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鸡:平凡的生命 温暖的守候

国家林业和草原局政府网 http://www.forestry.gov.cn/2022-06-13来源:中国绿色时报
【字体: 打印本页


很多人认为石鸡在鸟类中属于颜值不高的品种,其实,每一个精灵都有属于自己不一样的美丽。石鸡的温婉优雅也是不常见的

我拍鸟爱鸟已非一日,多年来足迹已遍布大江南北、千里江山。

生灵各有千秋,从可可西里无人区的藏羚羊,到内蒙古呼伦贝尔的雪鸮;从福建三明的白鹇,到吉林松江河的秋沙鸭……我每一次外拍,除了留下精灵们的影像、拍摄时的感悟、过程的艰辛、等待的煎熬,以及途中所遇,所有的心路历程,一直在记忆里闪动着温暖的光。

摆个造型

石鸡的拍摄和背后的故事是我最难忘的。

很多人认为石鸡在鸟类中属于颜值不高的品种,它的温婉优雅也是不常见的,但其实每一个精灵都有属于自己不一样的美丽。

石鸡为中型雉类,两胁具显著的黑色和栗色,斑嘴、脚珊瑚红色。雌雄在羽色上一样,仅在大小上有些差异。石鸡栖息于低山丘陵地带的岩石坡和沙石坡上,以及平原、草原、荒漠等地区,分布于中国、阿富汗、伊拉克、伊朗以及欧洲等地,是巴基斯坦的国鸟。

有妈的孩子像个宝

石鸡处于食物链的底端,除了抵御天敌,它的祖先在基因里就刻下了防范直立行走生物侵害的本能。一旦有风吹草动,它都飞一般地逃走,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使得拍摄极具难度。

记得2018年秋天,我探听到石鸡的消息,便匆匆赶往大山深处一个废弃的矿坑,也由此结识了为石鸡坚守大山多年的爱鸟人士——多多姥爷。

印象最深的,就是多多姥爷对石鸡如数家珍,他虽然不是很健谈的人,但是提起石鸡却会滔滔不绝,说到石鸡的生存环境也会面露忧虑。

后来,每年我都会去大山里几次,记录见证石鸡的繁衍生息,从最初的三四只,到如今的22只,多多姥爷付出了常人无法想象的努力。所有的节假日,无论严寒酷暑,还是风霜雨雪,他不是在山里观察记录石鸡的生存状况,就是往返在一百多公里的巡护路上。

这是什么?

让我轻轻告诉你

多年的持续保护,成果已经开始呈现,石鸡数量每年稳定增加,石鸡的生存环境也得到了极大的改善。

大雪封山或食物短缺的季节,多多姥爷都会在车上放一袋小米,及时上山给石鸡补充口粮。山下的铁矿区偶尔会有施工,每当这时,多多姥爷都寝食难安。

大雪封山或食物短缺的季节,多多姥爷会及时带上小米,进山给石鸡补充口粮

多多姥爷会为保障石鸡生存环境不被人为破坏而多方奔走协商,还会经常和附近的牧羊人沟通并赠送给他们礼物,以期得到他们对石鸡的保护。

对于每一个去拍摄的鸟友,他都会给予无私的帮助陪伴,我们因此成了朋友,一起分享拍摄的所见所闻,共同关注石鸡的生存。

可无论聊到哪,他的话题最多的永远是石鸡,石鸡已成为他生命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当他发现石鸡妈妈带着宝宝出来的时候,声音里的喜悦和他眼里的光深深地感染着我。多多姥爷用行动诠释着一个拍鸟人对自然、对鸟儿的敬畏与热爱。

时至6月,大地生机盎然,石鸡和它的孩子们又迎来一次生命的繁衍,而多多姥爷也正在保护着一个又一个生命的路上,孤独而坚定地行走着。也许有一天,会出现更多的身影,在阳光下,在春风里。(杨玉萍 文/摄)

拖儿带女

听山风过耳

夫唱妇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