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经济带探索建立“生态优先、绿色发展”新机制

国家林业和草原局政府网 http://www.forestry.gov.cn/2021-07-20来源:当代先锋网
【字体: 打印本页

  从远古到未来,从源头到大海,长江长,全长6300余公里,从唐古拉山汹涌而出,一泻千里;长江广,流经中国1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孕育辽阔土地,是华夏儿女的母亲河,上游江水越过崇山峻岭与下游相遇,沿线城市也因长江而产生密切联系。

  2020年,习近平总书记第三次召开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为长江经济带的发展赋予了新的生命:加强生态环境系统保护修复,把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地位,保持长江生态的原真性和完整性。

  生态优先,绿色发展。贵州日报特联合浙江日报、湖南日报,共同见证沿线城市为推动长江经济带绿色发展所做出的努力。

  

筑牢长江上游屏障的“贵州智慧”

  

  今年5月,云南、贵州、四川三省人大常委会分别审议通过了关于加强赤水河流域共同保护的决定和各自省份的赤水河流域保护条例,并于7月1日正式在三省同步实施。

  此次立法作为我国首个地方流域共同立法,有利于推动省际间跨区域生态环境保护共同治理,有利于形成上下游联动、干支流统筹、左右岸合力,赤水河流域共抓大保护的格局。

  赤水河清,乌江清;乌江清,长江清。

  贵州,长江流域面积11.57平方千米,坚决扛起长江上游保护责任,为长江经济带的高质量发展,注入源源不断的绿色动能。

  始终把解决突出生态环境问题作为民生优先领域,贵州时刻绷紧长江流域生态环境保护这根生命弦,大力推进长江经济带生态环境保护和修复——

  推进防护林体系建设、天然林资源保护、退耕还林等重大生态工程建设,深入开展全民义务植树,森林资源总量实现快速增长。截至目前,全省森林覆盖率已达61.51%,位居全国前列。

  推行河长制湖长制、湿地保护修复制度,着力实施湿地保护、退耕还湿、退田(圩)还湖、生态补水等保护和修复工程,改善河湖、湿地生态状况。截至目前,全省地表水优良水质断面比例99.3%,9个中心城市集中式饮用水水源地水质达标率100%。

  取缔网箱养殖3.35万亩,投入补助经费17.93亿元,实现了全省全流域零网箱、全流域禁投饵,网箱养殖污染问题得到彻底解决。长江流域禁捕退捕工作取得明显进展,截至今年8月,天然水域范围内所有渔船全面实现退捕,两千余名渔民转产上岸,转产就业率100%。

  作为长江上游重要生态安全屏障,贵州始终秉承着保护长江上游流域生态安全的职责与使命,坚定不移地贯彻新发展理念,转变发展方式,优化发展思路,污染防治攻坚战、生态环境治理重点工作取得突出实效,为长江经济带的高质量发展贡献“贵州力量”。(贵州日报天眼新闻 申云帆)

  

浙江:构建新机制,编织“绿飘带”

 

  4503.39万元!日前,丽水景宁畲族自治县大均乡发布《数字化精品研学基地生态产品总值(GEP)核算报告》。这是该乡继发布全国首份乡镇级GEP核算报告后,发布的全国首份针对具体产业项目落地区域的GEP核算报告。

  大均乡的探索,是浙江推动绿色发展的典型实践。近年,浙江全省各地不断因地制宜,推动生态文明建设,赋能长江经济带绿色发展。“五水共治”“千万工程”、新安江流域生态补偿试点等多项工作作为130项地方典型经验做法被国家长江办通报表扬,提供了一批可供复制推广的经验。

  “君住长江头,我住长江尾”。长江上中下游一损俱损,一荣俱荣,助力长江经济带绿色发展,首先要把自身绿色的底色擦得更亮。

  随着蓝天、碧水、净土、清废四大行动同步开展,浙江生态环境持续改善,经济发展实现转型升级。2020年,浙江全省规上工业单位增加值能耗下降4.3%,化学原料、医药等22个行业产能利用率升至历史较好水平。同时,全省设区市空气质量优良天数比率为93.3%,国家“水十条”考核断面Ⅰ至Ⅲ类水质比例达98.1%,环境质量公众满意度连续9年提升。

  区域合作,联防联治,已成长江下游生态环境治理的“主旋律”。浙江身处其中,为长江下游流域生态环境持续改善贡献力量。

  2012年,浙皖两省在新安江开启全国首个跨省流域生态补偿试点,三轮改革试点工作让新安江成为全国水质最好的河流之一。当下,浙皖两省正积极谋划让生态补偿范围向全要素扩展,探索开展新安江流域林权、碳汇等自然资源的使用权交易,允许市场开发利用,变生态资源为资本资源,形成山水林田湖草生命共同体。

  长江经济带不仅是一条“绿飘带”,更是一条“黄金带”。长江经济带各省份经济总量占比长期超过全国的40%。作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的发源地,浙江全力推进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转化改革,点“绿”成“金”。

  去年,浙江发布全国首部省级GEP核算标准,《生态系统生产总值(GEP)核算技术规范陆域生态系统》。日前,为推进GEP核算应用,浙江印发实施《浙江省生态系统生产总值(GEP)核算应用试点工作指南(试行)》,在衢州丽水大花园核心区、大花园示范县创建单位和山区26县率先开展GEP核算应用。以数字化改革为牵引,浙江正建设GEP核算应用场景,被数字政府列为典型应用场景,目前安吉县、德清县和开化县分别搭建了地方场景,并已完成上线。

  借助一项项体制机制上的探索,浙江一步步把金山银山做大。“十三五”时期,浙江GDP先后于2017年、2019年跃上5万亿元、6万亿元台阶,2020年达6.46万亿元,稳居全国第4位。

  “长江经济带各省市既相对独立,又是一个有机的整体。浙江在发展中做好系统规划,即立足浙江,又跳出浙江,不断为推动长江经济带高质量发展创新体制机制,提供‘浙江经验’。”浙江省发改委相关负责人表示,随着碳达峰碳中和目标的提出,对浙江的绿色发展提出了更高要求,“接下来,我省将把碳达峰碳中和工作与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紧密结合,释放战略叠加效应。”(浙江日报记者 王世琪)

   

绿色湖南美如画

  

  “夏季攻势”4年完成3906个生态环境治理与修复项目;全省退耕还林2161.49万亩;矿山生态修复总面积近万公顷……

  数字背后,是湖南省委、省政府坚决扛起政治责任,全省生态环境保护力度空前。

  为防治污染,“夏季攻势”连续开展5年,过去4年平均每年完成近千个生态环境治理与修复项目,成为全国生态环境保护的知名品牌。湘江保护和治理作为“省一号重点工程”,累计关停流域散乱污企业1563家,涉重企业1200余家,使湘江干流省控监测断面水质达到Ⅱ类;洞庭湖得到专项整治,251个砂石码头拆除复绿,近1000个入河排污口被取缔。

  为修复生态,湖南省强力推进“绿盾”行动和国土绿化行动,加强生态廊道建设,实施长江流域重点水域禁捕退捕。针对生态脆弱区修复、加强生物多样性保护,除退耕还林外,湖南省还在洞庭湖区清退欧美黑杨38.64万亩,修复清理迹地及洲滩、岸线44.42万亩,完成255座尾矿库、545座长江经济带废弃矿山污染治理。

  突出生态环境问题的整改也在不断深入。截至目前,首轮中央环保督察反馈的76项任务完成整改70项;中央生态环保督察“回头看”反馈的41项任务完成整改销号33项;洞庭湖区下塞湖矮围、张家界大鲵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小水电、长株潭“绿心”违规建设、衡阳大义山自然保护区生态破坏等“顽瘴痼疾”得到有效解决。

  生态环境保护不断加强,倒逼经济高质量发展。到“十三五”末,湖南省级及以上园区和工业集中区集聚了全省近70%的规模工业增加值,拥有了装备制造、农产品加工、材料3个万亿级产业,节能环保产业跻身千亿产业。

  如今湖南,蓝天白云渐成常态,绿水青山随处可见。

  监测数据显示,2020年湖南省60个国家考核断面水质优良率为93.3%,国考断面全面消除劣Ⅴ类水质,全省地级城市空气质量优良天数比例为91.7%,比2015年提高10.3个百分点。

  截至2020年底,湖南森林覆盖率为59.96%,森林蓄积量达6.18亿立方米,湿地保护率达75.77%,多项生态环境指标居全国前列,洞庭湖越冬候鸟数量也创下同步调查记录以来新高。

  良好的环境是最普惠的民生福祉。生态环境质量大幅提升,人民群众日常生活中的“获得感”不断增强、增多。(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记者 彭雅惠 彭可心)

  

  结语

  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曾经,“先污染后治理”的惯性思维让长江“遍布伤痕”,如今,绿色GDP已成为了长江沿线一致的追求。

  滚滚流淌的长江水,正在奔涌而至之间再现两岸葱绿的壮阔发展之景。