介绍。

2018—2020年,贵州累计在麻阳河、宽阔水、习水、大沙河等重点生态区位完成赎买任务4.08万亩,累计下达兑现赎买资金1.9亿元。2021—2022年,在习水、大沙河、麻阳河、宽阔水、梵净山、雷公山等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完成赎买任务3.28万亩,累计下达兑现赎买资金1.66亿元。

重点区位人工商品林赎买改革试点之后,保护区内群众的生活条件得到改善。

村民黎仕福2018年、2019年交易商品林97亩,获得补偿资金47万元,他用这笔钱修好破旧的老屋。如今,黎仕福家里铺着整齐干净的瓷砖,基本家用电器一应俱全。“领这笔钱的时候去办存折,我从没想过我能有存折,里面还有这么多钱。”黎仕福笑得格外灿烂。

村民罗仕伦2019年交易商品林100亩,获得补偿资金48.5万元,把供孩子读书的贷款还清后,还给儿子买了一辆车做网约车生意。现在罗仕伦3个孩子都有了稳定工作和收入来源,一家人真正在县城稳住脚、扎下根。

村民张永银用2019年交易90亩商品林所得的43万余元做启动资金,在县城开了一家烤肉店,还经营集成灶和铝合金门窗生意。

重点区位人工商品林赎买改革试点也让保护区干部更有获得感。

“红丝乡60%以上人口都居住在麻阳河保护区里,保护与发展的矛盾十分突出。”务川自治县红丝乡党委书记彭永宽说。2022年,红丝乡获得重点区位人工商品林赎买改革试点赎买指标,解决了许多过去的遗留问题。

通过在上坝村仡佬寨组实施整组推进商品林赎买,29户农户有了保证生活的资金,全部搬出了寨子。过去个别群众偷偷在重点公益林区养殖山羊等,政府部门上门拆除羊圈,双方关系紧张。通过引导群众合理利用商品林赎买所获资金发展养蜂等生态产业,群众更加积极配合各项工作。

保护区零散的商品林赎买转为国有,能更好发挥森林的生态价值。群众赎卖林地后责任不减,愿意协助进行管护,森林防火等管护压力也小了,群众和保护区工作人员的关系也日渐融洽。

未来:总结经验深入推进试点

2018—2020年改革试点完成后,贵州省林业局总结完善相关制度和程序,出台《重点生态区位人工商品林赎买改革试点(2021—2025年)工作方案》,对试点工作的基本原则、赎买任务划定、赎买对象及要求、赎买资金来源和支付方式等均作详细要求,解决了实践中遇到的问题。

“重点生态区位人工商品林赎买是新兴事物,国家税务机关在办理不动产变更登记时,认为赎买对象,也就是老百姓应当缴纳个人所得税。经过各部门反复沟通协商,最终确认不征收。”麻阳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副局长唐晓宇介绍。

“被确定赎买,可以一次性获得几十万收入,群众热情极高。但指标有限,我们开展工作时就要特别注重宣传教育,优先为生活更困难的群众赎买。因要求赎买林地不得有林权纠纷,这也促使群众主动化解多年的纠纷和矛盾。”习水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副局长赵晋说。

赎买同民镇蔺江村商品林时,习水保护区管理局提出按照每亩4850元赎买,每亩剩余150元入股村集体,发展林下养蜂和茶叶等产业,得到村民一致同意。

“蔺江村古茶树资源丰富,有野生古茶树1万多株,适合在保护区内发展生态产业。我们利用赎买资金和其他帮扶资金,种植茶叶1032亩、养蜂300桶,今年产值42万元。所获利润的17%用于发展,其他都分给入股农户,群众收入更有保障。”蔺江村党支部书记黄伟说。

贵州重点生态区位人工商品林赎买改革试点仍有许多难题亟待解决,如赎卖需求大,但资金不足。

“根据贵州财政预算,2021至2025年安排的赎买改革试点任务为8.2万亩,资金为4.15亿元。但据不完全调查,申请赎买面积超80万亩,群众积极性很高但指标少。”贵州省林业局局长胡洪成介绍。

未来,贵州将探索更加多元的资金筹措渠道,有序推进重点生态区位人工商品林赎买改革试点。探索建立更加完善有效的生态保护补偿机制,强化对保护区内群众的生计转型引导,通过发展自然教育、生态旅游、林下经济等绿色产业,带动保护区群众稳定增收。(记者赵恒)

【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